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路陡 巧遇引路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寒风未去 雨飘零 迫害中救人急”[1]

二零一五年,北方的冬天出奇的冷,寒风扎骨,滴水成冰。快过年了,下了场小雪,为了救人,我们没有停步,继续到农村,一家一户挨着讲真相

一、山高路陡 小童引路

那是三九最冷的一天,我们一车八个人,到了一个离县城很远的乡村,把年岁大的同修留在了比较平坦的村子里,我和一个年轻的同修到了这个乡镇最边缘的一个小村庄,听说从这个村翻过岭那边就是张果老的故乡。

路越走越陡,越走越窄,积雪已结冰,一不小心就滑到沟底。司机同修的开车技术很好,一个劲鼓励我们,我们是神车,不要害怕,师父看护着我们。终于到了那个村,下车一看,几十户人家阶梯状分住在山上。怎么上去呢?正在发愁张望,忽然看见对面小路边有两个小孩,我们赶紧上去打招呼,并和小孩讲了真相,两人都退了少先队。我们向小孩问路,两个小孩说:“这路很难走,我们领着你们上去吧!”到了村里,两个小孩领着我们一家一家去找人,并告诉我们哪一家有狗,哪一家有老人出不来,在小孩的引领下,我们一户不落的把全村都覆盖了,共十九人退出了曾经加入过的中共组织。讲完后,两个小孩又把我们送出了村,同修感慨的和我说:“这是师父给我们安排了两个引路的,师父真是太慈悲了。”

出了村,见到司机,看到司机同修的脸冻的红扑扑的,很高兴的说:“翻过岭还有一个村,有好几十户人家,我去看过了,天还不晚,咱们去吧,要不还得再来。”

我们没多想,立即上车,这岭很高,岭上的积雪很深,车一个劲的打滑,翻过岭,在半山腰是一条老百姓走三轮车的路,路面坑坑洼洼,宽度刚刚能放下我们的车。我很害怕,心提到嗓子眼儿了。大概开了有二三十里路,到了司机说的这个村。下了车,过了一个小土桥,刚要看看走哪条路,村口又有三个小孩玩雪,我们赶紧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退了队,并且带着我们進了村。去了好几家没人,三个小孩告诉我们,这村后边有一个地方,人全在那儿呢。

我们顺着孩童指的方向走去,看见有一大排房,房前坐着一溜人,还有站着的,打扑克的,我们上前和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人问我们是哪里的,我们说是某县的。他们吼了起来:“你们这么大胆,到我们这里宣传这个!”我们才知道已经出了县,不管怎么样吧,来了,就给他们讲真相,我们告诉他们:法轮大法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无数人受益;江泽民、周永康迫害法轮功都遭了报应,而且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天安门自焚是假案等等真相。有的人不听,有的离我们而去,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听了一会,说:“拿一本书看看。”他这一要,别人也都要了。有的人还一样要一本,我们尽量满足他们。这里太偏僻了山高路陡,消息太闭塞,学员很难来讲真相,这些人很难见到真相。

我们又在这个村挨家挨户走了一遍,凡是在家的,我们都给他们留下了真相小册子,台历,并给一些人做了三退。

慈悲的师父啊!为了救人,其实什么都给我们铺垫好了,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

二、寒风中伫立的红衣大姐

为了达到师父讲的:“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2],二零一七年的大年初二(过年的时候,外地的人都回来了,还有学生也放假在家),我们去了本地一个更偏僻、更边缘的村落。

这个地方,我们早就想去,可打听到那里不通车,下了车还得步行五里多路才能到达,而且那里的人,不接受真相。我心里放不下这个地方,不接受是因为他们看不到真相,他们都被邪党的谎言蒙骗,我们不能落下他们。

大年初二,我们吃过早饭,连同司机同修共六个人,开车去这个地方。这地方离县城更远。很窄的山路,胳膊肘弯一个接一个,终于到了这个山沟里边的最后一个村。村边有一个小广场,场里停了十来辆车,下了车,我们问了村里一个人,他说:“你们说的这个村,在山上边,得步行五里多地。”于是,我们在这里留下了两位同修,连同下边的一个村一块去讲,我和另两名同修开始上山。

哪有路啊,我们顺着电线杆,沿着石缝和杂草找寻着上山的路,而且山上下来的水都结了冰,铺满了路面,得在冰上走,一不小心就摔倒了,会顺着冰滑下来,我们互相搀扶着,抓着冰边的大石头一步一步向上挪,好不容易走出冰面,往上一看,是一个大悬崖,那真是巨石吊悬,无数的大冰珠子吊在悬崖岸上,在阳光照射下格外耀眼,犹如一幅美丽的图画,可是我们哪有心情欣赏这美景,在悬崖边找寻着上山的路。

当我们爬到悬崖的上边,听到了山羊的叫声,同修欢喜了,一边喘息一边说:“这哪是五里路,十里也多,这个地方还住着人,他们怎么生活呀!”

我们几乎到了山尖,这时我们才感到风那么大,那么冷,可是我们都出汗了。

到了村里,正想着从哪边开始讲,看见前面有位抱柴禾的大姐,大姐也看见了我们,放下柴禾过来,问我们是怎么上来的,这大过年的来干什么呀,同修说:我们给你们送福来了!善良的大姐马上领着我们往她家里走!山沟里的人真是热情。

大姐把我们领到了她家,她的孙子孙女,儿媳妇都在,还有两个串门的,我们给她和她的孩子们都讲了真相,孩子们都做了三退,留下了真相材料。一个串门的说,到我家去吧,我们从大姐家出来到了她家,给她和她的家人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他们说,我们就没听说过这事,什么也没入过,看看小书吧。我们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受到神佛的护佑,他们连声说谢谢。

从这家出来,另一个串门的在门前等着说:“还没到我家呢”我们又往这家走,这时我发现,大姐一直跟着我们,走了几家,这边已经没人了,大姐说:“我领着你们,那边还有几家。”

我们跟着大姐,到了山对面的一家,大姐在门外喊:快出来给你们送福来了!一下子出来七、八个人,原来过年人们都在这里玩,有学生,有在外边上班的,其中一个中年男人说:“我是党员,我不要这个”。他这样一说,几个年轻的也不要真相了,大姐很着急的说:“他们这么受罪的来了,收下吧。”我便马上给这个人讲真相,顺着他的执着,解答了他的问题,他很高兴,退了党,接了真相,同修也在讲,后来这几人都接了真相资料,四个人同意三退,其他人说什么也没入过。

大姐又领着我们把这边几家讲完,天也不早了,我们要走了,大姐让我们住下,我们非常感动,握着大姐的手说:大姐,我们有时间再来看你,大姐的眼睛湿润了。

我们顺着路向下走,大姐一直送我们,看不见了,大姐又向前边山坡走了几步,风越来越大,把路边的小树刮的东倒西歪,旋风卷着沙土打在我们身上,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回头一看,那寒风中伫立的穿着红毛衣的大姐,还在向我们招手。真是:莫道人情薄如纸、世上还是好人多。

此刻,我想起了师父的教导:“无论你是谁 无论你在哪个角落 创世主都在把你呼唤”[3]

慈悲的师父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让我们把大法的福音送到了这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善良的大姐得救了,这个小村的人得救了。

下了山,找到了我们的车,下边的同修早坐好了,她们也很高兴:说今天做的不错,外面打工的上学的都回来了,还有在北京上班的,都给他们讲了真相,劝退了二十多人。

我们唱着大法弟子的歌,一路欢快的回家了。

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可是那寒风中伫立的向我们招手的红衣大姐的身影,时常在我眼前浮现,让我难以忘怀!

三、就他家的蘑菇没赔钱

有一天,司机同修高兴的说:今天别到其他地方了,就到我们村去讲吧。人们不愿拆迁,都在骂共产邪党呢。于是司机拉上我们十来名同修,去了他们村,同修们分好了地方,我和一名同修到司机村的蘑菇大棚里去讲,我们一个棚一个棚的挨着讲,只要提起中共拆迁,人们就义愤填膺,都骂共产邪党瞎折腾。

当我们走進一个大棚,里面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我上前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她说:我什么都知道,我们村有个炼法轮功的,叫某某(指司机同修),他每天往出跑,技术员到他家棚里,他都不在,人们告诉技术员,说这个人天天出去救人,谁都见不到他,可是这一年下来,你猜怎么着,就他家的蘑菇没赔钱,还赚了钱。我很惊讶的啊了一声,她接着说:我们每天忙得不行,雇人间苗,好蘑菇长得不多,都是草苗,可是他家的蘑菇,尽长好的,不长草苗,不用间苗,我们的蘑菇卖一元多钱一斤,他家卖四元多钱一斤,你说这事怪不怪?我说:不怪,这是他修炼法轮大法得的福报。

紧接着我给她讲,法轮大法叫人修行向善做好人,迫害法轮功的贪官都遭了报应,这时又过来几个人,都听明白了真相,抢着要真相期刊和护身符,做三退,我告诉他们心中牢记真善忍,常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得福报保平安,他们都高兴的说记住了。

从大棚里出来,我不由得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回想司机同修的辛苦和付出,他是在身体力行的证实着大法。

有一次坐在车上,我问司机同修:“我们一年跑了有多少天?”司机同修说:“我们一共跑了一年零三个月,除非特殊情况减去三个月,最少也有三百多天。”在这三百多天里,司机同修每天开车拉着同修们,翻山越岭,串沟过河,跑遍了我县的大小村落,而且还将邻县(五个县)的边缘村庄,也都一户不落的讲了真相!

在这三百多天里,司机同修没吃过一顿早饭,他都是每天凌晨二点多起来采蘑菇,下午六点多到收购站去卖,哪有时间管理自己的蘑菇棚,可是他赚了钱,这不是奇迹吗!

四、我师父说了算

有一次我们到了一个村庄,因为村口很小,我们以为不多几户人家,结果去了一问,说有一百多家,分住在河两岸,其中一位同修说这村的大队书记是她的同学。我就和这位同修说:咱们去给这位大队书记讲。同修说,这个人很邪,不好讲。

我们五名同修分了两边去讲,我和这位同修,一边讲,一边打听书记的家,到了书记家里,他不在,他的母亲在,我们给他母亲讲了真相,书记的母亲告诉我们,他儿子在村边玩,我们准备往外走,忽然听见外边乱糟糟的。一出大门,就看见一个人拽着同修,在给公安局打电话,我还在往前走,一位同修说:已经给公安局打了电话,咱们这么多东西,赶快找地方发正念。于是我们赶快绕到村后面的小山上,离同修不远的地方发正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队书记一个劲的打电话:你们来不来啊?!快点来,抓住了法轮功(学员)。被拽着的同修,没有怕心,还在一个劲的给他讲真相,好长时间过去了,警察也没来,乡干部也没来,说是堵车了,大队书记气得不高兴了,围着一村子的人,也傻眼了。其中一个妇女过来对同修说:你给他说几句好话,(指大队书记)让他放了你算了。同修一字一顿的说:谁说了也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又过了一会,车还不来,这大队书记,生气的说:你们走吧。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大队书记真是脸面尽失。

回家后,我们向内找,是因为我们没做好,很多世人还被邪党的欺世谎言蒙骗着,我们一定要按着师父教导,“救人要争分夺秒”,在这正法接近尾声的时刻,奋力精進,向内找,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正念正行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何时醒〉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创世主在把你呼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