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过三次生死大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我是二零零二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从修炼一开始到二零一六年九月,我经历了三次生死大关,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的命,我才能走到今天,我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借明慧网,把师父三次救我过生死大关的经历写出来,表达弟子对师尊慈悲救度的无限感恩!

第一次生死大关

二零零一年九月,妻子因坚修大法被恶人举报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妻子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坚修大法,拒绝“转化”,被非法劳教一年关進当地劳教所。那时我还没走進修炼中来。两个孩子都在外地读书,大女儿知道我身体不好,不放心,叫我去她那儿住。

二零零二年六月下旬,我刚去大女儿那不久,突然感到胃部疼痛不舒服,孩子立即带我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胃癌。这下可吓坏了我女儿,又去多家医院检查,结果一样。

医生建议住院动手术,女儿急得直哭,我只好安慰孩子:“你妈在家说过,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都会受益的,有大法师父保护,我没事的。”其实,这时的我也只能这样对孩子说,是凶、是吉,我自己心里是没有底的,只能听天由命,做两种准备吧。

我把家中仅有的一点点积蓄的存折交给了孩子,妈妈不在家,你们自己照顾好自己,自己的事自己当家。

动手术的日子很快就定下来了,问题是孩子还要上学,谁来护理我?又是在外省,人地生疏。孩子问医生开刀有没有生命危险?医生告诉孩子:如果手术时间长是好事,你爸有救,如果时间短,就是开刀后一看就缝起来说明那就没救了。

因为我同时还患有肝病和高血压等,手术风险很大,妻子不在跟前,出了意外怎么办?两个孩子承受着很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没了主见只是哭。手术期间也需要人护理啊,老家里的亲人得知消息后,把情况反映到国安和看守所,要求放回妻子护理我。国安恶警到看守所跟我妻子说:只要你说一句不炼法轮功,就放人。我妻子摆头说:“不!我修炼法轮功,我的家人不会有事的。”

我的手术就在这种情况下在外地如期進行。在手术台上我心里很害怕,一直在默默请求大法师父保佑我。手术進行了约三到四个小时,五分之三的胃被切除,手术顺利完成。术后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快,医生都觉的惊讶,说三个百分之五的成功都让我占上了。医生再次查我的身体时,什么不好的指标都没有了,一切都基本正常,不需要作任何治疗了。不到十天我就出院了。

我知道这是我支持老伴修炼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了,慈悲的大法师父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

往后的日子里,一切都恢复的很快,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根本不象动过大手术的人。

两个月后,妻子一年非法劳教期满回到家。她看我身体恢复的这么快,很高兴,要我和她一起炼法轮功。当时我出于怕心,说:我做个好人算了,支持你就行了。妻子说:“不行,你的命是师父给的,师父救你是要你修炼的,你一定要珍惜师父对你的慈悲苦度。”于是从这时起,也就是二零零二年九月,我开始修大法,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慢慢的也知道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三件事了。

第二次生死大关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突然又感觉胃不舒服,先是吐脏东西,然后吐黄水,不吃也不喝,大便也不通,人非常难受,茶水不進,变的骨瘦如柴,只是人的精神还可以。我知道这已经是奇迹了,如果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早就没命了。

开始我坚持不去医院,一个月后心里就不稳了。这时大女儿生孩子休假回家看到我这样,非要我去医院。大女儿说我等一个星期不行就送医院。可是只等了三天她就急了,怕我出事,通知了她的舅舅和伯伯们,用专车把我送進了武汉同济医院。

急诊挂特号,光检查就是两天。做胃镜检查时,我非常的难受,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师父,默默的在心里喊:“师父救我!”就这一声呼喊,我身心一下缓解,舒服了许多。晚上我感觉肠胃里的气在往下蠕动,还能喝一点点水了。到第二天早上那个要我命的象铁跎一样的东西从大便里排了出来!我一下就轻松了,能吃点东西和喝水了,我知道师父再次救了我,我能活下来了。

检查结果还没出来我就要回家。我不知道这一次师尊又为我承受了多少痛苦啊!孩子和亲人也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第三次过生死大关

二零一六年九月上旬,肚子连续疼痛几天,接下来就是连续呕吐好几天,吐的全是黄水,不吃不喝,大便也不通,比上次更厉害。两个星期后是连续打嗝,日夜不停的打嗝,非常吃力,满肚子的气不能往下行,肚子大的象气球一样,看起来挺吓人的,每一天都非常痛苦。

无论怎么难受我都坚持学法,难熬的实在支持不住时我就听师父讲法。师父讲:“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1]师父还讲:“可是这宇宙的法里边有一个道理,给你消业的时候你必须得在这件事情上承受痛苦。你从前给别人制造的痛苦,自己得同样承受。可是对修炼人来讲不能让你用同样方式承受全部,会死掉的,那就修不了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圆满后用福报于被伤害的生命,但是你得承受精神上的痛苦那一部份。”[2]师父开示:“可是你要想修成佛,你得在所有问题的认识上都得是超常的。你放不下那一颗心,你就过不了这一关,你就不可能圆满。所以你要是失去了这个机会,这一关就没有过去。”[2]

师尊的法给了我力量,我内心非常坚定。求师父救我,我还有使命没完成,还有很多救人的事要做,我还没修好,请师父给我机会。

在外地工作的孩子们知道了,都急着非要回家来看我,我妻子在电话里告诉孩子,“千万别回来,你应知道你爸的病到医院是看不好的,唯一只有大法师父才能救你爸的命,你们回来不起任何作用,只能起干扰作用。你们只能在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爸就有希望。”大女儿很明白的回答:“好,妈妈,辛苦你了,爸爸现在这样的情况到医院可能也是不行的。”孩子们也只好每天来几次电话问候一下。

那段时间无论怎么难受我都坚持学法、听法、看讲法录像,我的去留听师父的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迫害。妻子也鼓励我,说这一切都是假相,不承认,同修们也在为我发正念。

我在难受中也找自己的执着:平时学法少,学法也是走过场,大法书籍随便乱放,不敬师不敬法。党文化太浓,说话声音大,经常发脾气,自己的修炼不严谨,三件事做的不力。弟子的生命是师尊给延续来的,为啥不好好修呢?内心非常自责。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

这种状态持续到二十天左右时,一天中午,同修和我正在一起看师尊讲法录像《第六讲》时,肚子里突然一震,我激动的大声说:“好事!”在场的同修都蒙了,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我急忙去了厕所,肚肠通了!在场的同修和我妻子都松了口气,高兴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庆幸我又闯过了一次生死大关。

往后的日子也是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很快的一切都恢复正常。连同修的家属都感到震惊要来看我。因为他们知道,凡是类似我这样病状的常人送到医院后几天就离世了。这是师尊的慈悲伟大!是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我的命是师父给我延续来的!今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坚定的修炼下去!

叩拜慈悲伟大的师尊!感恩师尊的无量慈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