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家受益于法轮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

法轮大法救了我妈妈

二十年前,我四岁,妈妈三十二岁,可妈妈每天的饭量还没我一个孩子一顿吃的多。她整宿整宿失眠,医院一查好多病:胃糜烂、尿路感染、严重食道炎、严重鼻膜炎、偏头痛、腰疼……

那时正是国企下岗大潮之际,打碎了铁饭碗的爸爸在家待业,我家生活万分艰难,没有租房的钱,没有供我上幼儿园的钱,也没有给妈妈看病买药的钱……就这样妈妈的病一直拖着,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即便对年幼的我有着无限的怜爱,对生活有着无限的眷恋,最后妈妈自己也心灰意冷,说:“我活不过今年了,活不过今年了……”

有一天,一个陌生妇女和妈妈搭话:“姑娘,你年纪轻轻怎么老是死呀死呀的挂在嘴边,没钱看病,去炼炼法轮功,能炼好的!”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妈妈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公园的炼功点,学炼了法轮大法五套功法的动作。炼完功回家,妈妈居然破天荒睡了个好觉,精神也好了许多。几天下来,她脸色红润了,吃得下饭了,东痛西痛不知不觉没了,说话有底气了,走路有力气了。

不到三个月,妈妈身体完全恢复了!是法轮大法救了我妈妈!是法轮大法让我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我死气沉沉的家从此有了欢声笑语!

支持妈妈修炼大法 爸爸死里逃生

亲眼见证了妈妈因修炼了法轮大法身体康复的奇迹,爸爸对法轮大法充满了感激。师父说:“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不知不觉,爸爸多年的哮喘不犯了,夏天也不中暑了,他就更支持妈妈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居委会派出所常来家中骚扰。虽然爸爸当时没炼法轮大法,但他了解法轮大法真相,相信法轮大法,他总是义正词严地说:“我们穷困潦倒的时候共产党什么时候管过?现在我老婆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好了,再也没吃一颗药,给省了多少钱?!你们不让我老婆修炼就是想让我们过不好日子,我家不欢迎你们!”

爸爸维护大法,支持妈妈修炼,他也得到了大法师父的护佑。二零零六年夏天,爸爸开着小货车(长七米)运输蔬菜,开在一条很窄的小路上(大概四、五米宽),路的一边是山,另一边是河流,来往车辆都要小心减速才能过去。突然汽车前轮爆胎,爸爸努力打方向盘,最后撞到了山的那侧。等爸爸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坐在马路边上,车子正正地摆在路前方二、三十米的地方,一点也没挡着来往车辆的道儿。后来爸爸回想起来还觉的后怕,他说当时心里就想:今天可能没命了。后来撞上山,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车子驾驶室里出来的,车头都撞扁报废了,爸爸受伤坐在地上,觉的脖子被什么东西护着,不能动。他被送医院检查后,发现颈椎骨断了,要是当时转动脖子,不是一命呜呼就是高位截瘫,连护士都说:这真是奇迹中的奇迹。

妈妈在车上放有法轮大法护身符,爸爸坚信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他,从此爸爸跟随着妈妈一起走上了修炼之路。

法轮大法在我家展现的奇迹很多:一次,一块60×60×1400的角铁从十五米高的地方冲着爸爸的脑袋砸下来,却在快到头顶的时候偏离方向插到墙上;一次,妈妈站在椅子上取东西,椅子坍塌摔在地上,妈妈脚踝粉碎性骨折,但没打石膏、没吃药,不治而愈;外婆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多年的顽疾不翼而飞;等等,不胜枚举。

修炼法轮大法 不找他人麻烦

法轮大法更是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一个好人,一个时时处处为他人考虑的道德高尚的人。

一天早上,爸爸用电动车载着我去学校。我们从小区后门缓慢驶出,没想到在经过小区与马路中间的人行道时,从侧面飞快冲出一辆轿车,一下撞到了我们的电动车车头,我们连人带车一百八十度打转后才停下,电动车的后备箱把轿车的车尾撞出一个大坑,可见当时车速之快。若按照双方的车速计算,我们的应该是正面被轿车撞飞,后果恐怕不堪设想。是大法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们。

我和爸爸被摔在地上,一度大脑空白,等恢复一点意识后,我马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爸爸自己从地上起来。司机也惊呆了,赶紧过来要送我们去医院,我们告诉他: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会有事,也不会给别人找麻烦,就让他走。司机看着撞得严重变形的电动车,说要赔钱给我们,爸爸谢绝了。因为我们都想起了李洪志师父说过:“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他不是无意的吗?”[2]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事事为他人着想,不给他人找麻烦。

回家后,爸爸的肋骨骨折,但他还是照常去上班,一点也不影响,还自己修好了电动车;我的腰扭伤,急性腰扭伤去医院治疗也要一个多月的恢复期,但我在家休息了一周就正常去学校了。

后来那个司机因保险公司理赔需要,还来找我们配合進行现场复原,才知道他也是小区业主。知道事情原委的邻居们都说:法轮功真神奇,炼法轮功的真是好人啊!

面对家产划分 不争不闹

爸爸妈妈当初结婚的时候,爷爷奶奶没有在老家办过喜宴,甚至连一颗喜糖也没分过,加上婚后生活习惯与性格差异较大,爸爸这边的亲戚对妈妈和我的冷漠使妈妈多有怨恨。但法轮大法要求修炼者做到真、善、忍,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真诚、宽容、忍让,与人为善,遇到矛盾找自己的错。妈妈修炼后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也明白了人生在世的意义,便努力用法轮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逐渐放下了对爷爷奶奶、大伯姑姑的不满之心,在家人之间的利益上也能做到不争不抢。

爷爷去世后,奶奶中风半身瘫痪,住在护理医院,乡下的老房子便空置多年无人居住,大伯便和爸爸商量着把老房子卖掉。找到了买方谈好价格准备签约的时候,伯伯突然反悔想要提高出价,唆使爸爸想办法找买方加价。爸爸一听便拒绝了,因为法轮大法要求我们做到“真”,怎么能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呢?大伯一看爸爸态度坚决便无计可施,此事作罢。

房子卖掉之后的房款放在姑姑那里半年多,后来大伯提出要将房款划分。出于私心与贪心,大伯提出了一套不利于我家的划分方案。爸妈同意了,因为爸妈都是修炼人,明白钱财是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东西。一看爸妈这么好说话,一点儿不动心,大伯又找理由重新提了一个更过分的方案,爸妈还是同意,告诉大伯说:“你说怎么分都行,我们都同意。”而且妈妈也非常体谅大伯,对我说:“大伯身体不好,小孙子刚出世不久,比我们需要钱。”就这样任由大伯前前后后折腾了三、四次,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最后大伯的方案是他分走一半,然后从我家的这一半当中扣除九万元供奶奶住护理医院,同时还把当初我们家出资的和大伯没有关系的那部份钱也给均摊了。从头到尾,爸爸妈妈丝毫没与大伯争闹,反而是大姑看不下去,加上个人恩怨和大伯吵得不可开交,大姑气的流泪,大伯气的住院,他们都打电话向爸爸诉苦,爸爸反而耐心的劝解他们。

爸爸妈妈面对利益的态度与做法让我真切体会到修炼人大善大忍的胸怀与风范。要知道妈妈曾经是个争强好胜、得理不饶人无理争三分的人,教育我也是“别人打你一拳,你要踢回去两脚”,如果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面对利益、面对欺负说什么也不可能如此坦然。

“你是怎么把女儿教这么好的?”

法轮大法让我在如今这个充满了急功近利、拜金主义、甚至缺少基本的道德观念的社会中,明白了如何去当一个好学生,去做一个好人。

现行应试教育体制下,身边的同学为了分数、为了“前途”,每天埋头苦读,但我从小到大没有上过补习班,不是不注重分数,只是没象其他同学那样看的很重。师父说过:“作为一个学生你的天职就是把学习搞好,因为你是学生。”[1]我就每天做好学生该做的,上课认真听讲,课后认真完成作业,即使是高考前夕,我也没有什么压力。就这样每次考试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三好学生”、“模范学生”、奖学金、一直没有断过。

当时很多同学都给老师送礼,形成不正之风,但我和我的爸爸妈妈都坚持不走后门,遵照法轮大法里“真”的标准,办真事,做真人;遇到我被同学不小心弄受伤时,也从来都不会不依不饶要求赔偿;碰到商贩多找钱时,我从来不会暗自窃喜,而是一定要送还回去……虽然是些小事情,但都是道德品质良好的体现。

很多老师都说:怎么你小小年纪能有这么好的心态呀?真是不容易啊,我觉的你就像个天使。放学妈妈来接我时,同学的家长总问我妈:“你是怎么把女儿教这么好的?”

开家长会时,老师还请我妈妈上台分享教育经验。其实妈妈只有初中文化,爸爸连拼音都认不全,根本没有什么教育知识,他们只是用自己修炼的言行给我做榜样,并让我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为人处世,使我树立了正确的价值观。

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江氏集团却动用全部国家机器進行残酷迫害。去年我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本科毕业,通过提前批招聘与公办学校签署了就业协议从事教师行业,由于我多才多艺、教师基本技能好,得到校长的肯定与赏识。可仅是因为我和我爸妈信仰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轮大法,想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当地“六一零”人员给校长施压,解除协议不予录用。当时校长非常无奈地对我说:“面试的时候你给我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看好你将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老师,我两次亲自向人事局申请才把你分配到我们学校。现在不能录用你真的感到非常遗憾和痛心,真的是没有办法。”后来我参加了公职考试,以压倒性的优势超过第二名考入,却又被单位以“信仰问题”拒之门外,不予录用。

法轮大法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把我们一家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一次又一次的帮助我们度过纠纷麻烦,可以说法轮大法在我家展现出的奇迹只是千千万万个修炼者中的冰山一角;而我和我家所遭受的打压也只是千千万万个修炼家庭中的一个,还有不计其数的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承受酷刑折磨。我把我和我家的故事说出来希望能让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大法的美好,千万不要相信谎言,被党媒欺骗。

我们全家叩谢法轮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