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袭来 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写出此文是想曝光自己那颗被层层包裹的人心,以便同修借鉴。

2015年8月3日,我和丈夫冲破家人的重重阻力,终于走出医院,回到久别的家,也回到了修炼的整体环境中,那心情恍如隔世,在我的一生中,没有什么事比手捧大法书溶入法中更快乐,丈夫和我一起修炼,被抹去记忆的丈夫在学法中奇迹不断的展现,而我却放松了紧绷的弦,也放松了对邪恶的正念清除。

一、为好病而精進

走出医院不等于走出魔难,由于对法理不清晰,在魔难面前不知如何在法上修,导致很难走出人心的桎梏从而魔难不断,我以为只要回家和同修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就能摆脱魔难、清除病业假相,不是有很多常人得了大病,甚至是不治之症,念一句“法轮大法好”、或一学炼法轮功就都好了吗?也有的同修说:“向内找,找到执着就能解体邪恶,病业假相就好了。”

我就带着执着找啊找,执着是找出不少,可是丈夫仍然没有摆脱病业假相,处在魔难中的我焦急、无助,我以为只要不吃药就符合法的标准,师父就会管,强烈的有求之心使我怨同修不在法上帮我,完全忘记了向内找的法理,我被自己的人心干扰的很厉害,也无力改变现状,也只能一味的承受,可是慈悲的师父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断的点悟我。

通过学法我知道带着强烈的有求之心不是修炼,达不到法的标准,“不重德病都不会好的,不是说练了功就什么病都不得了”[1],不提高心性,只想以学法、炼功这种形式达到好病的目地,多么肮脏的人心,我真切的感受到我的状态很危险,也意识到旧势力抓住我人心的漏,以达到彻底毁掉我的目地,但可喜的是我有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指航,有同修与我交流,从而在法中归正自己。

二、与同修交流 强化自己向内找

执着心多、关过不去,心里很苦,整个人被负面思维包裹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跪在师父法像前痛哭流涕,不断的求师父加持,师父看我不悟,就安排同修与我交流。

同修说:“你丈夫出现魔难,也有你要修的,照顾丈夫、生意、修炼,你怎么摆放?”同修的话提醒了我,使我不得不认真审视一下自己,兼顾,我很难做到,只能做出选择,我问自己什么是我此生唯此为大的,我此生为何而来,面对选择,真是剜心透骨。

我从小在苦难中泡大,加上邪党文化的灌输,人间显贵、财源滚滚、功成名就,在我的心里分量很重,在这滚滚红尘中有意把自己培养成女强人,我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对自己多年来苦苦经营的生意引以为傲,要放下,真是万般的不舍,此时我才意识到我求名的心有多强,我是典型的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神不放。

我问自己为什么修炼?想在大法中获得健康的身体、宁静的心灵、人间的幸福,为自己的圆满而修,为满足欲望而在向大法索取,回避痛苦、恐惧魔难,一切向外看,是我致命的弱点。

我接着深挖自己,我有很强的显示心、爱听赞扬的话,唯我独尊,不修口,傲慢,虚荣,做事目地性很强,做生意养成的奸诈、狡猾、辩解、求回报的心、委屈、烦躁、焦虑,遇事首先想自己的得失,以我为主,总想改变别人等等。

我不敢再找下去了,我有太多的人心,人都说人生象一场戏,可我却入戏太深,“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2],我坚定的选择放弃人世间的一切执着,和丈夫静心学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我突然清醒,我的根本问题是不信师不信法,不向内找,就是人,做多少证实法的事都是人做人事,我真的没有做到实修。我流着泪对师父说:“昨天的我被观念、业力、情所包裹,以后的我,一定会拨去尘土,脱胎换骨。”

三、去掉同修情 归正自己

我在医院陪护丈夫153天,身心疲惫,学法炼功少。我就凭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并与同修多次交流,才得以走出魔难。而我则和同修阿姨产生了同修情和滋生了很强的依赖心,以至于和同修形成间隔,从而影响证实法。

同修阿姨几年来在修炼上严格要求自己,帮助我们,特别在医院的日子里,没有她和同修的帮助,我很难走出那阴暗的日子。每次遇到矛盾和魔难来时,我都先找她交流,听听她是怎么说的,不是查找自己不足,用法衡量怎么做,去学法对照法,自己证悟法理。

师父看我这样学人不学法,跟人走的状态,就安排许多同修和我交流。我却和同修形成了间隔,我的怨恨心也很大,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我向内找,真是让我震惊,因为同修情、依赖心已在我心中扎下了根,这时我想起了那些同修的交流,我虽然当时因有执着不接受,但是我现在要发自内心的感谢同修的关心和提醒,我要连根铲除这些肮脏的人心,我求师父加持,弟子知道错了,唯有大法帮我洗刷心中的污垢。

再接下来向内找,我还有很强的妒嫉心:“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3]我一直都认为同修对我不公,这是妒嫉心恶魔把我引到了危险的边缘,它让我不能溶入整体,强烈的间隔着我和同修,从而影响证实法,救度众生。矛盾出现不去找自己,怨恨指责,不符合自己观念还气的不行。争斗心,做事心就因为我“老是觉的自己应该恰如其份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1],导致关过不去,魔难重重,自己以为被整体排斥在外。不找自己,还怨同修不理解我,不帮我突破心性关。

此刻写到这,不是用汗颜能解释我的心情,我向师父深深忏悔,我错了,这么多年我没修自己,遇到问题就是人的观念。我悲叹我已被同修远远的抛在后面。我悔恨自己学法不得法,不入心,走形式。我惭愧证实法中,心不纯净,给整体造成间隔,我懊丧我错过了我与同修共同精進共同提高的时机。

四、转变理念 实修自己

公公同修在7.20邪恶迫害意外去世,给家族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婆婆在儿女们所谓孝心照顾下,逐渐脱离大法,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我努力用师父的法唤醒她,鼓励她的修炼意志,在师父呵护下,她终于参加了集体学法环境。对丈夫的女儿,我尽量关心帮助她,站在她的角度考虑问题,并把一套住宅和车库过户给她,她意外而高兴,大姑姐对我的行为除了震惊之余,更多的是钦佩。她和我的同学说:“我弟妹真好,这才是一家人,修炼人就是不一样。”

只要我去婆家,我就忙里忙外的干活,她们看在眼里,对我也亲切了。我也从不抱怨我怎么辛苦,累啊!我总是乐呵呵,无怨无悔,伺候丈夫干干净净,耐心细致而周到,修炼不是修常人,是修自己。我由衷感谢她们让我在修炼的路上更上一个台阶。

丈夫也时时帮我修炼,他爱干净,常常指责我这家太脏太乱,嘲笑我做一顿饭能吃三顿,还向远在日本的女儿告状,还不断的说你有这执著,还有那颗心没去……只要他一说话,我就心烦意乱,我就想我容易吗?我就象一个陀螺从早转到晚,不停的转,又象一个蜗牛背着沉重的家。可是修炼啊!常人的理是反理,学法炼功是修炼,日常生活琐事,难道不是在修自己吗?学法是洗涤心灵,在生活中实修自己这颗心。我为什么苦来苦去,我就相信师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坚信自己能超过魔难,摆正心态,转变观念。

我做什么都是乐呵呵的,把每一天都视同修炼,心变了,做菜也能做出色香味俱全。心性提高了,丈夫也在变。他能上下楼梯去户外活动,能出去发简单的资料,也时时讲讲真相,字正腔圆通读《转法轮》,在集体学法中交流,也会向内找。肢体也有感觉了,生活完全自理,这就在创造医学奇迹。这一切展现在我亲朋好友面前,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

心变了,一切都在变。是丈夫帮我去掉人心,是大法帮我褪去这层人壳,得以在法中修,在这场痛苦的磨砺中,修去安逸环境下体悟不到,更无法触及的人心和观念。在修炼的路上得以飞跃。

结语

旧势力不但对丈夫身体下黑手,而对我从精神到肉体也下了死手,企图拖垮我们的修炼意志,从而达到毁掉我们的夫妻修炼的目地。而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人心凡重的弟子,在魔难痛苦中,给我展现法理,在迷途中指给我回归的路。

“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4]我的心豁然开朗,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和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梅 元曲〉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