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爷期盼的泪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我从监狱回来半年了,一直在家炼功、发正念,学师父的各地讲法。直到有一天,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也萌发了出去讲真相、劝三退的念头。

我骑上自行车转呀转,寻找有缘人,怎么也“找不到”:世人都忙着哪:做买卖的、开车的、送孩子上学的……都忙的很。走到红绿灯下,一个声音直往脑子里打:不去讲了,不去讲了。“啪”连人带车摔在地上。

这是有生以来最大的跟头,连后边骑电动车的女士也“哎呀呀”的为我痛。这一下把我摔醒了:那个声音不是我,我就要讲,哪怕一天讲一个。转到一个小胡同里和一位乡下進城找活儿的妇女试着讲,劝退了;又转了半天和一个发广告的妇女劝了三退。

第二天是集日,我想:头一天劝了两个,今天应该是十个八个的。我拿上纸带上笔,在集上转了半天一个也没退,有一位老者还跟我要一百万:共产党每年给我十万八万的,你给我一百万我就退党。这次七天才讲退了一个。

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就安排一个大姐带着我,她虽不识字,但她那颗慈悲的心撼天地,只半天功夫她劝退了十八个,我只管记名字和在一旁发正念。

这天看见一位老者坐着小马扎在马路边,象等什么,待大姐和他讲了真相和劝了三退后,他拿上小马扎骑上自行车走了。还有一位老大娘坐在村口的地边上象等人,待我们到跟前一讲,“我正等着你们呢!”她笑着爽快的三退了。

这天我们又转到一个乡村,看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大爷坐在自家门口,当大姐把真相期刊送到老人手里,又给他做了三退后,老人眼里流泪了,默默的看着我俩说不出话来,流出来的好像是千万年,亿万年期盼的眼泪,我双眼也噙满了泪花。

回到家每每想到老人落泪的样子我都想哭,都想把这件事写出来。众生都在等着救他们哪。我们唯有精進再精進,才不辜负众生的期盼,才能报师恩!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