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神论者怎样走進法轮大法的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我是个医务工作者。修炼大法前,不亲眼看见的事我是绝对不信的。

事实无可辩驳 我走進了大法修炼

一九九五年丈夫有病医治无效。一个年老退休的医院的同事得知后给我们介绍法轮功,说法轮功祛病健身如何神奇。我说:“法轮功这么神奇那还要医院做什么?”她就举了另一个同事的妈妈得了类风湿病如何好的事。我不信。

不信归不信,当一天我碰到那个妈妈患类风湿的同事时还是问了她妈妈的事。她说的更神了,说,我妈还没炼呢,只参加老师的讲法学习班几天,那一直象生姜样伸不直的手指就好了。

她妈那双手在阴天发作厉害时就来我们医院做理疗,我亲眼看到过。我听了还是半信半疑。

有一天在街上碰到她妈妈,我唤住她,让她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她笑着把手伸了出来,还活动给我看,哇,完全正常了!我想:如果是精神上的病还好理解,可这是器官上的病啊,怎么会这样就好了呢?

我回家告诉丈夫这件事,他说那我们就炼炼看吧。

就这样,我就请那个退休同事每天来教我们炼功动作。几天后她送了一本《法轮功》给我。当我看到书上说按真、善、忍做好人就能使人心性升华的道理,还说那样身体才会好。这让我想起了也明白了过去老人们常说的话:“人在做天在看”,“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原来在微观空间真有高级生命存在呀!

就这样,我们开始修炼法轮功了。后来遇到的那一桩桩的神奇现象和经历,使我这个学医的感觉到那都无法用实证科学解释。

法轮功祛病健身真神奇

在学炼法轮功两个月后的一天,一个参加过老师传法班的学员想找个能容纳二百人以上的地方,办一次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的九天班。一个搞建筑设计的领导找到人武部的头儿,借了他们的会议室。这里能容纳二百四十人。正好那个人武部的领导有帕金森病,也想学功。就这样在九五年五月我们参加了边看录像边学功的九天班。

那几天我丈夫突然呕吐不止,就象妇女怀孕的妊娠反应一样,他就不去了。当那些老学员知道后说那是师父在帮他清理身体,让他一定要坚持去看录像。他和另一个反应也很强烈的新学员一听是师父给调整身体,马上就回到学法班去了。

丈夫一進学习班的那个大门,马上什么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了。看完录像炼完功,两、三个小时都好得很,可一出那个大门,就又开始呕吐。三天后他那个一天要吃六餐的老胃病就好了。他什么都能吃了,过去冷的、辣的都不能碰,现在什么都能吃了。原来身高一米七六、体重只有五十二、三公斤的他,开始长肉了,脸色也有了血色。连他近八十岁的老妈都说他真的好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后背原来有个二十多年的脂肪瘤,那年夏天无意中发现不见了,连疤痕都没有。

八月份的一天晚上,我俩散步路过那个有帕金森病的领导家,就走了進去。他妻子一看到我俩就笑着说:“你们看他的手,现在都能穿针了!”接着那领导笑嘻嘻的把双手伸给我们看,还说原来系鞋带都要人帮忙。是啊,帕金森患者两手都是不停的颤抖的啊!我受到很大的震撼!要知道这帕金森病是不可能治好的,能维持不发展都不可能。老公看了,修炼的信心倍增。

就这样我们每天在三点半起床, 准时参加四点的晨炼,无论严寒酷暑还是下雨下雪,从不懈怠。要知道冬天那热被窝里多舒服,夏天清晨睡觉才是最香的,可小闹钟一响我们闭着眼就起来了,用冰水把脸一洗去炼功点了。

那年夏天一天晨炼时,站我边上的炼功人告诉我,说我的肩膀上叮了十三个蚊子。可我一动没动。冬天,那凛冽的北风吹在脸和手上真象刀割一样,但我们连除夕和年初一都不停止晨炼。

念正与不正后果不同

我亲身经历的事告诉我,念正与不正后果不同。

一九九七年年底,一天凌晨下楼去参加晨炼,不小心摔倒了,脚一下踏空,脚腕子一下歪下去。我坐在那疼的一个劲的吸冷气,心里唤师父,然后我对自己说:“没事!”因为师父讲过“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这第一念很重要!我慢慢站起来,因为楼下有同修在等着我(那时丈夫因修炼上有漏已离世)。当我告诉同修时她说:“你做的对!”

那天我慢慢的一拐一拐的到炼功点。打坐时只能勉勉强强单盘,回来后我脱下鞋袜一看那脚整个肿的看不到脚踝骨了,而且全都青紫色,到了第二天那脚就象乌鸡爪子一样全紫了。

上班时有同事看到大惊小怪的惊呼!我说,没事的,要不了两天就好了。真的到第三天脚一点不疼了,虽然还是有些肿和发紫,可一点不疼,上下楼双盘都不影响了。

快过年了,那几天下了雪。我家距离菜场很远,大儿子出差去了,小儿子说他们不放假,我就利用中午时间去买菜。我一次只能买一点,要是儿子有空用自行车一次就解决好几天的问题。

那天碰巧遇到小儿子的同事的妻子,她问:天气不好,怎么不叫小儿子帮忙买菜?我才知道他们单位已放假两天了。他一人躲藏在自己独住的房子里和几个朋友在打扑克呢!

除夕他俩在我这吃过晚饭,媳妇带着孙子回去了,俩儿子陪我看新年晚会,我就想洗漱了上床休息。洗漱时和大儿子讲:小儿子不懂事,放假了也不来帮我买菜。我的脚还扭伤了,还得跑那么远去买菜。小儿子说:“什么时候扭伤了?你上楼比我们跑的都快,一迈两个台阶。”

我正好在洗脚,就虚张声势的唤大儿子来看。大儿子一看,我的脚肿得象个馒头,而且还是黑紫的,两手捧着我的脚问我:“疼吗?”我说:“怎么不疼呀!”其实我的脚早就不疼了,上下班和买菜根本没事!大儿子一听,拧着小儿子的耳朵让他来看我的脚。

等他们都走了,我的脚突然真的疼起来了,疼得我把脚从被子里拿進拿出。我只得求师父说:“师父,我错了!”可没用,还是疼。第二天我的脚甚至不能落地了,走路也不好走了,真的一瘸一瘸的,一个多月才好。小儿子对大儿子说:“就是你虚的!你看现在她真的走不了了吧!”唉!他们哪知道是我求来的啊!

一个周五的晚上,突然肚子难受无比,在床上翻身打滚,到了半夜开始呕吐。我以为吐完就会好了,可还是不行。不一会又吐,还泻起来了。我想这下该好了吧,可还是难受,正好早上小儿子回来看到了,打电话给大儿子,大儿子和媳妇来了问我发烧吗?说现在出现二号病了,要发烧就得赶紧上医院。我说没事。他们走后,我发现我真的是在发烧,而且还在不断的拉和吐,就这样又折腾了我一天。到周日晚上才不难受了,睡着了。

整整两天又拉又吐还发烧。之后我发现好多人都是在节假日出现这种现象,象生病一样的,我们叫消业。到星期一早上,我喝点稀饭就赶紧上班去了。

“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千真万确。

实实在在提高心性

那时我在库房上班。有个星期天,一位销售员来到我家请我收货。我感到奇怪,说:怎么星期天来呀?他掏出一个信封说:“一点小意思”让我收下。我恍然明白了,这不是行贿吗?我就说:“我有工资,所有我做过的事都是我应该做的。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能收任何钱和物。如果收了,那我们每天早上那苦不就白吃了吗?”

我给他讲了不失不得的道理,并把书借他回去看。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时他明白这是在陷害法轮功。他说,我做了这么多年的销售,别人都是和我们索要,给了有时还嫌少,而炼法轮功的送给她她都分文不收。他和很多人讲了此事。他是明白真相后发自内心的为法轮功讲话。

那时我转到在大输液仓库上班。

师父还一再教我们事事处处要按“真善忍”做,遇到矛盾向内找,看看自己哪儿没做好。特别是,我们首先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还得不能生气,生气了就没做到忍。以前我可是个出了名的“刺猬”。修炼了,必须改。

大概是为了去我那争强好胜的心吧,那个和我在一起工作的同事老找我麻烦。

一次有人送来麻醉品,我去接手,因我是负责人。我看到原来在那工作的同事不高兴,心想就让她管吧。于是那专人专柜加锁的就让她管了。人家送来时她当时在场,我正在验收,她不声不响的走了。我放在她的办公桌上等她回来,可到下班她都没来。那时才上午十点。没办法,我就得坐那等她,直到下午两点她才回来转交到她手上。

一次外地送来一卡车货,有好几百箱。她对送货的说:你们卸下就走吧,天太热了,我们自己验收了再搬進去。那时是上午近九点。几个男士把货卸下,点了总箱数就走了。可她也走了。

那时太阳已经很烈了,那可是药品,是不能晒不能受热的啊!我没办法只得赶紧把几百箱独自朝三楼的库房搬。那个库房是个刚从和我单位一墙之隔的破产单位买下来的楼房,没有电梯,只有一个吊机,大小如八仙桌那么大。吊机在东头,而楼梯在西头,一次最多只能装十箱。我装好把电插銷插上开动吊机,就得赶紧跑向西头的楼梯,爬上三楼。那厂房又高又大,从这头到那头有近百米,还要爬那么多级台阶。上去后打开吊机,再一箱箱搬進库房,再把吊机插好放下,跑步下楼往吊机装,一而再,再而三的循环反复。眼看那太阳越来越高,我急的都不知道热和累了!到十二点丈夫来找我(我们十一点半下班),我说:快帮我!那时还有近一百箱。俩人干就快多了。他在下面装,我在上面等,不一会看全進仓库了,我这才松了口气。

我把情况告诉丈夫,他当时气的说:怎么不打电话给领导?我笑了,别忘记我们是修大法的哟!

还有,那同事天天见我就骂,骂的全是脏话,还说我和科领导、院领导都有一腿……

我笑了,说,都五十多的人了,长的又不好,那么多好看的年轻女的不找找我?她说的那些粗话我听都没听过,她却说,“不然怎么让妳当领导呀?”

我想,那些药贩子送礼我一律拒收,也许为这恨我吧?有次货下了,点了总箱数,他们走了。我们清点时发现有一箱里面是茶叶和色拉油,我让她全拿走,我说我不要,可她说,“你扔了吧,我不要你的那份。”没办法就拿回家了。后来我折成现金送给敬老院。因工作关系,怕别人认识我,就让我单位的一个小青年送敬老院去,叫他不要说是谁的。他还拿了收条回来。

前些时那位八十多岁的老同修还说我的心态真好,不知道生气。我说好象得了法了,没有值得我生气的事了。

我们的善良和遇事从不怪别人,任劳任怨,使领导和给我们办案的公安都感动了。一次在护士长科主任大会上领导就公开说我们几个炼法轮功的太好了,真想让全院向他们学习。那个给我们单位办案的公安人员后来在我被迫害提审我时说:“看到你们这么好、这么善良,却被关在这铁栏杆里面,我心里好难受……你们没有一个是做坏事的,没有一个是为了自己的。”

我们有个护士,成天乐呵呵的,再忙再累也不发火。有个老干部拉着她问:“我来多少次了,只有你从来都不发火,整天笑呵呵的,你怎么这么好呀?”她说:“你们本来生病已经都不好受了,我怎么能和你们计较?再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叫我们要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那个老干部说:“真的呀,你们这么好,这电视上怎么都把你们说成那样!”他特地去找院长说了这个护士的事。院长在大会上提到了老干部去反映那位护士的情况,大家才都知道有这么好的人。

法轮大法是什么?通过我的叙述,您应该有所了解了吧?是啊,就像那位老干部说的:电视上为何把修炼法轮功的人都说成那样?请您也想一想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