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被严重烧伤的脸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我是华中地区的一名农村女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多岁,在大法中修炼十七年了。我要讲述的是在一次大火中师父不仅救了我,还给我整容的事。

那是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晚饭后,我打开管道煤气(化工厂的驰放气,主要成份是氢气和甲烷。因为煤气中带水,压力也不稳定,火就容易熄灭)烧水准备洗澡。过了十多分钟,我去看烧水情况,发现火熄灭了。

我就再次点火,哪知,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象打雷似的(火熄灭后,煤气充满了卫生间,立即点火是会发生这种情况的,我不懂这一点,化工厂已有许多人被烧伤而毁容),瞬间,整个卫生间成了火海,我的头发、眉毛、嘴、脸、耳朵等都被严重烧伤,卫生间的毛巾、窗帘等物品也烧着了,烧落的残渣掉下来落在我的胳膊上,导致我的胳膊也被烫伤了,我当时心想怎么这么大的火。我是怎么出来的我自己也不知道,过后明白了是师父救了我。

当时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还没下班,我九十多岁的老奶奶听到响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没跟她说。

晚上八点左右,丈夫下班回来了,看见我的模样他非常吃惊:你的脸怎么变形了,象个猪八戒似的。我说:被煤气烧了,没事的。丈夫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也没说什么。

妈妈(同修)跟我们住在一起。第二天恰逢是妈妈的生日,家里来了几位客人,他们见到我吓一跳,问:“你怎么烧成这个样子了,赶快去医院吧,不然会破相的,快到医院去,要是没钱我们有。”我说:“谢谢,不用了,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怎么样的。”他们还是半信半疑的说:“不行的,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万一破相了怎么办?”我大哥说:“到医院得住好长时间的,不能马虎的,破了相你怎么出去见人呢?那得几个月才能好的”。亲戚们都为我着急,我丈夫也劝我去医院住院。我说“没事的,真的不用去”。

我的嘴麻木了,张不开,但也不疼,只是流黄水。我三天没吃东西,可照样烧火做饭、做家务,还要照顾九十多岁的老奶奶。

到了第四天,黄水不流了,结了痂,痂翘起来我就一点点的拔。丈夫不让拔,他说怕留下疤痕。我说:“不会的,没事的,相信我们师父”。到了第六天,结的痂被我全部拔掉了。丈夫也很吃惊,说:“怎么一点疤痕都没有呢,法轮功真神了!”

这六天期间,我没出门,也没上街。好了后我就去我哥嫂家,他们也惊讶的说“你怎么好的这么快?而且一点疤痕都没有呢?”他们还说:谁、谁被煤气烧了,还没你严重,到医院还花了三万元,你一分钱也没花,这么快就好了,法轮功真神了。

我到街上去买菜,知道我的脸被烧伤的人都说:真神了,我们还以为你要几个月才能好呢,真没想到你不到一个星期就好了,是你师父给你整了容吧。

“是的,师父不仅救了我,还给我整容了!”

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