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遭冤狱迫害致脑梗 大庆刘志高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庆市残疾人刘志高先生修炼法轮大法后,得到很大的康复,几乎跟正常人一样。在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遭不法警察抓捕,于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大庆监狱惨遭迫害致脑梗,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被“保外”回家,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晚上十点二十分含冤离世,时年五十八周岁。

修炼前的刘志高
修炼前的刘志高
修炼后的刘志高
修炼后的刘志高
被捕前的刘志高
被捕前的刘志高

刘志高生前是黑龙江省大庆市石油管理局供水公司职工,买断工龄后被聘回原单位上班。由于他自幼患小儿麻痹导致右下肢细短功能障碍,不灵活的腿走路时画圈,身体有点倾斜,被确诊为残疾,做过颈椎手术,身体消瘦。他还有抽烟、喝酒的习惯。一九九六年刘志高修炼了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后,不久他的身心得到良好的改善,走路腿不画圈了,几乎跟正常人一样,身体健壮了,面容焕然一新,红光满面,整天乐呵呵的,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他戒掉了抽烟、喝酒的习好,变成心地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单位同事和亲朋好友都对他称赞有加,说他象换了个人儿似的。

不但口碑好,刘志高还是一位孝子,他母亲瘫痪在床七、八年,他天天骑自行车去看望,来回路程需要骑四十多分钟,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他都不间断尽儿子之孝,他精心的给母亲喂饭、洗脚等伺奉在身边。

二零零七年的春天,刘志高骑着自行车出去讲法轮功真相,当他正常骑车走时,被突来的出租车把他撞倒在车底下,他整个身体不能动,自行车被撞变形甩在一边。肇事司机要送他上医院,他善意拒绝,并说自己炼法轮功做好人,不会有事,并让其走。该司机只好把他送到单位,刘志高的单位领导也对肇事司机说:“他炼法轮功不会讹你的。”司机要给刘志高二百元钱,又被他拒绝。刘志高被同事背回家后,通过安心学法炼功,一个多星期身体就恢复好了,能正常上班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前头目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无视法律,疯狂的在全国发动史无前例的血腥迫害法轮功,对修炼真善忍的上亿民众进行不同程度的肉体迫害与精神摧残,连残疾人都无一幸免。

一九九九年十月左右,刘志高为法轮功鸣冤进京上访,在天安门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遭到天安门警察抓捕,被大庆市萨尔图区铁人派出所劫回大庆,非法拘留十五天放人。二零零零年,由于上级非法施压,单位非法办七天洗脑班,强迫刘志高放弃修炼法轮功,他没有配合不法人员犯罪,坚定的维护自己信仰自由的权利。

二零零七年春,大庆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公安局指使全市各辖区、片分局警察肆意抓捕法轮功学员。国保大队以刘志高“涉嫌运送一千本《九评共产党》”的所谓证据,跟踪、监视他一段时间,并实施抓捕。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市局国保大队参与并指使萨区铁人分局铁人二村小区警务室片警车通、王涛等十多个警察,闯到刘志高的单位(铁人二村老年活动室),此时刘志高正在上班,面对这位善良的残疾人,不法警察不容分说,把黑袋子套在刘志高头上,凶恶的把他按倒在地上,把双臂拧到背后,两手戴上手铐,连打带拽的把他强行拖上警车,(当时在场目睹警察行恶的人同情刘志高说:“不就炼法轮功吗?干啥下手那么狠。”)并非法抄家,抢走个人财产和他上班用的修理工具磁铁、铁砣等物品。

刘志高的妻子也被抓捕到市局关押到凌晨两点多钟才放回(同年十一月份不法警察再次抄家,又抓捕刘志高妻子,进行威逼、恐吓,致使她精神崩溃,脸色发青,语言异常,在亲友的强烈抗议下被放回)。

刘志高被劫持到一地,不法警察把他锁在铁椅子上几昼夜,不让睡觉,用各种酷刑折磨,期间多次灌芥末油,导致刘志高呼吸道、食道和胃严重损伤,无力进食。然后把他送进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他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

半个多月后,身体健壮的刘志高,被折磨的身体瘦弱,体重由一百五六十斤降到百十来斤,有气无力,被打点滴所谓“抢救”(药物迫害)数日。公安局不但不放人,还叫嚣:不转化就火化。有人捎信说:刘志高被迫害的不行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快去要人。

刘志高的单位领导得知情况后,去大庆市公安局要人,要求给刘志高办“取保候审”。大庆公安局不但不放人,还威胁、恐吓、欲抓捕该领导。后来公安局以勒索单位一吨汽油做交换条件,该领导才免遭殃。

期间大庆市萨尔图区检察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非法批捕了刘志高。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下午一点,大庆市萨尔图区法院对刘志高非法开庭。此时刘志高已被关押三个多月,被折磨瘦得不象样,有气无力,站立不稳,被两个法警搀进法庭,因酷刑灌芥末油后导致他说话声音沙哑,与之前判若两人,亲人都难以辨认。

萨区法院的韩军、郭佰哲,萨区检察院的刘月莹、张大军拿着罗织罪名的记录,逼迫刘志高承认自己有罪,而刘志高竭尽全力揭露市局国保大队与铁人分局警察对他刑讯逼供、酷刑折磨的事实,不法法官制止不让刘志高说话,剥夺刘志高所有的公民权以及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退庭时,刘志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十来个法警林立而围,有两三个推搡刘志高,把他一个趔趄一个趔趄的推出法庭。后来萨区法院非法判刘志高五年刑期。

刘志高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迫害几个月后,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又被转到大庆监狱二大队,遭受多次毒打与人格侮辱。

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中午开饭时间,当时的大庆监狱政治处主任李维龙和李伟楠,满口污言秽语,挨个打法轮功学员耳光,刘志高等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将刘志高按倒在地,扒衣服殴打。

二零零九年五月八日下午两点钟,当时的副狱长王家仁和狱侦科长付学林带领防暴队警察多人,把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三大队、六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衣服上强行打印上“犯”字,法轮功学员不配合狱警的恶行,就大打出手。刘志高上前制止,因他也不穿囚服,又拒绝在自己衣服上打“犯”字,遭到狱警一阵拳打脚踢,打倒在地上,猛踢他的头部,嘴角被打出血,太阳穴疼痛,衣服上被强行喷上“犯”字,还不让他吃饭,强行在烈日下暴晒。六月份的一天,李维龙又对刘志高等连踢带打,把刘志高打倒在地,疼痛使他不停的翻滚。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午,当时上任三天的二监区副监区长杨友龙(主抓所谓“教育改造”,原是五监区十中队的中队长,他经常凶残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到关押刘志高的监舍清监,命令监舍的人报数,刘志高不报数,杨友龙恶意的问刘志高:“你不会说话呀?”刘志高说牙疼。杨友龙问哪边疼?是这边吗?然后举手就打,刘志高制止恶行问:为什么打我?杨友龙说:“打你没有理由,想打就打。”说完更加疯狂的拳打脚踢,直到把刘志高打倒在地,用穿皮鞋的脚狠踩他的头。

刘志高被打晕过去,杨友龙指使犯人接最凉的水往刘志高身上泼,把刘志高泼醒。杨友龙仍未收敛恶行,接着逼迫刘志高在走廊顶着脸盆站着,不顶就打。过了一段时间,杨友龙又把刘志高叫到狱警室接着打,直到打昏后,又指使犯人用凉水泼醒,再继续毒打,最后刘志高被打得头部严重变形,满头是包,面部肿大,当刘志高再被凉水泼醒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血水中。杨友龙叫犯人把刘志高架回监舍,据在场的人说刘志高被打得惨不忍睹。此后刘志高头晕,说话不连贯,口齿不清,腰疼得睡不着觉。

杨友龙毒打刘志高后,还威胁他说:当家人来时不许说实情,只能说身体好。刘志高等家人得知杨友龙打人的恶行,上告到省检察院。杨友龙并没有悔改之意。后来他逼迫全监舍的人到场区做奴工,见刘志高头晕,挑衅说:要不我再给你治治。那意思还要打刘志高。

二零一零年,在大庆监狱遭受身心摧残的刘志高,身体出现脑梗症状,生活不能自理,说话困难,身体瘦弱不堪,命在危急,被监狱送进大庆油田总医院进行所谓的“抢救”,危在旦夕的刘志高躺着病床上仍被戴着手铐和沉重的脚镣,脚镣被锁在床头上

后来在家属的一再强烈要求下,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刘志高被“保外”回家。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与家人的细心照顾,身体几乎恢复到健康状态。然而萨尔图区铁人街道司法所的不法人员,经常打电话和上门骚扰。

由于历经几年的狱中折磨与摧残,刘志高伤痛的心尚未抚平,精神不能再受任何刺激。因为担惊受怕,恐惧使他不能正常的学法炼功,病情逐渐加重,身体经常出现抽搐,逐渐消瘦,从语言不清到不能说话,只有思维,看到去看望他熟人,他一会笑,一会又情绪激动的哭,

二零一五年正月初九,大夫已下病危通知,让家人准备后事。在压力下的刘志高承受本不该承受的双重的痛苦煎熬,身体瘦成瘦骨嶙峋的皮包骨,终因身心承受到极限,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晚上十点二十分,不幸含冤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