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交响乐北台湾巡演 音乐家盛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刘文新、黄宇生综合报导)美国神韵交响乐团第二次来台,自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至十月三日,在全台十大城市,十五场的演出,观众似乎对神韵交响乐曲情有独钟,连听四首安可曲都舍不得离场。九月二十二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在台北国家音乐厅演出时又是四曲安可曲,观众席上如雷鸣般的鼓掌声,和着经久不息的“Encore”(再来一曲)呼声不断。

指挥米兰·纳切夫在演出最后一首安可曲前,似乎向大家示意“三首了”,最后,因为被观众的热情所感动,舞台上指挥、音乐家、观众灵魂也因为神韵的音乐,有缘紧密聚在一起,再来一首!艺廊罗丹艺境执行总监游子儁表示:“无论是乐器融合,还是文化融合都非常巧妙,从来没有看过四首安可曲的交响乐!”“我真想要喊安可喊到晚上十点”。马来西亚籍的旅行社资深经理Elizabeth Lim赞叹道,“太棒了!就一直想要听安可曲,那个喊最大声的一定就是我!”

'图1~2: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晚,神韵交响乐团于国家音乐厅举行演出。指挥米兰。纳切夫带领所有艺术家们谢幕,爆满的观众掌声不断,观众席上如雷鸣般的鼓掌声,和着经久不息的“Encore”(再来一曲)呼声不断。'
图1~2: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晚,神韵交响乐团于国家音乐厅举行演出。指挥米兰·纳切夫带领所有艺术家们谢幕,爆满的观众掌声不断,观众席上如雷鸣般的鼓掌声,和着经久不息的“Encore”(再来一曲)呼声不断。

'图3:图为小提琴演奏家郑媛慧在演奏'
图3:图为小提琴演奏家郑媛慧在演奏

'图4:男高音歌唱家天歌在演唱'
图4:男高音歌唱家天歌在演唱

'图5:二胡演奏家戚晓春、孙璐与王真的演出'
图5:二胡演奏家戚晓春、孙璐与王真的演出

'图6: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蓝的演出'
图6: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蓝的演出

国际知名钢琴家:很伟大的团体,呈现出了最宝贵的精神

'图8:国际知名钢琴家、台湾音乐教育推手藤田梓教授,九月二十二日晚,在台北国家音乐厅,聆赏了神韵交响乐团抵台后的第四场巡回演出,她惊艳赞叹:“这是个很伟大的团体。”'
图8:国际知名钢琴家、台湾音乐教育推手藤田梓教授,九月二十二日晚,在台北国家音乐厅,聆赏了神韵交响乐团抵台后的第四场巡回演出,她惊艳赞叹:“这是个很伟大的团体。”

“Bravo,真的Bravo!”国际知名钢琴家、台湾音乐教育推手藤田梓教授,九月二十二日晚,在台北国家音乐厅,聆赏了神韵交响乐团抵台后的第四场巡回演出,她惊艳赞叹:“这是个很伟大的团体,里面音乐非常伟大,加上信仰的力量,呈现出了最宝贵的精神,真是了不得!”

“他们的精神,他们对音乐的热情热爱程度,全都表现出来了。”身为杰出资深音乐人,藤田梓明白,“如此大的一个乐团,他们的精神表现,其实就是爱,是一份对音乐的挚爱。”由此,神韵交响乐团的伟大力量,亦得以蕴蓄而成。

神韵原创音乐,既传续古典传统,同时又博纳创新。藤田梓赞赏“我喜欢她的节目,很特别、非常特别的节目。”“第一首曲子,大概有六个乐段,平常是五个,有时候有四个,但她却有六个;且每个艺术家的表现,都很不一样。”藤田梓称赞道,“这可以说是国际级职业性的演出!”

藤田梓说:“这个伟大的团体,带给社会大众的是音乐的伟大、信仰的力量,以及很大的影响。”此外,她认为节目中,演奏很多中华内涵的作品,“里头富含了五千年中国文化的精神,更让我觉得感动。”

国际知名小提琴家:神韵让人惊艳

'图7:国际知名小提琴家苏显达,“惊艳!”他解释,“交响乐团整体的整齐度、默契都相当好。”'
图7:国际知名小提琴家苏显达,“惊艳!”他解释,“交响乐团整体的整齐度、默契都相当好。”

国际知名小提琴家苏显达,在台北国家音乐厅欣赏神韵交响乐的演出后赞叹道,“能把这么多元素巧妙结合在一起,非常棒的创作!”

今年神韵第一首乐曲《下世正法》随着一声锣声开始,苏显达表示也能听出开天辟地的感觉,仿佛天宫辉煌景象徐徐展开。他表示,“就好像一个开始的序”,“就是一个序奏的开始,这样的一个感受,很不错!”

“惊艳!”他解释道,“交响乐团整体的整齐度、默契都相当好。”苏显达还赞赏,“把很多的东方元素加在里面,整个演奏风格非常特殊。等于是东西方文化的交错跟激荡,是相当好的一种结合!”“光是中、西乐的结合与相互作用,要巧妙安排得这么好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苏显达推崇说,“相当特殊的一种编排方式,西乐跟中乐的音律不一样。”他最后表示,“在中乐与西乐音律与整个律动不一样的情况下,还要融合成一个整体,非常不简单!”

导演:神韵的音乐对我们艺术创作者带来帮助

'图9:圆圈圈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导演谢志飞盛赞“神韵的音乐对我们艺术创作者带来帮助。现场聆听神韵的音乐,既神奇又很有趣。”'
图9:圆圈圈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导演谢志飞盛赞“神韵的音乐对我们艺术创作者带来帮助。现场聆听神韵的音乐,既神奇又很有趣。”

圆圈圈创意股份有限公司导演谢志飞也体会到神韵音乐能传达画面。令他最印象深刻的是乐曲中唯妙唯俏的马蹄声,让他脑袋中浮现出了武侠片里侠士驾着骏马奔腾的画面,他说:“我特别注意现场的打击乐,声音好像是由木琴发出,但又不像是一般打击乐的乐器,让我觉得很特别。”

“神韵打破了国乐的限制,呈现气势磅礴的国乐。”谢志飞过去认为只有国乐才可以诠释中国风的音乐,“过去的国乐多带点悲情与轻柔,很难气势磅礴,她利用管弦乐团的特质,以管乐的气势磅礴,然后诠释中国风,我觉得这在一般国乐里面很难做到。”

“中西方乐器合璧很有难度,但神韵巧妙的结合两者,我觉得世上只有神韵有这样的功力。”本身是某基金会执行长的谢志飞,组织下同时有弦乐团与八音团,他相当清楚中西方乐器合璧的高难度,“我们光要把二胡加进弦乐团,就觉得有难度,我发现小提琴跟二胡之间,没办法同时拉,当二胡为主时,小提琴只能当伴奏的感觉。”

“她的音乐对我们艺术创作者带来帮助。”他说,过去市面上没有气势磅礴的中国风音乐,也让不少电影创作者不敢发挥类似题材,“我之前的创作领域里,没有气势磅礴的中国风,未来若能与神韵合作,一定会对作品的提升有帮助。”“我觉得现场聆听神韵的音乐,既神奇又很有趣。”

乐评家:神韵唤醒华人对文化的向往

'图10:乐评家夏尔克观赏神韵交响乐团在台湾新竹市文化局演艺厅的演出。'
图10:乐评家夏尔克观赏神韵交响乐团在台湾新竹市文化局演艺厅的演出。

二零一七年年九月二十一日晚,神韵交响乐团在台湾巡回的第二站──科技城新竹市文化局演艺厅演出。乐评家夏尔克表示,现场观众和音乐家们融为一体的氛围,让他相信,是“神韵触动了观众属于华人、属于中国的那一部份,大家才会这样。如果纯粹西乐就不容易这样,就是触动到那湮灭很久的文化记忆,因为那种东西已经消失太久!”

十多首曲目听下来,夏尔克发现神韵的中国韵味“很浓厚、根本上很中国的味。”

他认为神韵“保有了以前文化的特色”,“唤起对传统文化的向往、感受”。

夏尔克表示,神韵透过西方乐器演奏东方乐曲时,其技巧转换深具巧思。“像二胡跟长笛的声音要合在一起,那么长笛的吹奏方法就不像西方乐曲,而是要像东方的笛子,吹出那样的声响,这样才会有东方味道。我觉得东西方乐器要融合不简单,需要精心去调配。”

夏尔克工作之余,钻研西洋古典音乐,并于博客(部落格)分享听交响乐、歌剧的心得,随着读者群扩大,他也受邀写音乐会导聆、评论及演说。

艺术总监:神韵带给人美和感受

'图11:乐亮管弦乐团艺术总监黄瀚民赞叹,神韵融入东方乐器于西方交响乐团中,“找到一条真正的自己的路”。'
图11:乐亮管弦乐团艺术总监黄瀚民赞叹,神韵融入东方乐器于西方交响乐团中,“找到一条真正的自己的路”。

二零一七年年九月二十日晚上,美国神韵交响乐团在桃园展开今年台湾巡回的首场演出。学小提琴出身的乐亮管弦乐团艺术总监黄瀚民赞叹,神韵融入东方乐器于西方交响乐团中,“找到一条真正的自己的路”,让他获益良多。

拥有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小提琴演奏博士学位的黄瀚民表示,神韵交响乐团的独到之处——以中国乐器领奏,西方管弦乐为烘托的中国乐曲,让他获益良多、学习到最多的部份。

他进一步解释:“她以二胡、琵琶为出发点,一方面音色非常融合,另一方面西方交响乐配合中国固有的文化精粹,怎样将两者结合,开辟出一条新路,我觉得这样的尝试最不容易。”

就配器而言,黄瀚民举例,有一段二胡跟大提琴的对话写得非常好,“就是乐器的对话,需要作曲的巧思还有经验,甚至于实验之后再修改。有些时候,我们听起来很自然,事实上她是花了很多功夫才找到那个自然。”

黄瀚民说,中国音乐多以五声音阶为基础,本身就特别祥和,神韵音乐体现这个特点。他推荐,神韵交响乐团的基调“快乐、光明,即使有悲伤,也是‘悲而不伤’”,带给人“美跟善的感动”。

接下来,神韵艺术团将继续在嘉义、屏东、高雄、云林、台中、台南、彰化、台北。更多神韵演出的信息,可查阅神韵的网站:tw.sheny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