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房宽峰、黄福堂遭冤狱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轮功学员房宽峰、黄福堂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被劫持到山东济南监狱。

四月十四日至十五日,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五楼二十六组包组警察陈建明指使服刑人员(罪犯)吴勤涛、马登州、张少青等人对黄福堂实施迫害,用抹布堵嘴、用约束带、绳子把黄福堂捆绑在椅子上,避开摄像头把他关在澡堂里长达十五个小时。警察还拖延给他办电话卡一个月。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黄福堂,男,六十六岁,济南西机务段火车司机,退休后转到青岛机务段转淄博机务段退管办。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早七点五十分左右,黄福堂提水到自家楼道门口,这时淄博市张店区贾庄派出所牛勇伙同多名警察,在没有表明身份和出警证明的情况下,对黄福堂实施暴力殴打,还掐他脖子,将他打倒在地,把黄福堂的嘴盖住,不让他呼吸,持续打了二十分钟,将他打成重伤。当时黄福堂就头晕、咳血,并且头部血肿伴有耳鸣、左右肩血肿、腰部血肿淤青、睾丸血肿致使小便尿不出刺痛。过后没有给予治疗,使他留下了后遗症,包括:两腿血肿麻木、双肩疼痛、小腹疼痛、双手留下疤痕。派出所牛勇还带人砸坏黄福堂开的新宇茶行防盗门,实施抢劫,抢走、砸坏器具,抢走店里卖货钱2319元。之后又对黄福堂进行了刑讯逼供、侮辱、体罚、虐待。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三月二十二日下午黄福堂被非法关到淄博市看守所,牛勇还指使看守所人员对黄福堂打击报复。黄福堂的衣服被全部扒光,mp3、钥匙、一袋钱(2704元)被贾庄派出所警察劫走。

这次迫害给黄福堂及全家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同时,在经济上也遭受重大损失:损失茶叶三万九千元,煎饼一千六百元,各种粮油土特产四万八千元,年收入十万元。加上十三年来停涨养老金,工资停发,经济损失难以估量。

房宽峰曾被非法劳教三年,遭受种种酷刑;母亲因儿子的事受到打击病重瘫痪在床,于二零零七年离世。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早上九点左右,公园派出所警察邹方厚、周刊等人非法闯进房宽峰家抓人,并将他妻子王利红的随身物品(包括手机、平板电脑、银行卡及现金,电脑,笔记本)全部抢走,把房宽峰与他妻子强行带到派出所,王利红看到自己的丈夫不知什么原因走路需要扶墙。王利红自幼身残,脊柱侧弯,严重贫血,浑身无力,头晕,被关入看守所、洗脑班后放回家;正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被派出所警察去学校骚扰并弄到洗脑班、不让孩子上学。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一年五月期间,房宽峰被当地政府伙同派出所村委非法关押七次,地点分别是:昆仑镇宋家坊村村委、淄川区城南镇公孙村、淄川三里沟村、拘留所、昆仑镇许家村、昆仑镇农机公司、淄博看守所,关押时间分别为半月、一月、两月之久。非法关押期间,中共不法人员用各种残酷手段迫害房宽峰:用直径五公分粗的木棒打,把人打得死去活来,甚至木棒完全断掉;强迫他伸出胳膊,用竹条打胳膊手背,用铁链拴住胳膊吊起来,脚离地近一米高,一吊就是一两个小时。用铁链拴住脚踝,另一头锁在暖气片的管子上,跟拴狗没什么区别。一天二十四小时,两个月的时间里,白天黑夜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天只给三个小馒头、咸菜,喝凉水。期间还拳打脚踢、侮辱谩骂,用烟头烫他的嘴唇,直到起泡。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当时中共人员还打其他法轮功学员,用橡胶管砸屁股,用流氓手段强行扒下一位女学员的裤子,逼迫她趴在地上,用橡胶管打得内裤都粘在肉上,血肉模糊,打的死去活来。这位女法轮功学员在几年后离世。有两个女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死去活来,后被锁在臭气熏天的厕所里,地上还有水和尿,逼她们坐在水和尿里。有一个男法轮功学员被打的一只眼成了黑色,跟熊猫眼一样。这是当地镇政府、派出所、村委的暴行。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日这三天,淄博张店、桓台、淄川有预谋、有组织的非法抓捕数十法轮功学员。其中淄博市张店区法轮功学员王亮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房宽峰、黄福堂分别被冤判三年,二月九日被劫持到山东济南监狱迫害,李邵琴年前被劫持到济南迫害。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