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汕头市二任中共市委副书记遭恶报(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中共广东省汕头市委原副书记、纪委书记邓大荣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此时,邓大荣已退休快五年。此前,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中共汕头市委原副书记、市委政法委书记赖益成因勒死情妇已被判十三年入狱,并被取消退休待遇。

邓大荣、赖益成两任汕头市委书记落马,是手上沾有迫害法轮功的血债而遭的恶报。据明慧网报道,以时任汕头市委政法委书记的赖益成为首,策划了对汕头市澄海区法轮功学员王培明非法抄家、抓捕、勒索钱财、劫持到洗脑班折磨迫害,直接导致王培明被迫害致死。

赖益成,男,一九四五年九月生,一九九八年八月至二零零三年五月,任汕头市委副书记、市委政法委书记,二零零三年五月后,调任其他职位,至二零零七年退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赖益成因勒死情妇被判十三年入狱、取消退休待遇。

邓大荣,男,一九五二年九月生,六十四岁,广东信宜人,一九九九年五月任中共潮州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二零零二年三月调任中共汕头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二零零六年十月后,专任汕头市委副书记,至二零一二年退休;二零一七年七月被查。

此外,当年接替邓大荣任汕头纪委书记的邢太安(五十三岁,历任中共湛江市霞山区委副书记、坡头区委副书记、区长、廉江市委副书记、市长等),则早在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落马,目前已被双开,被收缴违纪所得并移交司法处理。当年接替邓大荣的潮州原中共市委副书记的汤锡坤已遭恶报落马,二零一五年已被双开,并被移交司法处理。

在汕头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中,中共市委政法委及其下设“610”办公室是直接参与迫害的部门,下令协同公安、检察院、法院、看守所、基层街道、派出所直接参与迫害,市委政法委则是在市委书记、副书记领导下执行工作,邓大荣在任位高权重,时常与潮州、揭阳、汕尾等潮汕政法委联合开会借鉴所谓的经验,其在任期间,正是潮汕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高峰期,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至今,发生在汕头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事件就有近一百宗,其中,二零零二年发生十九宗,二零零三年十二宗,二零零四年二十宗,二零零五年六宗,二零零六年九宗,二零零七年六宗,二零一一年八宗,二零一二年一宗。

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汕头市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21人,被非法劳教的至少有25人,而被非法抄家、监视跟踪、电话监听、非法绑架进看守所、拘留所的更是无法统计,迫害导致汕头很多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工作、家庭、学业,有的甚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家庭和亲人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承受生离死别的痛苦。

炮制对澄海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迫害

二零零一年,以赖益成为首的中共人员,炮制了对澄海法轮功学员的一场大规模严重迫害。其中,时东里、溪南、莲下、莲上、莲华、湾头、上华、坝头、新溪、外砂等各地至少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陆续绑架,并于随后不同的时间被分别非法投入白沙拘留所、白沙看守所,再分别被非法劫持去澄海莱芜洗脑班、汕头市洗脑班,甚至被劫持去三水劳教所、被判重刑。据不完全统计,其中至少9人被非法判刑、10人以上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由此事件而直接或间接被迫害致死的至少6人,多人由此事而被迫流离失所。他们分别遭受了不同程度、不同形式、不同时长的迫害,所受的迫害包括:被致残性的毒打、被侮辱、被辱骂、被群殴、被强迫做奴工、被施以酷刑、被非法抄家、被勒索敲诈、被非法劫夺财物、被非法提审、被刑讯逼供、被非法拘禁、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被强迫洗脑、被强迫写保证、被恐吓威逼等。更多迫害详情详见明慧文章报道:《广东汕头市国保恶警99-04年间的暴行》。

严重案例一:遭绑架仅十天 汕头法轮功学员陈多被活活打死

陈多,男,汕头市金平区善良法轮功学员,时年54岁,仅仅因为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遭非法抄家、绑架,被非法劫持到汕头市看守所后,仅十天的时间,便被活活打死。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五日,汕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东明伙同金砂派出所蔡永亮等人对陈多进行非法抄家,并强行绑架了陈多,五月二十六日,将陈多劫持到汕头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所长李惜强下令并亲自动手,伙同多名狱警对陈多往死里毒打。陈多绝食抗议,被酷刑折磨至三次休克,后被送往汕头市鮀浦医院抢救。六月五日,警察见陈多危在旦夕,怕担责任,就叫陈多的家人把他接回家。回家后,陈多已伤势过重,4天后,带着满身的伤痛永远闭上了双眼,年仅54岁。

得知陈多去世了,汕头警察非常紧张,他们知道看守所对陈多的死负有直接责任,想出了“毁尸灭迹”的办法,在家属仍处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时,再次窜到陈多家里,以“检查死因”为名,把陈多的尸体抢去火化,不交由家属处理。

陈多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在明慧网曝光后,汕头警方非常恐慌,对陈多的妻子进行威胁恐吓,威逼陈多的妻子封口,说:“你丈夫人已被我们打死了,就因他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好不容易才完成一个指标(江泽民邪恶集团下令打死法轮功学员的指标),你还敢四处乱说?!找死?”汕头警察不仅打死了人,还毁尸灭迹,威胁家属缄口。而迫害好人、活活打死陈多的所长李惜强,不但没有受到追查,反而在二零零八年下半年受到“重用”,升任为汕头市国保支队副队长,而公安局“国保”正是公安系统内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部门……

严重案例二:遭“吊飞机”、打毒针、电击 汕头市年轻小伙被迫害致死

王树彬,男,时年28岁,汕头市外砂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仅仅因为上北京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事实真相,在途中遭非法绑架回外砂派出所。在外砂派出所遭连夜提审,王树彬认为自己没有错,招来十几个警察围着打,往他身上踩,他的胸部、喉咙被踩得内外肿胀,鲜血满地,一名警察还用牙签往王树彬的脖子上扎……毒打的伤口,两年多后都还没有愈合。随后,被非法拘留于澄海白沙拘留所、澄海区看守所。在澄海区看守所,被罚站马步,强迫做奴工劳役。

二零零一年十月,被强行送往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刑满后又被非法延期四个多月。

在劳教所里,警察将王树彬吊“飞机”(也叫“吊背铐”,双手被反铐吊在高处,脚尖立地或一脚落地),中午铐在烈日下暴晒,雨天淋雨。夜里三次关进禁闭室,四支电棍一齐电,警察扬言“把你搞得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几个月的酷刑高压折磨下,王的精神几度崩溃。为强迫王树彬放弃教人向善的“真善忍”信仰,三水警察还几次把他绑架到佛山某医院,注射摧毁中枢神经不明药物。夜里没棉被盖(家属送的衣服、棉被拦截)……备受酷刑折磨后,王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体重减至70多斤。在三分所三大队王被毒打得吐血,口不能言。三水警察在对王树彬丧心病狂的酷刑折磨的同时,还以王的人身安全威胁家属,勒索了很多钱。

因怕出人命担当责任,警察将王树彬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让家属接回家,回家仍然不放过王树彬,指派当地610等时时监视、跟踪。王树彬身心被折磨到了极点,在2003年10月5日含冤离世,年仅28岁。

严重案例三:王培明:饱受折磨含冤离世

王培明,男,五十多岁,原澄海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汕头市副站长。1999年7月20日之后,被外砂镇“610”执行所谓的“双规”,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蔡汉深一同被非法绑架关押在一个秘密地方长达两个星期,并且禁止亲人探望。在此期间,他受尽恐吓和凌辱,被高压洗脑,强迫写保证书,心灵遭受极度摧残。

二零零零年六月,澄海市公安局及“610”开始大搜捕行动,对王培明随意罗织无中生有的罪名,外砂派出所的恶警将他绑架到澄海市公安大楼非法关押了三日三夜,后又将他转移到澄海白沙看守所。他的住宅、商铺被非法查封,轿车被外砂派出所非法查封及占用。在看守所期间,他受尽了威逼与恐吓,甚至被有关恶人勒索财产。汕头市公安局李东明在与他的谈话中多次以死威胁,企图逼迫他放弃信仰与良知。

汕头市公安局、澄海市公安局及“610”联合企图对他定罪判刑,在根本缺少指控证据的情况下,置司法公正与法律程序于不顾,公然非法将王培明非法关押在澄海白沙看守所长达二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王培明的精神与肉体饱受折磨,有关恶人甚至直截了当的对他叫嚣:“就是一定要搞死你。”

在离开澄海白沙看守所后,外砂派出所及“610”公然又将他非法绑架关押到外砂一个秘密地方二个月,用尽手段强迫他放弃信仰,违心的写下“转化书”。人身虽然获得自由,但人的心灵却被惨无人道的摧毁,这是比失去人身自由更可怕的。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精神压力煎熬之后,王培明于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九日,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此外,王培明的父亲王惠敬也被劫持到汕头市洗脑班遭受迫害后含冤离世,儿子王洽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广东省梅州监狱遭受迫害,详见明慧报道《祖孙三代受迫害 恶警叫嚣还要迫害第四代》

严重案例四:谢楚华:在身心摧残下含冤而逝

谢楚华,男,五十多岁,家住汕头市外砂镇。汕头市“610”办公室副主任肖光雄、国保警察陈志伟、李东明、林为民伙同外砂镇派出所,长期布控对谢楚华进行盯梢骚扰。二零零四年六月九日,谢楚华被绑架并被抄家,随后关押在鮀浦看守所,遭到李东明为首的警察的刑讯逼供,被长时间悬空吊起。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在无任何法律程序下,谢楚华被诬判三年,非法劫持到梅州监狱遭受迫害。在梅州监狱,谢楚华受尽非人折磨,身体不明原因排血,骨瘦如柴,精神上也备受凌辱和煎熬,奄奄一息才被送回家中。在长时间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谢楚华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含冤离开人世。一个健康、乐观的生命就是因为坚持“真、善、忍”,就这样被残酷折磨得撒手离世,一个完整美好的家庭也因此残缺,破碎……

善恶终有报

很多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后脱离病魔,重获健康,却被中共酷刑致伤、致残、致疯、致死。多少老人失去了儿女,多少孩子失去了父母。无数的悲剧,源于迫害,始于酷刑。

地级市官员及基层人员常以所谓“执行上级命令”为幌子,在迫害法轮功时是步步升级,冲在最前锋,妄想通过迫害,干出所谓的升官“政绩”,却不曾想这个所谓“政绩”是沾满迫害法轮功学员血债的一条葬送自己未来的死路,神目如电,终将逃不过恶报的追查。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迫害“真善忍”信仰就是在颠倒黑白善恶,就是在制造冤假错案,就是最大的犯罪,天理不容。

现如今,邓大荣、赖益成两任汕头市委书记的落马,就是对现任所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政法委、“610”人员、公、检、法、司人员、基层执行命令的人员敲响警钟:不要把公务员“终身责任制”不当回事,只要在任期间,位高权重,发生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件,甚至直接参与迫害,对迫害负有不可推卸责任或直接责任的,无论时日长短,都将追查到底,退休了也不例外,如邓大荣案,即使不是被查而落马,也会通过其他恶报形式彰显,如赖益成案。

'邓大荣'
邓大荣
'赖益成'
赖益成

实际上,明慧网报道汕头地区基层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已有很多例,善恶有报的天理已警示基层人员:谁作恶谁偿还:如:

◆ 郑锦群,男,曾任龙湖区外砂镇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零年遭恶报,患脑瘤(后调离)。

◆ 张清泉,男,原汕头市澄海区公安分局副局长,任职期间,积极参与多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是澄海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曾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参与了对澄海区隆都镇、莲上镇和莲下镇9位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和迫害,其中1位被非法判刑三年并送到梅州监狱残酷折磨,3位被非法判刑1年6个月,5位被绑架到洗脑班折磨和强制洗脑。二零零七年,张清泉因晚期肝硬化,遭报死亡,死前全身腐烂,为保命还被锯掉一条腿。

◆ 林利成,男,原澄海区公安分局刑侦科副科长,在职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因此升任澄海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然而好景不长,很快即遭报,于二零零五年左右患肝萎缩而死,时年仅41岁。

◆ 王利群,男,澄海白沙看守所警察,外砂镇南社乡人。在看守所里,恶毒辱骂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一周内即遭恶报,被车撞死。
◆ 谢春发,男,澄海区“六一零”警察,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死亡。
◆ 王木浩,男,龙湖区外砂镇李厝村书记,在职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导致1位法轮功学员被残害去世。王木浩遭报生癌于二零零四年死。乡里明白真相的人都说是恶人遭恶报。

◆ 王庆明,男,龙湖区外砂镇南社乡书记,积极迫害法轮功、仇视法轮功学员。其于二零零八年查出患癌症,实施化疗后,于二零一零年五月遭报而死。

以上更多恶报案例详见明慧报道:《广东潮汕迫害法轮功者遭报应实例》、《汕头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报实例》。

在如今江泽民邪恶集团大势已去,参与迫害的很多高官在当局反腐中陆续落马的情况下,还有基层官员受谎言蒙蔽,在继续执行着错误的命令。以下借用习当局对目前全国“政法委”的警言:“实际上那些错误执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账是记在那儿的。一旦他出事了,这个账全给你拉出来了。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这都得应验的。不要干这种事情。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目前,汕头市四位法轮功学员郑明辉、彭佩珊、祁秀梅、徐俊彪正遭受非法庭审,在此劝告目前正直接管辖此案件的现任汕头市委政法委书记孙光辉,以及参与此案的汕头“610”人员、相关的公、检、法、司人员了解真相,明辨是非善恶,看清形势走向,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不要再执行错误的命令,重蹈前头落马官员的覆辙,立即无罪释放以上四位法轮功学员,为你们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