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执自我才能帮了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近段时间,本地有几位年轻同修相继离世,最年轻的一位才四十来岁,给本地救度众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从同修出现病业假相直至离世,本地同修可谓尽心尽力,发正念、交流、集体学法炼功,从不放松,尽了很大努力后,还是没能帮同修留住肉身。

同修过不去生死关,主要原因是他本人平时实修不够,信师信法不够或者是其它的我们不知道的因素。同时,在帮同修的过程中,我也看到了同修整体的一些表现,值得拿出来切磋交流,旨在抛砖引玉,与同修共同提高。由于本人层次有限,如悟的不对,敬请慈悲指正。

同修出现病业假相,有的同修表现出来很着急,风风火火,对着魔难中的同修先“噼里啪啦”来一通,什么你应该转变观念啦,应该否定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啦,什么要向内找啦,也不管同修现在心理是什么状态,有什么心结,先把自己或者明慧网上同修过病业关的经验一股脑的甩给魔难中的同修,知道多少说多少。这时,如果过关的同修认同、理解还好,如果他表现出不理解,同修还很不高兴,甚至提高声调,加重、加强语气去重复自我的观点。往往这时候,因为过关的同修看到对方这么强势,不好意思冲撞同修,就不再表达自己的看法了,达不到交流的目地,只是由同修单方面的向过关的同修進行“灌输”。

师父开示:“我经常讲这样一句话,我说一个人不抱着自己任何观念去对别人讲,跟别人指出他的缺点,或告诉他什么,他会被感动的落泪。”[1]

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师父要求的,善心对待同修?是不是我太执著于自我的看法呢?师父开示:“那不是出于慈悲心,他那个名利心根本就没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来。”[2]

我们本意是想无私的建议同修如何提高,但却没有意识到内心执著于自己的看法是对的,执著于同修不接受自己的观点,反映到言行上就是情绪激动,让人感觉很强势,这里有求名的心存在,也有党文化养成的一种强势的做事方式,习惯了用“斗争”的方式让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不懂得倾听,不给对方表达的机会。

我自己前段时间讲真相时遇到了邪恶的干扰,与一些同修交流中,明显感受到了来自同修的负面思维,我觉得同修带着一份同情心在对待我,虽然嘴里不说,但可能已经在他们的心里预计好了我很难闯过去这一关,甚至说这是旧势力要对我進行“补考”(旧势力不配考验大法弟子)。这一点让我联想到,我在对待病业关的同修时,有时也会被同修表面的痛苦假相带动,有点无可奈何的感觉。

又比如,当身边年轻的同修离世了,有的同修伤心的直掉泪,但伤心的原因是同情同修年幼的孩子没了父亲,而不是惋惜同修没能跟师父走到最后,没能完成好正法弟子神圣的誓约。其实,这些都是我们自己正念不足,法理不清时的思想状态,自身不纯的念头恰恰给同修添加了负面的因素,干扰了同修向内找的效果。

我们应该摆正这种心态,摆正与魔难中同修的关系。同修不管面对什么,都是大法弟子,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跳出师父的手掌心。如果我们自己信师信法,还会被同修的魔难的表现带动吗?还会觉得无可奈何吗?如果我们清晰认识到旧势力不配迫害大法弟子,那么还认同同修要经历旧势力“补考”的说法吗?如果我们自己真的放下生死,放下常人的名利情的牵绊,还会执著同修的身后事吗?如果我们没有在同修之上的人心,会给同修将要面对的结果妄下结论吗?帮同修的过程中,我们不应该注重修自己吗?

同修遇到关难,原因可能是很复杂的,同时魔难中的同修,有时表现的主意识不强,甚至由于学法基础不扎实,向内找都是浮于表面的。这时,集体一个修炼的场对他的帮助就非常重要。如果所有的同修都能抱着一个祥和的心态,虚心的与魔难中的同修一起学法、交流,不想改变别人,完全用善念加持同修,收到的效果是很好的。这时候,我们都不应该执著自我的认识,多听魔难中同修的心声,多听其他同修的意见。

本地有一位刚离世的年轻同修,曾经从新走回修炼后,学法不深,一边修炼,一边得不义之财造业,本来嘛,如果大家都能静下心来,和闯关的同修一起认真用大法对照,这是一个很容易就查找到的大漏,在生死关面前,应该抓紧有限的时间做出弥补,才能消去罪业。

当时有的同修提出要交流、查找钱财这方面的漏,即被别的同修制止了,因为制止交流此问题的同修比较强势,表达能力好,她认为这是小事,而提出交流此问题的同修很不起眼,所以提出问题的同修也就不再坚持了,错过了帮助同修的一个好机会,留下了遗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