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综述(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中国大陆综合报道)据明慧网2017年上半年(1月至6月)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不完全报道统计,在全国12个省、直辖市发生了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的悲惨案例,这些省市包括:安徽、北京、甘肃、广西、河北、河南、黑龙江、湖北、吉林、辽宁、上海、四川。

在12个省、直辖市有1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同时有8名法轮功学员家属因亲人遭迫害承受不住打击而悲愤离世。

以上仅是对2017年上半年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肯定还有已被迫害致死但没及时报道出来的法轮功学员。本文对2017年上半年报道的往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因不确定以前是否已做报道,所以未作统计。

一、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情况统计

2017年上半年17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
图1:2017年上半年17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

表1: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按省、市分布情况

省、直辖市总数
安徽1
北京1
甘肃1
广西1
河北1
河南1
黑龙江1
湖北1
吉林4
辽宁2
上海1
四川2
总计17

表1显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最多的依次是:吉林4人,辽宁、四川各2人,安徽、北京、甘肃、广西、河北、河南、黑龙江、湖北、上海各1人。

二、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遭不同迫害致死分类统计

图2: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分类统计
图2: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分类统计

表2: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遭不同迫害致死的分类统计

省、直辖市监狱致死非法关押致死总数
安徽101
北京101
甘肃011
广西101
河北101
河南011
黑龙江101
湖北101
吉林224
辽宁202
上海101
四川202
小计数13417
百分比%76.4723.53100

表2显示,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情况分两类,在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有13人。占总数的76%,在非法关押中致死的有4人,占总数的24%。

(一)监狱致死

在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在监狱中离世、判缓刑的在家中离世的、非法判刑保外就医的和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放回家,身体得不到恢复离世的,都包括在其中。

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在监狱被迫害致死的共13人:安徽1人:白杰,北京1人:贾玉萍,广西1人:吕瑞珍,河北1人:郭道友,黑龙江1人:刘福财,湖北1人:黄海林,吉林2人:孙玉发、刘淑艳,辽宁2人:杜景芹、祁庆元,上海1人:柏根娣,四川2人:何先珍、程怀根。

案例一、被枉判十年 安徽亳州市白杰被迫害致死

白杰,男,原本是安徽亳州市工商银行的一名职员,一九九五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被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第一讲〉),明白了不失不得、善恶有报的天理。从此他在工作中、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他人、礼让他人、宽容他人,努力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二零一六年春天白杰却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冤判十年徒刑。白杰在狱中,狱警唆使犯人打他,本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重病的他,更是雪上加霜,监狱管理人员根本不顾他的死活,因他给人讲真相又把他关进小号迫害,致使病情更加恶化。

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家属接到监狱人员的电话,说白杰三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出现脑溢血症状,昏迷不醒,今天上午八点送医院抢救,家属赶到那里,隔着玻璃看到白杰在重病监护室里抢救,也不让家属靠近。到底白杰什么时间病的,为什么当时不送医院,家人不得而知。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白杰被宿州市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五岁,遗体被强行火化,家人带回的是白杰的骨灰。战友给他穿衣服时看到,平时一米七八、体重一百七八拾斤重的他,身上只剩下骨头,脸瘦的变了形 ,看着吓人,几乎认不出来是他。

在医院抢救的十几天里,当局只允许家人在规定的时间里,隔着门窗的玻璃看一眼。即使在抢救期间仍然用脚镣锁在床上,直到死后才把脚上的脚镣去掉。

案例二、吉林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淑艳被迫害致死

长春市榆树市现年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淑艳,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刘淑艳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榆树市刑事侦查大队二中队长闫国辉和管瑞川从山东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迫害。

刘淑艳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因绝食反迫害,遭受强行灌食十二天,关小号十天等迫害下,已经奄奄一息了,被吉林省女子监狱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送往吉林省医院治疗,经过化验、采血等处理后方才通知家属,没等家属到场就急于动手术,监狱方和医院方用恐吓的口气在电话里强制要刘淑艳的女儿表态马上动手术,家属考虑到邪党江泽民政法系统和医院这些年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频频发生,就在电话里强调,家属不到场不许手术。

刘淑艳的女儿赶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了,一看母亲刘淑艳已经不行了,意识不清,脉搏跳动微弱,就剩一口气了,当刘淑艳女儿问大夫手术的成功率是多少时,大夫却说:“我不能说成功几率有多少,如果说成功率百分之九十,那百分之十叫你摊上算你倒霉。”刘淑艳女儿与警察交涉办转院,回当地救治,监狱警察说保外就医手续没下来,监护权不在你那。就这样被他们拖到第二天下午一点多钟才办完保外就医,监狱方才同意家属把人接回来。

回来后当地的医生说没有希望了。就这样刘淑艳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晚八点五十分含冤离世。

案例三、辽宁抚顺杜景芹含冤离世

杜景芹
杜景芹

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杜景琴女士,六十七岁,原在抚顺县县志办公室工作。杜景琴修炼前曾一身病,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变得健康。

杜景琴因不愿放弃信仰,继续修炼,她曾四次被绑架,并被劳教一年,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五月,杜景琴被第二次绑架到抚顺看守所。五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杜景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一进狱,狱警就用酷刑对她进行强制“转化”:十几个犯人把杜景琴按倒在地,穿着皮鞋的脚飞来飞去的踩在她的身上、手上。

期间,犯人毒打她数日,不让吃饱饭、不让睡觉、不让穿棉鞋、拖拽头发撞墙。杜景琴仍拒绝所谓签字,最后犯人只好替签。

杜景琴不承认犯人的签字,坚持“真善忍”信仰,被关进冷冻仓库,狱警把地板掀开,逼她在水泥地上站着,看管的犯人进去一会就呆不住,冻跑了。

杜景琴还遭拳打脚踢、罚站、不让睡觉、蹲小号十三天。后来血压高220,被送入医院,回监舍后,狱警逼她戴监牌,她不戴,四、五个犯人把她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她身上、腿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

在监狱非法关押一年半后,杜景琴突然得脑血栓,记忆力明显减退,语言迟钝,监狱也不放人。直到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四年冤狱到期才被释放。

杜景琴回家后生活几乎不能自理,血压高仍是二百,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突然脑出血住院十天,医疗保险被解除,住院费用全部自备。多年来身心受到伤害,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案例四、上海柏根娣被迫害致死

柏根娣
柏根娣

上海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女士,原北京石油部人事干部、东海石油的中层领导,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八年的迫害中被非法抓捕六次,遭冤狱迫害近十四年。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徐汇公安分局在大街上非法抓捕了柏根娣。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上海市徐汇区法院非法判决柏根娣刑期六年半。上诉于六月十八日被驳回,二零一三年六月劫持到上海女监。

柏根娣入狱后,一直被关在小号迫害。有包夹透露,直到十冬腊月,仍看到小号中的柏根娣穿着夏天的短衣、短裤。而那时,人穿着羽绒服还嫌冷。家人送去的衣物,被多次提出提进,据称“上面”有话,不能给她穿,因为她不屈服。直至二零一四年春天,家人找到驻监检察官,她才被从五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小号调入三监区。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下午,已经六十五岁的柏根娣在上海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送至松江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神志时断时续。后从重症监护室治疗转入家中静养,柏根娣就越来越呈现出记忆力衰退和时而清醒时而封闭的状态,由于监狱迫害的创伤使她时不时把身边的亲人和所住的地方当作监狱,并且无目的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当她有所记忆恢复,并能与人交流时,突然在九月三十日再次昏厥,被送入附近的医院,之后,她就越来越呈现出思维混乱和记忆丧失,并胡言乱语的状态,甚至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认识了。之后她进食越发的困难,原因可能是她在监狱里被下毒的体验,使她一直把家人给她吃的食物当成“有毒”而拒食,但是,她的精神却奇怪的异常亢奋,使家人疲惫不堪。她想学法,但是,眼睛却已经看不清东西了,也越来越不能自主和清醒的学法和炼功了。

之后在十一月三十日和十二月二十九日,又突发昏厥和脸部抽搐的症状,被家人再次送入第六人民医院医技楼八楼的脑内科病房。在这期间,她经常头痛欲裂,不食茶饭,靠输液为生。她所住的楼外一直都有610的人员监视,甚至是在医院里,也是这样。

案例五、四川省西昌市何先珍被迫害含冤离世

何先珍,女,生于一九四九年十月,家住西昌市301家属区,她曾经是一个全身有病的人,特别是腰椎间盘突出,家人都看的到她腰部骨头弯得翘起,她平时走路都只能歪着身子,而且半边身体冰冷,天天从肩膀到脚后跟贴满膏药,因为贴膏药次数太多连皮肤都扯烂了……

后来,因看到亲戚修炼法轮大法神奇康复的奇迹,何先珍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没想到全身疾病修炼半年过后也好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到西昌市西宁镇西乡乡讲真相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西昌市看守所。在长期的非法监禁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原本健康的老人一度被迫害出现重病,住进西昌市市医院。据悉市国安大队曾要何先珍的家属出医药费,才把重病的老人取保回家。家属由于拿不出钱,不敢过问。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何先珍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庭审后非法判了刑。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据监狱方称,何先珍突然出现脑瘀血,在简阳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后来何被医院做了开颅、背部穿刺等手术,后何先珍一直昏迷不醒。期间监狱为甩脱包袱几次要求家人去接人,因家属根本无钱无力照顾老人而作罢。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日何先珍家人接到监狱通知,说何先珍去世。老人去世后,监狱在家人一再要求下只出火化费和家人车旅费。好好一个人被迫害进监狱后,就这样含冤死于狱中。至今监狱方无任何其它表示。

(二)非法关押致死

在非法关押中迫害致死的包括在看守所、拘留所等地非法关押期间离世或在关押期间造成重病回家后致死的共4人。

在非法关押中离世的有:甘肃1人:张秉武,河南孟州市1人:柴玉兰,吉林省大安市1人:韩红霞,吉林长春市1人:于桂香。

1、甘肃张秉武被迫害致死

甘肃靖远县法轮功学员张秉武,在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为揭穿中共谎言的欺骗,在本地张贴真相海报。五月十七日、十九日,张秉武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靖远县看守所,迫害致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身上全是针眼。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上,靖远县看守所所长和两个警察找到张秉武的家里,伪善地说:张秉武是“脑瘤”,我们上报法院保外就医,你们去法院办理手续。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上,靖远县看守所所长和一个警察把张秉武送回家。警察做了坏事,怕白天有人看见,所以晚上趁黑送回家。

张秉武回家后,目光呆滞,反应迟钝,大小便失禁。从看守所回来时,就给穿的纸尿裤,大小便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吃饭没有饥饱,有多少吃多少,看到什么吃什么,说话不正常。问他什么,他答非所问,还表现的一本正经。人整个痴了、傻了。当有人在他面前举起拳头、作出要打他的样子时,他就吓得赶紧躲闪。问有没有人打他,他无法回答。靖远县一个知情警察告诉他身边的人:这个人(张秉武)已经不行了,病得不行了,超不过一个月(就会离世)。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张秉武被迫害含冤离世。

2、河南孟州市柴玉兰被迫害致死

柴玉兰
柴玉兰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河南省孟州市国保大队王功军、邢发山等人,非法闯入柴玉兰家中,以她给同修资料为借口,将柴玉兰绑架,劫入焦作市看守所。警察王功军问柴玉兰还炼不炼法轮功,柴玉兰说炼,王功军说非得给你往死处弄。

柴玉兰在看守所里被迫害得脊椎骨折了,肋骨折了一根,不会大便,爬都很困难,眼看就奄奄一息时才送往焦作市医院,还被戴着手铐脚镣。

柴玉兰痛得吃不进东西,瘦得皮包骨头,骨癌转移全身。就在这时医院有一位好心人告知家属,家属到焦作医院,和警察理论,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才让家属把柴玉兰带回孟州市医院看病。

可惜因病情严重,就医为时已晚,柴玉兰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去世,终年六十二岁。

3、吉林省大安市韩红霞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下午,大安市公安局原国保队长随艳龙、牟子敬伙同安广镇派出所长宋有文(原安广镇派出所所长),李宝江(安广派出所指导员)等七、八个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王毅家,将正在他家的韩红霞绑架,又非法抄韩红霞的家,并将她非法关押到白城市看守所,炮制构陷材料,企图对她非法判刑。

被非法关押在白城市看守所期间,韩红霞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但国保大队原大队长随艳龙,和现任大队长王雷、牟子敬等漠视生命,仍然关押不放,导致她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家属突然接到韩红霞病危通知,韩红霞已经奄奄一息,三月八日被送到长春医院,医生诊断肺部感染、积水,导致肺部衰竭。(疑是灌食造成的)三月十日晚被迫害致死。被绑架前,韩红霞的身体一直非常健康。

一个按照真善忍做事的好人,就这样被虐杀了,家属不能接受这种残酷迫害致死的事实,遗体暂时不火化,要请律师走法律程序,状告相关责任人,伸张正义,讨回公道。

4、吉林长春市于桂香被非法关押迫害致死

长春市九台区今年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于桂香老太太,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九台拘留所,六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

于桂香老人,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身体健康了,而且为人善良,热心,爱帮助别人,是邻居们公认的好人。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了,也想把这样好的大法告诉别人,使更多的人都能有个好的身体。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于桂香老人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的身心受益,和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的美好讲给他人时,被受中共邪党谎言宣传迷惑、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抓捕。在制造的一系列所谓“证据”下,关押到九台马家岗子拘留所遭受迫害。

老人在非法迫害面前拒绝任何签字、照相和按手印等审讯和迫害程序,而九台公安局和拘留所仍然对老人构陷罪名,非法关押,而且九台马家岗子拘留所没有对老人做任何体检程序,不顾老人因审讯造成的身体不正常状态强行关押到拘留所。

在关押的前两天,老人出现身体严重的不正常状态,报告到拘留所主管部门,希望给老人做必要的检查或保外就医。而拘留所和公安部门则互相推诿,渎职,以各种借口拖延和不为老人做检查和保外治疗,无视六十五岁老人的不正常身体状态,强行非法关押,直至六月二十日晚,老人在卫生间中倒下,从此再也没有苏醒过来。

三、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家属因亲人遭迫害导致家人离世情况统计

省、直辖市

家属受精神打击致死

贵州1
河北2
黑龙江2
湖北1
吉林1
内蒙古1
总数8

2017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家属因亲人遭迫害导致家人离世的发生在6个省:贵州、河北、黑龙江、湖北、吉林、内蒙古,共涉及8名家属。

贵州1人:田德玉老伴,河北2人:唐山迁安周秀霞的母亲、万永红父亲,黑龙江2人:高雨林妻子、王淑英的婆婆,湖北省浠水县1人:张新子母亲,吉林省白山市1人:刘广海母亲,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1人:法轮功学员赵玉的老伴。

案例一、黑龙江高雨林狱中病重 妻子忧劳过度离世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上午,为营救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哈尔滨市道里区法轮功学员高雨林,妻子董艳玲(六十一岁)长期奔走营救劳累过度,在大街上复印狱方办理保外就医所需材料过程中,突发心肌梗塞倒地,拉到医院抢救无效,离世。

从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高雨林被绑架至今,妻子董艳玲一直在奔走营救,先后去过哈尔滨道里区国保大队、新发派出所、道里检察院、呼兰监狱、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等地方,体重从一百一十多斤瘦成八十多斤。 从二零一七年一月份得知高雨林病重消息,多次去呼兰监狱要求狱方给高雨林办理保外就医,集训三个月中,呼兰监狱各部门互相推诿,对家属故意隐瞒高雨林患心脏病和高血压高达二百五十的病重实情,一直在延误高雨林的病情。

二零一七年四月上旬,高雨林被分到呼兰监狱十四监区,十四监区的警察干部答应家属给高雨林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让高雨林妻子回去准备相关材料复印件送过来。

就在高雨林马上要办理保外就医回来的当口,妻子董艳玲由于长期奔走营救劳累过度,担心丈夫病情,家里有债务等各方面的压力下,在大街上为复印呼兰监狱办理保外就医所需材料过程中,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离世。

案例二、黑龙江佳木斯王淑英的婆婆雄万春老人忧心离世

今年88岁的雄万春老人的儿媳王淑英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被佳木斯市向阳公安分局和辖区的西林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至今。

王淑英女士原来满身是病,弱不禁风,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全身疾病一扫而光,而且精力充沛,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更主要的是她知道了如何做人,做好人,以德为重,善待他人。王淑英在单位工作努力,不计较个人得失;在家里,教育孩子奉公守法,她孝敬公婆。

二零一六年过年期间,因王淑英被迫流离失所,不能在家尽孝照顾老人,老人惦记儿媳的安危,郁闷,心慌意乱,儿子一上班,老人没有人照顾,吃不好睡不着,一病不起,住进了佳木斯市中心医院。流离失所在外的王淑英得知老人住院,还戴着大口罩,冒着被绑架的危险,去医院多日精心照顾病床上的老公公。

老人出院时,王淑英已被绑架了,怕老人承受不住打击,没敢告诉他儿媳被绑架,这事一直让老人蒙在鼓里。家里没人照顾老人,老人只好去了在上海住的大儿子家。老人得不到流落在外儿媳王淑英的消息,担心、恐惧,焦虑成疾,又在上海住进了医院。

二零一七年过大年时,仍没有儿媳的任何消息,过年了儿媳也没给他打电话问候,他便心生疑虑,就想,是否儿媳又落难了?老人放心不下,就给儿媳的妹妹打电话,了解儿媳的境况。为了安慰老人,王淑英的妹妹也没敢告诉姐姐已被绑架判刑的事。由于年龄大了,本来身体就不好,加上对儿媳的担心,病情逐渐加重。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老人由上海回到佳木斯,仍不见王淑英的踪影,老人有时呆呆的瞪着眼望着,一天一天的等,一天一天的盼,一直等了十八天,也没看到比亲生女儿都孝心的儿媳王淑英来到身边,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三、结语

二零一七年上半年,17名法轮功又被江泽民集团夺去宝贵的生命,同时还有8名法轮功学员家属因亲人遭迫害,承受不住精神打击而悲愤离世。这正是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邪恶命令的具体体现,这也充分展现出中共的恶魔本性。

人类是这个世上最为珍贵的生命,是不能被随意杀戮的。因为每个人都被高级生命监察着,人做了好事,会给人福禄贤德,做了坏事就有个人病业灾祸。高级生命在微观中平衡着人与人之间福报与灾祸的转换。所以说“三尺头上有神明”可不是一句空话,高级生命分毫不差的记载着人们行善、作恶者的功与过。到时候就会找人算总账,是福?是祸?全部领走,甚至行恶者还要遭到更加严重的惩罚。

大法弟子是道德高尚的好人,是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杀害了他们,行恶者也就犯了这世上最大的罪,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个宇宙的规则就是维持平衡,等价交换。你毁坏了一个价值十元的东西,你要给人家价值相当甚至略高的赔偿;你毁坏的是一个无价之宝,你要用什么去偿还?修炼人是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生命,是要成为走出自私、超越凡俗的高级生命的,所以有史以来,圣者一直都在警告人类:谤佛谤法、残害修炼人是人类最严重的罪恶,违者会给自己造下偿还不清的罪业。当今那些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人们都是源自微观中高级生命的控制造成的。

江泽民邪恶集团为迫害法轮功,把杀害好人“合法化了”,鼓励公检法人员作恶、鼓励他们杀人。江泽民“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秘密命令,彻底击垮了早已被洗脑的不守法、向钱看的公检法司人员的道德底线,所以被欺骗、被操控的公检法人员,觉得自己是执行中共头目江泽民发的命令,好像有了靠山,所以才不管对错的无度行恶。岂不知这些人不久的将来就要偿还被他们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所承受的痛苦。

常言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人命关天的大事,谁能当别人的靠山?江泽民的性命都被神明掌握着,恶报马上临头,先看看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徐才厚、郭伯雄等等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人,哪一个有好下场?随着这17位高贵生命的悲惨离世,将要有多少残害他们的恶人去偿命?神知道,当恶报上身时他们自己也就知道了。

所有进入了迫害法轮功,无度行恶程序的人,走上的都是一条自毁的路。法轮功学员十八年来顶着压力以各种方式和平讲真相,就是想让上了江泽民当的公检法司人员停止做恶,退出邪恶组织,以免日后受到法律制裁、堕入悲惨至极的无间地狱,错过了这千载难逢的得救机缘。然而还是有那么多糊涂同胞不能醒悟,仍然在做害人害己的傻事。

我们用最真诚的心在呼唤:还有能醒悟的同胞吗?快快停止杀戮,将功补过吧,上天给我们的机会不多了,等那个天门关上的时候就没有任何希望了。万望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