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三日】我于二零零九年初夏得遇法轮大法,同年从农村到市区居住。二零一二年八月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去年我一直在想:怎么救村官、派出所和公检法司的人。

我刚开始接触法轮功,丈夫就坚决反对。他第一次在面粉袋下面发现一张有关法轮功的传单,就跟我大吵大嚷,并掀翻餐桌,猛摔东西,又打又骂。

我看大法书、大法资料都是他不在家的时候,或者是我到公园里,或者是深夜里在被窝里用手机灯照着看。这些年,我大都是穿着肥大的上衣,夏天也是,把跟大法有关的东西都藏在上衣里。

丈夫是打零工的,冬春几乎不干活,老盯着我。只要有证实大法的事,我就求师父,要丈夫赶快离开。一般情况下,一到三分钟之内,他准有事离开我。我从来没考虑回来以后他将会对我怎样,因为他怀疑我去做和大法有关的事。

他晚上差不多都去跑步,大约一小时左右。他一走,我也赶快到同修家取回资料到小区里散发,多是放在门缝里。从开始到结束,我都发正念不停,多次都是我满头大汗的刚到家,他也随着回来了。这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谢谢师父!

去年冬天,我借着回老家面粉厂取面、走亲戚、看父母的机会,做证实大法的事。一次,在一个村的大街上,看到一个美容院的墙壁上有污蔑大法的邪恶展板,怎么办?离家较远,来一次不容易。对面有两个人在说话,街上人来人往。这时我求师父:让对面的人赶快离开,让街上的人暂时别在这儿走动,让美容院的人别出来。一会儿,这里就安静了。我一边清除邪恶资料一边发正念,刚清除完离开,东西南北的人“哗”的一下都涌出来了。众人好像都商量好,我不清除完他们就都不在这儿路过似的,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都是师父在做啊!

一次到一个村的大队部去送资料。发现大队部对面的墙上新张贴着侮辱大法的喷绘布。大街上车来人往的。我今天看到了,我就必须把它清除掉。我又求师父给我智慧,给我胆量,让这儿的环境适合我去清除邪恶,马上这里就没人没车了。我大大方方的快速撕下喷绘布。刚处理完,就从我身后蹿出个骑摩托车的,从这里路过。

有个人叫王明(化名),迫害法轮功手不软。从市公安局调到区公安局。我去给他送真相信,進门之前,我求师父:一定不要叫他对大法犯罪,我一定要安全出来。刚到大厅,一个五十多岁的人问我干啥,我说:“找王明。”他把我领到王明的办公室,没人。他说刚才还在,哪儿去了?他就高喊:“王明,王明!”我说:“别喊了,我来给他送新年问候的。”信放桌子上,我就走了。

还有一次,在一个村清理瓷砖邪恶展板时,因路不熟,走出一里多,在一个不足二米的乡土路转弯处,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彪形大汉追上我,不让我走。我没怕,就想有缘人追着来听真相了。我求师父给我智慧。

那人恶狠狠的说:“你把瓷砖弄的多脏,你是想坐牢不是?我也不告你,你去把它给我恢复原样,否则,我现在就打电话告你!”我说:“可以,但我不能。你不知道那东西对你们村有多不好。我这样做,是要你们村人远离邪恶。我们是要人回归五千年文明,做好人的。”他说:“就凭你,就能让全国人恢复五千年文明?!”我说:“我不能,但是,我身边有一大群这样的人,他们都在做好人、向善。这不,你来了,我告诉你,你也这样做,你身边不也有一大群人吗?这一大群人,每个人身边不也有一大群人吗?一大群人连着一大群人,那很快全国的一大群人不都连起来了吗?五千年文明不就很快就恢复了吗?”这时,那人不凶了。我又進一步给他讲大法真相,这时来电话叫他赶快回去有事,他和气的离开了我,并嘱咐我要小心。

去年新年前,我几乎跑遍了本市所有的派出所和公检法司部门,把大法的真相信亲手递给相关人员或托人转交。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只愿他们得救。收到真相信的,态度都特别友好。

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我只是有救人的想法和行动,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救人的事,只要你想做,师父就能叫你做成,不管有多难。真的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3/只想救人-353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