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都要出去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一岁,在二十年的修炼路上,经过了多少次的魔难,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走过来了。

我在当地是在派出所黑名单上的大法弟子,一到敏感日什么的,警察就要来干扰,凡是到我家的警察,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被派来监视的,他们都是应该被救度的众生,都给他们做了三退。他们都承认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们也是为了吃口饭不得已,让我们理解。凡是到我家送水,修理及各种事宜的人,我也都给他们真相资料,做三退。有一个可贵的送水小伙子,我们没有喝他们的水了,他还专程以送水的名义来要新的真相资料。

一天,我与二个老年同修外出面对面讲真相,刚讲第一个就遇到便衣。我让同修赶快离开,自己被带到派出所。到派出所我跟警察讲真相,我语速快,他们让我讲慢点,提了一些不明白的问题,我都一一给他们解答。还让我炼功给他们看,我说:“是我们师父慈悲,让我来派出所救你们,你们要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要上江魔头的当,不要当他们的替罪羊。”还给四个警察做了“三退”。最后警察说:以后你不要到我们管辖范围讲,去别的地方讲。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我先后五次被绑架到派出所,二次被非法关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劳教,二次被非法开庭。在法庭上我自己为自己辩护,用同修帮我写的辩护词在法庭上高声宣读,有理有据,法庭内十分安静,法官们都静静听着,法庭成了我讲真相的场所。无论被绑架到派出所、看守所还是劳教所,我都听师父的话,慈悲对待所有的众生。既然来了就要在这里证实法,救度这里的众生。

我两个女儿都是个体户,六一零把我两个女儿的营业执照没收了,扬言:“你妈一年内不发资料就把证件还给你,不然就销掉。”两个女儿来找我嚷嚷,说她们没饭吃要我养活她们。我说:是邪党迫害你们,你们只要信师信法,支持你妈讲真相救人,你们一定有福报,叫我一年不发资料那可做不到。我照样做三件事。之后两个女儿的生意越做越好,发了大财,每年收入四十万。

我和老伴长年累月坚持乘公交车到我市东南西北的各种集市讲真相,发资料,掌握各方位的赶集时间,穿插巡回到各处救度有缘人。有一次邪恶干扰我救人,双腿肿的厉害,走路都疼,我不把它放在心上,记住师父的话“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1]再难也坚持出去救人,不长时间一切恢复正常。

我过了两次生死关。有一天突然流鼻血:从下午六点十分到晚上九点三十分,不停的流,止不住,全身皮肤变成白色,很吓人,但我心不动,心中只有一念:请师父为弟子做主,我一定要战胜这假相。后来流血停了,谢谢师父又为弟子承担了。

还有一天,突然天旋地转,站不住,坐不稳,只能躺在床上,三天三夜躺在床上,不敢睁眼睛,苦苦挣扎,但我意识较清:师父说大法弟子没有病,我就坚信师父,同时在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旧势力,我跟你们没关系,你们不配考验我,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大法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就这样我信师信法又闯过了生死关。

我每天参加晨炼,上午在家学法,下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做三退,无论天阴天晴,刮风下雨,我都要出去讲真相救人。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一定在师父巨大承受延续来的时间里用心学好法,多救人,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感谢师父的一路看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