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参与多伦多神韵推广中修炼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二零零九年得法,一直在参与神韵推广,从半职到全职,现在全力投入到神韵推广中。去年夏天,推广团队成员有些变化,协调的同修突然派我负责网络推广。下面我交流在网络推广神韵修炼升华的体会。

了解市场,网络推广神韵

协调的同修刚刚让我负责网络推广的时候,我自己不太愿意调去负责网络这块;一方面,我以前是负责报纸、户外广告的,已经积累了经验和人脉,做起来驾轻就熟。要我转向,我还得把之前积累的东西教给另外的同修,花时间,而网络推广没人教,还得自己慢慢摸索,感觉特别累。

我这个人,从来都是喜欢跟人打交道的,谈判啊、演说啊,都觉得比较在行,突然让我不用出门,跟机器打交道,我特别难受。推广的前几个月,做的我感觉就是两个字——憋屈。以前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门,跟人讲神韵,现在彻底的宅在家里,天天跟计算机打交道。跟人打交道是我的长项,通过对话,眼神,肢体动作都可以了解对方的反应。跟机器打交道,我还真有点懵,每天对着大串的数字报表去琢磨神韵的观众群到底是哪些人,为什么做法A比做法B的点击率高,为什么这样做比那样做成本低,投放什么样的广告、什么时间投放广告看的人才多。每当我看着数据报表头昏眼花,抱怨的心就开始起:你看我以前做自己那摊挺好,干嘛今年调我做网络,老板用人不是应该看不同人的特长来用的吗?不是得扬长避短的吗?我这倒好,长处压根不让我发挥了。

当然,抱怨着、抱怨着,就发现不对,是修炼人哪,这样不对啊。师父的法也时常会打到心里,师父在讲法中提到:“大家知道去年卖票吃力的原因,还有一部份学员集体发正念。发正念当然清理阻碍救人的邪恶,其实邪恶已经没有那么多了,清理邪恶当然是好事,那么多人发正念不起作用吗?起作用。可是我们有的人发正念发的是什么呀,坐那手立掌思想却不是正念:今年为什么这么做?我去年卖票卖的很好,啊,为什么叫我在这发正念、不让我去卖票?为什么非得做主流社会?这个票这么贵,人家能买吗?!(众笑)你们现在听着觉的很可笑,可是却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你们知道吗?发出的这些在全球形成了粘糊糊的东西,很少的邪恶就能干扰了你们,可是你们却清理不了,直接挡着大法弟子推票、真正发正念的大法弟子,清理不了。”[1]

哎呀,我这是在放黏糊糊的东西呀,另外空间不干净,出票也会受影响,赶紧清理了,抑制自己的抱怨心。既然这样安排了,就配合吧,无条件的配合。

为了更好的了解市场,我找了几个同修,花了些时间到富人小区了解主流人士的生活习性及信息获取渠道。我发现越来越多人使用网络,而且平台各种各样。发现神韵的推广影片有很强的震慑力。超过一半的受访者看完神韵的推广影片大为赞叹。网络推广放映神韵影片是个优势。不但三十秒的宣传,更多的观众反馈也会增强说服力。如果观众定位的准,成本也会比常规媒体的成本低。

我知道网络推广是个趋势,但是网上也乱的很,什么东西都有,怎样在这么个魔窟里捞师父要救的人呢?我虽然之前接触过一些网络广告推广,但是全面的用网络广告推广神韵卖票还真没什么经验。怎么办呢?我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被安排做这块,一定有原因,相信师父的安排,一定能做好。什么都顺顺当当的了,哪里还有自己修的。别想了,安排我做就做吧。

我们的小团队根据市场调研的数据开始,慢慢摸索门道,从小量投放广告不断测试不同广告的效果,淘汰次的,留用好的,渐渐的也开始慢慢上手,有点感觉了。但是网络推广跟我之前参与的太不同了。每天睁眼,就琢磨今天的推广怎么调整,闭眼,脑袋里都还是那些数据。因为是第一年做,经验都不足,有些做法为什么没有效果,一直搞不明白。

距离圣诞节还有二至三周的时候,我运行的一个五十五岁以上老人的兴趣组,在大量点击下,不出票,我觉得自己快崩溃了。五十五岁以上的老人通常是本地神韵观众的主体,这个人群照理是最好开发也最应该出成效的。这个组我花了好多时间研究,可是为什么不出成效呢?眼睁睁的看着每天花出去的钱不出票,我的心在煎熬。我知道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是大法的资源,得出票,得救人。我问自己,是不是自己有什么心,挡了救人的路。当天下午,很久没有跟我联系的协调票点的同修跟我打电话,说是票点的人实在排不开了,让我无论半个小时也好,一个小时也好,去离我家最近的那个票点去帮下忙。我那时候已经在家里憋疯了,想着能出门卖票,时间要求也不长,就立马答应了。

长期养成的习惯,我要求自己出门卖票前纯净、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在开车去票点的路上,我越来越平静,突然一个念头打到我的脑海里,我在求。是啊,我是在求,求五十五岁以上的那个组能出票,但这是救人,这不对吗?我问自己,为什么出门卖票,我要求纯净自己什么都不想,因为那样人念少,师父给的力量才能发挥出来。那么网络卖票呢,因为没有直接面对顾客,没有那么直接的反应,我没有那么重视在设置广告投放中自己的一思一念,会不会我有什么念头挡着救人了?

深挖下去,我发现我在求那个组出票,是因为我觉得他能出票,我、我、我,都是我的想法,可是谁来看演出那位置都是师父定好的,我的想法算啥呀?而且看到不出票,我起了怕心,害怕丢面子。最应该出票的那个群我操作起来没有出票,大家会怎么想我啊。执着心一挖,挖出一大堆。赶紧发正念清理自己。

到了票点,就有老人家远远的就冲过来,冲着我说,赶快给我张传单,我要买票。原来老人家看到了我们网络的广告,但是计算机上的设置都是儿女给他装的,他点了半天,不知道点哪里买票。通过交流,我发现这些上了年纪的人,一定要给他们清晰的买票指示,比如说“买票点击这里”,而且这些字眼需要醒目,最好单独放开。还有就是很多这样年纪的老人家比起用计算机买票是更喜欢打电话订票的,应当在广告上加上电话购票的信息。

短短二个小时在票点,师父就安排一波一波的有缘众生告诉我怎样给这些五十五岁以上老人下广告的经验,我回家后,马上把这个年龄群的广告调整,之后的几天,发现出票量成倍的增加,谢谢师父。

做神韵的推广,我认为人中的技能需要学,但不要被它框住了。技能好比是功能,出了那个功能,意念能指挥了它。更重要的是纯净自己,在参与神韵推广的这么些年中,我发现很多很好的主意都是在我纯净放空自己的时候冒出来的。那些都是师父给的智慧,谢谢师父。

放下自己,配合团队

加拿大网络推广有个小团队,除了我,其他同修都有全职的工作,所以平时一起学法交流只能在周末或平时的晚上。因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做网络的推广,对网络市场的把握还没有那么多经验,我们约定每周二次的学法,然后交流各块的经验,这样大家可以互相学习。

初期的时候没有那么忙,大家都能够比较准时的上线一起学法交流,但是到了十二月份,大家都开始忙碌起来,渐渐的上线的时间也开始参差不齐起来,有些忙的好几次都上不了线。我认为无论是什么方式的推广(网络的,还是传统的电视、报纸推广),都是相辅相成的。即使网络推广单看,也是有人打头阵,有人收口的。团队之间的沟通非常重要。我被安排协调这个小团队,我就必须跟大家保持沟通畅通,把团队协调好。

有人不上线,我就得线下跟没上来的同修沟通,并重复会议内容。上线的人越少,我线下跟团队沟通的时间就得增加。我心里有点委屈,我也很忙的呀,每次会议还得记录,还得跟进。我的性格其实是属于喜欢单干、一个人冲的,比较烦协调团队,但是想着今年安排我来协调小团队,一定有原因。我知道自己自我的那个东西比较强,也经常是别人一说,我就炸(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炸的慌的那种),团队的配合就是让我磨去自我的那个东西的,也就时时提醒着自己。但是平时学法不扎实,要提高的时候真是不触及心灵不好使。

有一天,那个经常不上线的同修跟我说他实在太忙了,看我是不是可以接手他那块帮一下。我来设定投放广告对象,他来制作广告并安排投放。我想着设定投放我平时也做熟了,我做就我做吧。过了一段时间,那位同修又跟我说,广告制作那块,他语言上达不到要求,能不能我来写,写完发给他,他来投放。我想了想,神韵的广告的确是需要做到用英文写的,针对的也是主流。那位同修来加拿大不久,写英文广告的确不是他的长项,配合吧。我又把写广告的这块接受过来了。于是,我设定了广告发放人群,写好了广告词,又仔细的写邮件,告诉那位同修我安排了什么人群、用什么广告词、配合用什么影片,让他尽快投放,并观察广告效果。

过了二天,那位同修给我打电话,说没有找到影片,让我把影片传给他。我是真生气啊。影片很早就集中放到一个库里了,开会讲了很多次,其他团队成员都用了好久了呀,他怎么现在还在问。我设了投放人群,我写了广告词,我写邮件告诉他怎么做,再去给他传影片,再解释,有这功夫,如果我自己做,二倍的活都干完了。神韵是救人的事情,耽搁不起,不能拖拖拉拉的。但是这位同修也真的是忙,他通常都是晚上十~十一点才能给我打电话做神韵的东西。我郁闷的不行。好吧,我的时间应该比他多,配合配合吧,我告诉他,我来做前面这几步,他就负责观察广告效果就好。

几天后,我发现有几个广告效果不怎么好,仔细检查的时候,发现有坏人在我们的帖子上捣乱留坏评语,二天多没有人删,我真是大怒了。我们在网上广告的投放量大,坏留言放在上面的时间越长,影响越坏。要看演出准备买票的众生被蛊惑了怎么办?救人那么难,为什么我把之前所有步骤都做了,他只要观察广告效果,删除坏帖那么一点小事他都做不好。我愤怒的不行。

我给那位同修打电话,他不接,发短信发邮件他不回。我告诉自己,行了,接手做吧,他不用心,不用他做了。我怒气冲冲的把所有的帖子检查了一遍,删了该删了,回了该回的,大半天就过去了。做的过程中,我发现检查广告帖居然也不是个容易事,原来也占用时间啊。

这时候,那位同修给我回电话了,原来他公司派他紧急出差,他过去几十个小时里都在路上,没有电话,也没有网络,出门时没来得及告诉我。我告诉他,我把二天多的坏留言都处理了,他也挺愧疚的告诉我他实在太忙了。

过去几个小时的忙碌也让我平静下来了,同修也真的是不容易,找他做神韵网络推广是想到他是做技术的应该行,没有考虑到他的工作时间和语言能力。有时候看看是一件小事,自己亲手做的时候才知道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我对那位同修说,没有问题,在他忙的这段时间里,他平时就观察广告效果吧,我来做前面的那些个步骤,只要我们沟通好、配合好就行。

在后来的几个月神韵的推广中,师父也让我看到了配合好了的力量。我发现卖票效果好的帖子只要大批量的投放,通常干扰也大,坏留言什么的随之而来。有好一段时间,我一看到效果好的广告大批量投放我就担心,害怕又有人搞破坏。学法中师父点化我:“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相由心生,那个事就越麻烦。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救人这么大一件事情,做你们该做的,心里踏实一点,碰到听到什么不太顺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别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2]

是啊,我干嘛害怕呢,我这不是求麻烦来了吗。我这是堂堂正正做着救人的事情。我开始放平心态上广告。有坏留言的时候,通常的做法是我们会删除或者第三方的正面回帖起引导作用。有好几次大家都很忙的时候,搞破坏的留言在帖子上逗留有几个小时没来得及删除,我发现就会有些看过神韵的观众上来,用非常正面的回复告诉其他人神韵是一场必看的演出。同修与我在法上交流,大陆同修在危险的情况下,可以让恶人看不见,我们尽力做好我们的,真的太忙来不及的时候,就请师父加持,不要让该安排得救的众生看到恶意的留言。我们的心越来越正,网络广告的效果也越来越好。

结语

一转眼,从开始修炼,参与神韵推广竟然已近八个年头。回首看来,一路上走的跌跌撞撞,时有懈怠,有些地方自己真的是修的太差了,还有太多太多的执着没有去,很多时候也真的有些迷茫不知道该怎么修。一路走来,觉得自己也就是秉着“师父为我安排好了最好的一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方法在修。有什么高兴了,难过了,愤怒了,只要动了心了,就该有东西要修了。时时提醒着自己向内找。新宇宙和旧宇宙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是无私的,一个是为私的。在正法的修炼路上,我时时提醒着自己,修去私,把师父要的放在自己要的前面。无论做什么,不要忘了基点是救人。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二零一七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