携手而来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最近,邪恶操控我地区的各乡镇派出所、村委会雇佣不明真相的人到处涂抹大法标语、摘条幅、蹲坑、扬言重赏举报者、巡逻车到处乱窜,制造恐怖气氛。我们集体对此進行了交流,同修说:“不管邪恶怎么猖狂,不要被假相带动,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一、整体配合讲真相

师父讲:“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1]

与我地区相邻的五、六个乡没有大法弟子,因此我们就承担了救度那里众生的责任,开始以晚上发真相资料为主,交通工具是摩托车,俩人一组,一组发一个村,谁做完谁先回家,本地区能骑摩托车的就有十三人,大部份是女同修,大家都能做到随叫随到。做的过程中不惊不怕,为众生着想,农村狗多,有一个叫,周边的狗都叫,同修就发正念,只要有开着门的就把资料送到门口。沟沟岔岔有一户人家同修也不放弃,让有缘人得到真相资料。特别是有同修按地图進行合理安排,分批做,不落下一个村庄。几年中,最少普遍发过四至五次。

有了真相资料做铺垫后,我们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主要是在农闲时,A夫妻同修主动组成讲真相小组,有序安排,谁参加都行,没有挑选、没有分别,只看同修长处,人多时就分成多组,讲到下午两点左右就结束,过程中大家互相圆容、互相补充,及时纠正不足。我们随身带有真相期刊、光盘等,路上遇见人就讲,按约定地点進村就挨家挨户讲,家里没人就放一本期刊,过年期间我们以送福字、对联为契机,挨家挨户讲,有日历时,就以日历做开场白,讲真相。

B同修虽然住在偏僻的山沟里,家里还有八、九十岁的公婆,但她总是合理的安排好家里的生活,即使儿女们回来,也没耽误她出去救人。D同修只要证实大法需要,任何农活都能放下,跟谁配合都行,从不挑人,默默圆容整体,还有位快到七十的老年同修和视力不好的同修配合非常默契,取长补短,百里以外的村庄都留下同修的足迹。不能出去的同修就在家发正念,发正念也是有序安排,由一同修负责通知,有条件的组成集体发正念小组,不到二点不停止,我们都亲身体会到正念的超常。

有一次,我们两组五人去没有大法弟子的地区散发二零一六年日历,讲真相。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对我進行干扰,感觉恐怖,心在颤抖,人们听说是法轮功日历,用鄙视的眼光看我们,都不敢靠近我们。因这地区资料发的少,我立即智慧的告诉负责发正念的同修,我们所在的地点,缩小范围锁定地区发正念。不到十分中,真是天清体透,环境变了,我们就挨家挨户讲真相,劝退了十多人,到我们约定的时间就回家了。讲的过程中有感谢的,有留吃饭的,有看完《九评》和资料不知怎么三退的,有开始凶巴巴最后同意三退的,也有受谎言毒害举报的。

有一次我和A同修去了一家讲真相,小伙子一听说法轮功三个字就往外赶我们,我转身就往外走,可A同修却没动地方,他开始给小伙子背诵师父的法《洪吟》〈选哪边〉。我赶紧回去发正念,配合讲“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讲为什么要三退?小伙子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但同意三退,还热情的把我们送出大门口。

有一次A同修夫妻和我去没有大法弟子的地区发二零一四年日历讲真相,从里往外挨家挨户讲,到小卖部人多了,有打麻将的,有老年人聊天的都抢着要日历,发完后,开始讲真相。因为我有分别心,怕举报,这时心态开始不稳,给我的感觉好像有人要举报似的,真是相由心生,紧张的恨不得一步就迈回家。我和A说:咱回家了,可是A同修象没听见似,见人就追着讲,没人就進家讲,我就对自己空间场发正念,当时没有认识到是人心招的鬼上门,心还是不稳,我就躲在一旁,给人的感觉我不是和他们一块的,最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十二点左右我们就回家了。A同修没有埋怨,没有指责,只是惋惜的说,一百多里呀这早就走了。可下次去外地讲真相还照样叫上我,也没有怕我的状态影响到他们,在这里我要真心谢谢A夫妻同修,我们真是携手而来,在他(她)们的鼓励和带动下,使我修去了很多怕心。

二、整体配合营救同修

去年A同修和另一男同修H去没有大法弟子的地区讲真相,到下午两点没回家,A的妻子就打电话给A,没人接,再打只听电话里乱糟糟的,知道A同修出事了,我们就联系几名同修急速的赶到出事地点,半路碰见警车把俩位同修拉走了,我和A的妻子调转车头骑着摩托车紧追警车,因路远没追上,我们来到公安局,此时公安局已下班,跟门卫打听说不知道;我们再去拘留所,经打听说是送人来了,但不知道是什么人。

这时天已经黑了,我们顾不上吃饭,赶紧去找H同修的妻子(她在外村当保姆),半路上因为天黑,又在修路,在拐弯处我连车带人掉進一米多深的边沟里,摩托车压在我的手腕上,当时手不能弯曲,我没有动心,此时邪恶最怕我们形成整体,它干扰不了我,我骑上摩托车用四个手指头按着车把。当我们找到同修妻子时她说离不开,因H同修多次被劳教,同修妻子有种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当时因为着急就说:你丈夫被绑架,你不能因为离不开就不管不顾。经过交流达成共识,次日俩位同修的妻子堂堂正正去拘留所要人,在师父加持下,及时见到了被绑架的同修,A同修在派出所看到举报人的名字记在心里,智慧的把举报人的名字转告了妻子。为了救度众生,向当地掲露当地邪恶,及时做了曝光。

第三天A同修妻子和亲属与村干部去出事地的派出所要人,我们十来个同修整体配合围着派出所发正念,其中一名同修智慧的用手机拍下了派出所人的名单和手机号码,及时的给同修上网打真相电话营救。

第五天俩位同修被释放,A同修没有急着回家,直接返回绑架他的派出所,以取摩托车为名,再次给派出所所长讲真相,他见面就说:你还没明白法轮功真相,我还得给你讲讲。所长蛮横无理,要挟同修:“你在里边还没呆够啊。”(指拘留所)同修顺手拿起一把钥匙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就回家了,到家仔细一看,根本不是摩托车的钥匙。

过后,我们進行交流,在同修被绑架的地方普遍发一次真相资料,在这里要和同修交流的是,不要忽视发真相资料。

三、整体配合否定迫害

二零一五年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诉江大潮兴起,我在当时的认识是:我们大法弟子终于有出头之日了,我也要堂堂正正的利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用了一个晚上写好了诉状,丈夫也参与了,我问丈夫法院立案你敢出庭吗?丈夫肯定的说:敢!

我地区所有大法弟子和部份家属都参与了实名诉江。H同修因为不堪回首自己三次劳教长达七年的地狱般的牢狱生活,情绪低落,有顾虑,我们通过交流,在法上认识,大家互相鼓励,最终H同修和妻子各自写出了自己的诉状,堂堂正正的到邮局去邮寄。整个过程中大家互相帮助,能写的写,能邮寄的邮寄,后来本地不给邮寄,有的同修就帮着去外县邮,整个地区形成了一个整体。

时间不长就陆陆续续的传来外地同修因诉江被骚扰的消息,我和A同修妻子听到后,当时就全盘否定,不允许邪恶利用诉江干扰众生得救。不被假相带动,就信师信法,“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我地区整体配合发正念,我地区没有出现因诉江被骚扰的现象。

四、结语

虽然我们与师父的要求、正法的進程差之千里,还有很多人心,懈怠,安逸、只是农闲时讲讲真相,做不到持之以恒。过程中修去很多怕心,同时也暴露出很多不足,比如挑地方讲、或挑人讲,但是我们会通过学法,增强正念,在最后的时刻抓紧修好自己,多救人,

回首十八年的风雨历程,我们共同走过的那些岁岁月月,每一次的跌倒爬起,无不沁透着师尊的慈悲与辛苦,是大法把我们凝聚在一起,我们携手而来共同精進,携手而归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