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称我“摩托车爹爹”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我是湖南省一个偏僻乡村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八十七岁,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轮大法,这二十多年来在师尊的慈悲看护下,平稳的走到今天,对师尊有道不尽的感恩,又不知从何说起。就讲几个修炼中的小故事来略表我对师尊的敬意。

“你的摩托车怎么只有一辆自行车重?”

当初我跟许多同修一样,也是抱着祛病健身的目地来学功的;跟大家一样,一炼功就沉疴全消,无病一身轻。觉得法轮功太神奇了,我要让亲朋好友,七邻八舍都来学。那时候,我每天在家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外面洪法,给学法学功的人们播放师尊的讲法录音。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一伙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更是在家呆不住了,日夜村里村外,十里八乡的出去给被谎言蒙骗了的人们讲真相,为大法为师尊讨公道。总觉得靠腿脚步行活动范围太小了,干脆筹钱买了一辆摩托车跑路。

有一次,我骑着摩托车行驶在邻村的危水堤上(由于水流常年冲刷,堤的内侧形成凹形)。车子跑着跑着,突然感到身子一沉,摩托车载着我悬在水渠的空中了。我急忙飞身跳上堤一看,车子碾过的堤面垮塌了一个大窟窿,摩托车被水沟里长满的茂盛的杂草托着才没有沉下沟底。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双手合十,心里说:“师父,谢谢您救了我。弟子还请您帮我看着车子,我去找人把它拉上来。”

向四周张望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人,不远处只有一个烧火土粪的老太太。没办法,只好请她老人家来帮帮忙。她立马就跟着我来到现场一看说:“这么重的家伙,我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婆子怎么帮你拉?”我说:“不要紧的,来,你帮我掌着车把,听我喊:一、二、三、使劲”,说话间就将摩托车轻而易举地拉上来了。

拉上来之后,老太太一脸不解的问我:“咿,你的摩托车怎么只有一辆自行车重?”我告诉她:“老人家,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是有师父管的。刚才是师父在帮我们拉,你才觉得它只有一辆自行车重。”“啧啧,这太神奇了。”老太太兴奋的直叨叨。

接着我就跟她讲法轮功真相,顺利的帮她退出了年轻时加入的邪党的团、队组织。分手时她还连声道谢。我告诉她:“是大法师父叫我救你的,你就好好谢谢我们师父吧。”

摔碎的膝盖骨瞬间复位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我准备出门去隔壁村子发送真相资料。开开门刚一迈步“刺溜”,摔成了个“一”字。我赶紧试着把腿收拢来,左腿还能动,右腿怎么搬都搬不回,它就象一根木头一样摆在那儿一动不动没有了知觉。我慌忙一摸,右腿膝盖骨好像碎了,摔断了吧?腿断了我还怎么出去讲真相救人呢?不行,这是旧势力在捣鬼,我不承认它。

我心里就背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咬紧牙,忍住痛双手捧着摔伤的膝盖用力一捏,碎了的膝盖骨瞬间复位。

当时周围一个外人也没有,我只好自己爬進屋给儿子打电话让他来扶我。儿子到家后一定要送我去医院检查治疗。“我不去,我有师父管的。”他不依,强行用车把我送到乡卫生院。我心里发正念。由于卫生院停电了两、三天,儿子他们没辙了,只好任我在家学法,炼功治疗。

一个星期我就能下地了,半个月后我又能骑上摩托车出门讲真相,劝三退了。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膝盖骨都摔碎了,半个月就恢复了,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摩托车爹爹

别看我是个八九十岁的老人,只要一骑上摩托车我就变成了一个老小伙。自从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以来,村里村外,十里八乡没有不认识我的人。他们都把我当亲人,特别是经我讲过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的男男女女,都管我叫“摩托车爹爹”。“爹爹”,湖南长沙一带方言,爷爷、外公的意思,对男性年老长辈的称呼。

十七年来,村里村外,真相资料发送了一茬又一茬。田边地头一边陪着干活,一边给他们讲什么是法轮功,江鬼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他们又是怎样造谣污蔑法轮功,煽动不明真相的人们仇视法轮功的。哪家哪户人与人之间有了解不开的矛盾疙瘩,我都会耐心去帮着化解。

“人之初,性本善”,明白真相后的人们都知道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法轮功弟子个个都是好人;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上头一有对法轮功不利的风声传出他们就会预先告诉我,并让我注意安全。

师父,请您放心,我一定负责好您分派弟子的救度这一方众生的职责,不负使命,兑现史前誓约,按时跟您回归自己美好的家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