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渐明 迫害失败 难以为继

由沧州地区的“敲门行动”看中共迫害法轮功失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进入八月份以来,河北省沧州地区各县市出现了大面积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但是法轮功学员都能善意对待面对上门人员,堂堂正正讲法轮功真相以及自己身心受益的事实。这次大面积骚扰,也使不修炼的民众看清了这种邪恶的行为才是社会的一种不安定因素,也看清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失败。

李淑琴奶奶:“我炼,一炼到底了!”

沧州市区铁路宿舍的李淑琴奶奶和女儿在家,听到敲门声,女儿问是谁,来人说:我们是居委会和派出所的,来问问老太太还炼不炼法轮功?李淑琴奶奶没给他们开门,却在屋内大声喊道:“我炼,一炼到底了!”来人不知所措的连声说:“炼吧、炼吧,在家炼,我们走了。”

国保队长说:“他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孟村县王宅村的唐玉娥的家里也多人来骚扰,当时只有86岁的老婆婆在家,来人就问:“你儿媳妇去哪了?”把老婆婆吓得够呛。

乡政府的人打电话给大法弟子说:“上面非让见个面,你回来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没关系。”村支书说:“这家人挺善良的,邻里之间关系搞的好,村里有红白事也爱帮忙,”国保队长也说:“这几年跟大法弟子接触,他们都是好人。”

“俺们知道真善忍好”

南皮县鲍管屯镇派出所的人拿着带表格的名单,说是迫害之前炼法轮功的人员都在名单上,他们也发现因为这场迫害使很多人放弃修炼,而导致重病甚至死亡。

倪官屯村的大法弟子丁慧萍面对来访人员说:“今天你们别吱声,我今天说正事,(一人插嘴说:‘是我来教育你还是你来教育我?’)法律规定信仰自由,法轮功就是教人做好人,我告诉你炼不炼对你没好处,周永康比你们官大不,都上小黑屋去了,共产党可是秋后算账。”

临走的时候,他们抬头看墙上贴的法轮大法好,丁慧萍又说:“你们可记住这几个字啊。”他们说:“好,大姨。”

八月十五日,常寿轩家也来了敲门人,他对来人说:“你坐好了,我跟你说。”他们也不坐,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就是问你还炼不炼?”常寿轩说:“不光从前炼,现在也炼。”治保主任说:“走吧走吧,这家人就这样了。”

八月二十日,刘连霞家也来了警车,问她还炼不炼。她说:“我修炼之前得了甲亢,眼球外流,找遍名医治不好,现在炼法轮功炼好了,你说还炼不炼?!刑法40条和42条规定信仰自由。”来人连声说:“俺们知道真善忍好。”

还有一位大法弟子跟敲门的派出所人员要电话号码,拿笔抄他们的警号,所长说:“别抄,我这警号是假的。”

上门骚扰的人“三退”了

盐山县的刘姓大法弟子面对来人说:“你们穿警服到我家,我不欢迎,留下你们的电话和地址,你们非法问询属于盗窃公民信息罪,照相属于侵犯公民肖像权。”他们只好和上级联系,他们的上级让大法弟子接电话,同修接过电话,讲了“天安门自焚”等真相,旁边的人也听明白了,并且还有一人做了三退。

大法弟子李玉霞面对来人想: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为什么总让你们问询?我们应该问你们。她说:“谁让你们来的?”他们说:“上头。”李玉霞说:“上头是谁?你们说出来,我去找他,这些年你们迫害大法弟子,就我本人不但日子不得安宁差点失去生命……”

没等李玉霞说完,他们匆忙的往外走。李玉霞又说:“告诉上头,把这几年迫害我拿走的几万块钱拿回来,不送钱,就别登我家门。”

青县国保大队的人说:“你们自己抓的自己解决”

青县青州镇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在九月一日骚扰了大法弟子赵焕云、代润正的店铺,一个穿便装的要录像,另一个穿警服的问“转化不转化”,让我们登记吗?赵焕云、代润正一听,就知道他们不了解真相,不能对他们恶,应该善待他们,就对他们讲起了法轮功真相。听完后,他们都乐了。

一个月前,新兴镇派出所还抓了一个讲真相的大法弟子,送青县国保大队,青县国保大队的人说:“送这来干嘛?你们自己抓的自己解决。”派出所只好把人拉回来,放了。

沧县大官厅白马村大队书记,领着县的和乡的人提着一桶油和一袋米,送到法轮功学员家,说是来看看,正好学员跟老伴在家,学员拒绝收他们带来的东西,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没说什么。

走时让学员跟着到大队去,学员拒绝不去。他们竟然撒谎说不是法轮功的事,到那却说:当着老太太说不了,让学员写个东西。大叔拒绝道:你们竟偷偷摸摸干见不得人的事,我才不写。转身回家了。

目前上门骚扰还在进行中,但是从上面的实例不难看出,迫害是非法的、不得民心的,在此也奉劝那些还在执行迫害命令,搞“敲门行动”的人看一看民心所向,看一看现政权对迫害法轮功一直在与迫害划界、并以反腐之名制裁那些罪大恶极的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认清时局变化,在清算之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