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色欲 走出人(二)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接上文

有的同修以为,那种直接的男女关系才是色欲心的问题,才是犯罪,而没有认识到对异性有好感、愿意接近异性同样是色欲之心,同样很危险,如把握不好动淫念那就比较严重了。

色欲心的表现形式真是太多了。比如看到美女帅哥,不经意的多看几眼,或者对影视明星歌星的喜欢,对同性美貌的欣赏,对自己的容貌特别关注、在乎自己的形像外表,经常照镜子妆扮,爱美等等,这同样是色欲心的表现。

有的色欲心比较隐晦,不易察觉,不一定表现在男女关系上。比如女人热衷于买衣服,换起没完,这都是色心。有的人修炼了还喜欢哪个明星、演员。尤其女同修,喜欢电视上某个男子形像,迷恋某个动作、笑容,在思想中意想如何如何,殊不知,已经犯了修炼人的大忌。

在这个乱世,牵扯人的因素真的太多了,人认为的好,在神的眼里是坏。而面对乱世的诱惑,色欲心真的成了修炼人的一大关。

如果你能视色欲为粪土,不动色欲的念头,师父就看护,护法神就保护,色魔就上不来;同时我们在修炼中不断发正念,解体身体里和身体外侵袭的色魔和其它不好的东西,就会大量的消掉这些东西。如果非常精進,思想业、色魔和外来灵体就没有机会操控肉身了,人就能超脱出来。

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如果真的意识到大法修炼的神圣与庄严,是决对不敢、也决不会放纵色欲之心的。一个大法弟子自身所承担的宇宙范围,层层下走时许下的承诺,世人背后连带的庞大体系内的无量众生的被救度,这是多大的责任。

在这个乱世,来源极高的大法弟子,你不可能带着三界的欲望和瘾好回归你生命的本源。男女欲望不去,不能圆满。生命在法中,是一个清洗的过程,不断的洗去人的东西,才能得到神的东西。

人和神的区别就在于到底是谁在生命内部主断一切。人的思想做主就是人,正念和佛性主断一切就走向神。

在《左传》记载,晋国的国君生病了,向秦求助,希望秦的名医医和给他看病,医和到了晋国,看了晋侯的病之后,说:“晋侯的病不能好了。国君太过注重女色了。这种病,就好像中了蛊一样,也不是鬼、也不是饮食而成,是因为女色的蛊惑能令人丧志,国君不能活到天年,这是天命不能护佑的。”

古代贵溪有位读书人,科举考试总是不中,就去乞求张真人,焚香伏章查天榜。神明批示说:“这位读书人,命里有功名,因为盗婶故,功名被夺除。”张真人伏章查榜完毕之后,就起身告诉读书人,神明说他考不中的原因。读书人听了之后就说:“我并没有冒犯我的婶婶啊!”于是他就写了篇疏,向神明申诉,为自己辩白。神明又再次的批示说:“虽然你没有冒犯婶婶的行为,但是你却有冒犯婶婶的念头啊!”读书人听了非常的惭愧,因为他在少年的时候见到婶婶貌美动人,就动了邪念,在思想中想象和婶婶如何如何。这就是缘故啊!

意淫这种肮脏的心理活动,在许多人身上都有啊。不要认为只生淫念,起色欲之心,没有实质的行为,便没有罪过或罪过是轻的。现在看来不是这样啊!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明朝有一个人死而复生,讲述了自己的见闻,听一位冥官讲,凡是人一动了邪淫的欲念,就是大过。如果神明不如实记录申报,将其隐匿或是漏掉,就连对于专管这件事的神明来说都是大过啊!所以人要想得福报,还是趁早摒弃邪淫妄念。因为色欲心一起,即为大过,自招祸患。

清朝有个读书人高某,读书不行,绘画才能却不错,清明节时期,有很多人放风筝,风筝上都画上了花鸟人物等各种图案。高某自己动手制作风筝,在风筝上画上色情的图案。放风筝时,忽然天上下起了火,高某见火从天降急忙奔跑躲避,可这天火象长了眼睛一样,追着他,把他烧了个焦头烂额,被火烧的毁容了。明白人都知道:高某被天火烧身是因为绘制色情下流的图案而遭到了报应。由此可见任何制作、传播色情资讯的行为都是有罪的。

一次,我的一位同事说:“男女关系不正当,现世报,来的可快了。”我当时觉的很惊讶,一个年轻的常人研究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非常可贵。上天常降祸给好色贪淫之人,报应是非常快的。如果放纵自己的行为不加检点,那么人随时都会遭受灾殃的降临。青少年时期,能够对色欲一关把得牢,精神就饱满,真人品,真学问,皆缘于此。即使不成大器,也一定会安享天年,不致死于非命,所有人,不论修炼不修炼,都应当铭记这样的事情才是善待自己啊。

一个读书人,因为意淫不断,功名被消。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因为色心不去,同样会给自己招来麻烦、厄运以致天谴。因为在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时期,宇宙中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大法弟子,正的、负的都在看。所以作为一个修炼人一定要去掉对色欲的一切执着,色欲的念头想都不应该想,至于任何不正当的性关系,那更是绝对不能发生的。一个修炼人一定要走正自己的修炼路,洁身自好,不愧对史前的大愿。

我们来看几个常人节制色欲得福报的故事。

浙江余杭陈医生,医治好了一个贫穷快病死了的人,没要任何回报。一天陈医生避雨路过这家,病人的母亲留他过夜,暗中叫媳妇陪陈医生睡,以报救命之恩。半夜妇人来到医生床前对他说:“感谢您救了我丈夫,我是遵从婆婆的心意来的。”医生克制自己说:“不可。”少妇再三要求,医生连连回避说:“不可!不可!”通宵未眠,坐到天明。最后当他差点不能克制时,就大声喊道:“不可二字最难!”天亮后悄然离去。

陈医生的儿子参加科举考试,主考官阅卷后准备放弃他时,忽听一个声音说:“不可!”主考官挑灯再阅,还是决定放弃,又听见有声音连叫:“不可!不可!”主考官反复阅卷,最后决定放弃。那声音连续叫道:“不可二字最难!”主考官甚感奇怪,便把他的儿子录取了。放榜后,主考官找来其子询问,其子亦不明何故。儿子回家将此事告知其父,医生听后叹道:“这是我壮年时做的一件好事,没想到老天会用这种方式来善报我啊!”

在《三国演义》中有这样一个故事:靡竺,是刘备的夫人靡氏的哥哥,做买卖,家资巨厚。一次在外坐车,路上遇到一美妇人,要求坐车同行,靡竺下车让美妇人坐车,自己步行,美妇人让靡竺也上车同行,靡竺上了车,端然而坐,目不斜视。走了一段路,美妇人下了车,对靡竺说:“我是南方火德星君,奉玉帝旨意放火烧你家,刚才看你以诚相待,特意告诉你,赶快回家把家资运出,我晚上再来。”说完不见了。靡竺大惊,赶紧回了家,把家中的家资和人都移到外边。晚上,从厨房中果然起火,房舍全部烧光,人和家资安然无恙。

由这个故事可知神灵在惩戒人时,都给人机会。作为一个常人,不动色心,坦荡无邪,神灵都为之感动,而作为大法弟子的我们更应该早修净色心,在个人修炼中再迈出一大步。

做错事情的常人及时悔悟,可能会恢复命中的福报。明朝正德年间,有位读书人,名叫赵永贞。有异人告诉他说:“你二十三岁的时候,必定会考中功名。”等到他二十三岁那年参加乡试,文章写的极好,主考官早已经决定选中他的文章好几天了。不料到了后场的考试,他却是连连的失误,结果没有考中。赵永贞心中难过,就向文昌帝君祈求托梦。文昌帝君托梦告诉他说:“你原本可以考中今年的乡试,但是因为你近来调戏你家的婢女,引诱邻居的女儿,虽然都没有成真,然而你的起心颠倒,意淫缠绵不断,心地日益的转暗,所以你命中原有的功名,因此而被消除了。”

赵永贞梦中醒来后,痛哭流涕,发誓改过,开始做善事,刻印戒淫的善书,以警醒世人。结果在下次的乡试中,永贞果然考中了解元,做官做到了藩宪。正所谓:意淫不断功名消,及时悔改还不迟。

对常人来说,色心能褫夺功名。对修炼人来说,色心阻碍修行,还会给修炼人带来厄运。修炼人必须放下色欲之心,谁也不要搂着这个东西不放,也不要讨价还价。

师父告诫学员说:“很多人自己的行为不检点,自己对自己本身修炼的不严肃,都会给你制造成麻烦、困难、甚至痛苦,更甚至于失去生命。”[1]

在这些年中,有的同修因为色欲心不去,犯下错误,失去了生命。

同修甲,未婚男同修,当他以病业形式离世后,有同修在他的电脑上发现了大量的裸女图片。有知情的同修透漏:该同修在网上和女人聊天,说话很过分,还有漂亮的女人找到他,和他发生了男女关系。

同修乙,女同修,在未修炼前有外遇,修炼后,当这位女同修出现病业时,同修一起为她发正念时,有开天目的同修给她指出,说她空间场有一个男人的影像。同修乙承认,心里一直在浮现那个男人音容笑貌,一直在回味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好,对这些念念不忘,给人的感觉象是追忆美好的往事,不想斩断情丝。最终该同修以病业形式被迫害去世。

一位老年同修,病业严重时,同修们一起为她发正念,有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她空间场出现一个神,手中拿着一个册子,说:“她对姑爷有色心”。同修给她指出这个问题时,老同修不承认;同修指出欣赏异性晚辈也是色心,该同修才勉强承认了,觉的姑爷长的精神,瞅着顺眼,喜欢,但是没有认识到是色心。

有一个同修,喜欢上一位女同修,约女同修见面,诉说自己如何喜欢她,说自己是修炼人,有贼心,没有贼胆,就是想抱她一下,三抱两抱的结果是犯了男女大错。常人中有句话,叫“情到深处欲相随”。这句话说的是很有道理的。这位同修被迫害,進了监狱。

曾经有同修写到因为自己犯了色戒,自己世界里的众生被恶鬼追杀吞噬,建筑变成断壁残垣,自己另外空间的身体也腐烂败坏。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的使命是救度众生,又怎可以因色欲而让自己世界内的无量无际的众生遭受浩劫?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

有一位男同修,对自己的妻子不满意,有时就产生换媳妇的邪念。看到漂亮的女同修,就动心,身体没有出轨,可是思想已经出轨了。常人中有句话,叫:“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台。”一个人总想换个媳妇,在神的眼里看已经不是个好人了,已经犯错了。而他已经修炼了,还一直津津有味的强调他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以至于被邪恶迫害進监狱。

古人云:万恶淫为首。中国古代社会对于男女之间的关系要求特别严格,甚至于动一个不好的念头都视为大过。《感应篇》将“见他色美,起心私之。”视为大过。西方社会在这方面标准也很严格,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

一个人是否纯洁,是不能看表面的,而是看心灵深处有没有肮脏的思想。有同修在文章中说:“记得同修曾描述自己那些对情的幻想和色念在另外空间都是干粪便,这是千真万确的,我也做过类似的梦,自己在拿铁锹不停的铲,铲完了一堆又出现一堆,真是恶心的不行。我问自己:已经反反复复多少遍了,为什么到现在还去不掉,就非得抱着不放,那种所谓的‘美好’其实都是泡沫、虚幻的东西,在神的眼里看肮脏的不行,这些幻想和妄念除了会给自己制造很多思想业,增加执著心,影响修炼之外,还有什么好处呢?还去追求它干什么呢?”

有一篇交流文章,题目是《修去色欲心和思想业》,文中说:“前几天一时放纵自己看了一部电视剧,進而迷恋上剧中一位男明星不能自拔,这才发觉原来自己有这么严重的色欲之心啊!用法理来衡量也知道这是应该修去的执着心,可是打坐和发正念时他的一颦一笑总是频频浮现在脑海,满脑子都是他。结果开车走在高速上时因为脑子里一直浮想联翩地想象着和他在一起暧昧的场面,竟然像睡着了一样,车子失控撞向了路边的防护栏,好险啊!我这才如梦方醒,这么严重的执着心不去被旧势力钻空子了!要不是师尊保护,后果不可想象!”文中曝光的就是意淫,会产生一种与色欲有关的思想业。这方面的东西在干扰同修,往同修脑子里反映那些不好的思想,让同修想入非非。这方面的思想业还会干扰到学法和炼功,学法不静心、犯困,炼功睡觉。危害也是很大的。

修炼人在日常的生活中要不断严格要求自己,因为真正能够败坏自己的,不是别人,是自己执着和纵容内心深处的情欲念头。只有在思想上保持正念,时刻在法上,不干净的东西不看、不听、不想。一定要抑制它的泛滥,及时铲除这种物质。时刻保持在正念状态中,这些东西就能被灭尽。

以下举同修们做的好的几个例子:

有一位女同修,经常接收到一位男同修发来的只言片语,话语中在表达一种隐晦的男女之情,女同修觉的这些东西不纯净,后来干脆把男同修的微信号删了。有一天,男同修直接对她说:“我和你在历史上是什么样什么样的缘份,如何如何……”女同修说:“如果是这样,那都是旧势力的安排,我都不承认,彻底否定这些东西,正法修炼中我只要师尊的安排。”女同修以一种果断的语气和坚决的态度拒绝了男同修的非份之想。我觉的这位女同修做的真好。

另一位女同修,平时有些不修边幅,可是有一天,她因为有事要找一位男同修,就挑了一件衣服,穿上后,还照了照镜子,她一下觉察到了自己的行为与以往不同。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她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出去了。有一天,她突然想找这位男同修交流法理,站在自己家门口时,她止住了脚步。她问自己:“我为什么非要找他交流,这个思想的背后是有什么在指使我呢?找个女同修交流不行吗?”可是潜意识中她就想和男同修交流,她决定不去了。可是发现心里开始闹心,非常想去,她警觉了,使劲按住自己的想法,就是决定不去了。这种闹心在加剧,开始满屋子转圈,她告诫自己:“你是开着修的,能看见神佛,满天的神佛在注视你呢,你一定要管住自己的想法。”终于那股闹心劲过去了。

女同修知道自己在过去世和男同修的一些缘份,两个人也能谈得来。女同修告诉自己,不要和男同修接触了。可是有一天,女同修在打坐时,耳边听到一句话:“你和他有近亿年的情缘。”紧接着一个厚厚的册子在翻开,凭直觉女同修感觉到这是一个记载自己和男同修缘份的册子,女同修当时就发出一念:我不想看,也不想知道,谁也别想拿这个来动我。这一切马上消失了。第二天打坐时,女同修看见一团物质飘过来,越来越近时她发现是一个旋转的宇宙体系,里面突然出现了那个男同修的影像,这团物质以猝不及防的速度从女同修的身体中穿过,女同修来不及设防。

两天后,女同修突然非常想和男同修见面,她抑制着这种想法,但是感觉很艰难,闹心闹的厉害。她对自己说:“你今天一定不要迈出这个门,你一定要把握好自己。你不要让满天的神佛看你的笑话。”当她感觉到头痛时,身体里一个痛苦的感觉在请求她:“就去看他一眼,不说话还不行吗?”女同修说:“不行。”那个感觉在抱怨她:“我就看他一眼,远远的看上一眼就行,你为什么让我痛苦呢?”那个感觉的形像显露出来,是一个非常痛苦的女人形像,和同修长的一模一样。女同修心里在坚持:“今天一切都要听我的,听主元神的,不能听身体的感觉,也不要宿世轮回中、累世打造的这些业力,就是不能去。”

当她感觉有一种重物压顶时,女同修跪在师尊像前,说:“师父啊,旧势力有意打造了我和同修的累世情缘,有意的保留着这些败物,现在强加在我身上,想毁了我,我不要这些东西,我不是在它们的安排中修炼,我只要师尊的安排,请师尊为弟子做主。”说完,女同修叩拜师尊。一瞬间,她感觉从头到脚一阵暖流贯通身体,一种轻松让她感觉所有的污秽、沉重都被洗净,身心愉悦,她知道,师尊给她灌顶,消去了不好的东西。

修炼人对法的认识是逐步提高的。修炼人的境界、层次也是在逐渐拉开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将成就师父给予的无上荣耀,那么对于大法弟子要求也是极高的,必须用大法洗净所有污垢,才能达到高级生命的境界,才能被高级生命认可。

顺便提一下,警惕同修情。

大法弟子之间在历史上有深厚的缘份,同修之间一见面,就觉的亲切。同修在交往中,要警惕情的背后,因为在情的背后可能有欲和色。

我地有一位女同修,非常愿意和一位男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说:“我就愿意听某某同修说话。”有许多同修看到,女同修享受这种同修情的时候,其实是有色和欲的,同时还有妒嫉心存在。有一位同修在文章中说:“刚开始修炼时,对一个异性同修印象很好,就喜欢和他接触,虽然表面上表现的很文静,没有不检点的行为,可是内心深处非常愿意接近他,学法、交流、证实法都愿意和他在一起,互相之间合作时,希望和他坐的近一些;在穿戴上也希望在他面前表现的得体些,表现自己很有内涵。这些表现的背后,就是强烈的色欲之心在起作用,这些表现都极容易引起情色的执著。无论有没有实质性的错误行为,这些表现连古时候做人的标准都不符合了,就更不符合大法的标准了。”

《认清色魔的隐藏方式》一文中,同修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和一男同修配合做一项目,不知不觉就对同修严谨认真的做事态度产生钦佩之心,经常打电话找他问这问那,有些事自己也能解决,却偏打电话找他商量,表面上是打电话找他商量,实质是放大了情的执着,后来发现自己每天都想见到他,见到他就能满足自己想他的欲望。”“没有多久这位男同修被邪恶绑架迫害了。这位男同修回来后,再次有机会和我共同配合做项目,我发现自己对同修的情还没有放下,觉的和同修只是有一点‘纯洁’的情而已,没有色欲心,所以就没注重清理,结果滋养了情背后隐藏的色欲之心,喜欢同修带给自己的那种情意绵绵的和谐氛围,喜欢依赖同修,喜欢那种安逸舒适的感觉……”“发现后我及时长期立掌清除,效果很好。当我再打电话找男同修时,男同修语气中的情一下子没有了,我们之间的空间场变得纯净祥和。我头胀的症状也一下子消失了。”“以前我和丈夫的家庭关总过不去,总埋怨丈夫的色欲之心不去,和自己并没有关系,现在发现问题的根子在自己这里,欲和色这些物质在情的背后隐藏的很深啊。”

执著于同修情,其实就是没有做到在世间的舍尽。用法衡量一下,同修情真的就“美好”吗?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们的目标是什么?难道不应该把这些东西去掉吗?

神在注视着我们。大法弟子之间的缘,不管怎么来的,我们都可以把它视为神圣的法缘,在交往中不要落入常人俗套。

一个男同修,如果沉迷于女同修的单纯和美丽;女同修,醉心于心仪的男同修,当对方有意回避时竟失落不已,这不仅仅是对色的起心动念,其实已达到神魂颠倒的程度了,根本不是真修者的所思所为,会给以后的修炼带来很大的麻烦。

同修之间,一个得法多年的人如果对异性同修特别关注、喜欢、欣赏等,一动念往往就包含了色欲的因素。比如心心相印、意气相投,会产生的一种情的弥漫,和色欲互相作用就会产生一种诱惑。情魔和色魔互相作用,会起到迷幻主体意志的作用。

有人认为没有实质发生关系就没有问题。其实不是的,只要不是夫妻,任何的念头都是绝对不应该有的。万万不可放纵自己,更不可自恃,认为自己把握得住如何如何。对于同修来说,相互之间的行为举止都得注意。

人体就是个小宇宙,我们的生命完全可以自给自足,不需要向外求。我们的心就可以修出快乐,修出慈悲,修出神圣庄严,修成一个纯正的法粒子,去对应着一定宇宙范围内众生的永恒。

师尊在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啊,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我早就讲过了,被常人的这个情带动的太凶、太厉害啦。连这点事情都不能自拔,看来旧势力当初把这样的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样严酷环境下看你还咋样。是不是太安逸了才这样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借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没有给你做过什么特别的安排。”[2]

作为同修,修炼越到最后,法对我们的要求越高。抓住自己思想中的一思一念,不断抵制、排斥任何一种不在法上的思想念头,更要随时随地清理自己的空间场,不要有任何人为的想象与编排。必须要认清自己来到世上的意义,决不是为了追求人中所谓幸福的生活。

有同修在文章中说:“同修之间在一起,交流的主题应该锁定在,证实法与理性认识上,内容应该都是向内找的过程,核心就是三件事,尽量避免私人话题和情感纠结的问题,私人话题聊多了就会带出情,我们是法缘不是情缘,同修之间除了证实法项目的需要不要随便见面,我个人认为缘份也不过就是个债务关系,缘起是为了帐,了缘才能解脱,缘起缘落就如潮起潮落,何必执著?把情去了才能纯净我们的整体环境和心灵,携手并肩走好最后的路。”

最后让我们以师尊的话共勉:“宏观上、微观中,一切生命都在注视着地上的这一切。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他们都知道。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高层众生全都历历在目。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叫他们佩服。”[3]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