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二零一六年,我地区法轮功学员A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法轮功学员B去派出所询问时,也遭绑架。A和B被绑架后,我们几个县法轮功学员切磋后达成一致,找国保队长要人。

我们从明慧网下载了有关文章,不断的切磋、交流,又学习了《精進要旨》,师父讲到:“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精進要旨》〈挖根〉)

我们向内找,在这十几年的被迫害中,对参与迫害我们的这些人的怨恨心有没有?想让他们明白真相得救度的善心有多少?怕心有没有?我们悟道:“四二五”过去了,“七二零”也过去了,我们还有多少次这样的机会呢?能不能走出来直接面对公、检、法人员,也是人与神的见证。我们发正念的基点不应该是为了营救而营救,这场迫害也不是人对人的迫害,而是另外空间的旧势力操纵着不明真相的人干的,受害最深的就是这些公、检、法、司人员,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

明白了该怎么做,我们就去近距离为同修发正念。因为去的人比较多,分成俩人一班、三人一班,因为是在晚上,又是在县城,引起街面两边店面人员的注意,不大一会,就过来两辆车,直冲三个女同修过去,大声问到:在我的门市前边干什么?你们是哪里的人?在这里干什么?我们这里老被盗,你们是不是偷东西的?因同修不正面回答,更引起他们怀疑,说你们不是小偷,拿着布袋干什么?(同修当坐垫的两个编织袋)你们不是小偷,为什么不敢说你们是哪里的人?拿着布袋干什么?是不是偷孩子的?

我距离这三个同修不远,见状,赶紧去通知其他同修,不要在拘留所正门和马路边发正念了,那边三个同修被包围了,请同修都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发正念,所有同修都通知到后,我又去了三个同修被包围的圈外,两个男同修也过去看个究竟。这时围了很多人,围观的人都认定同修是贼,不是干好事的,好人为什么连名字都不敢说呢?同修在解释着。

我在圈外面站着,不愿离开同修自己走掉。一会那个打电话构陷的人,走出圈外接警察问具体位置时,发现了我,我也被拽進了众人的包围圈。一个男同修也被发现了。

在路灯下,加上两辆汽车大灯照的很亮,看热闹的人纷纷举起手机拍照、录像,一个个闪光灯亮亮的对着我闪个不停。我坦荡的大声的告诉所有的人:“我叫某某某,是某某地方的人。我是炼法轮功的。只因这个拘留所里关押着我们两个同修,我们来这里帮助同修发正念来了。我颈椎第二、第三节骨质增生,肩周炎,心脏病,肠胃炎,低血压等等病,炼法轮功一个月全都好了,最主要的是,我师父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做好事有好报,做坏事有恶报。现在有二十多万人已经把江泽民控告到北京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去了,我们都是真名实姓控告江泽民的,手机号码,身份证号码也附上了,还各自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堂堂正正的将江泽民告上法庭了,并且两高给我们发了短信,说明我们的控告信已经被签收。”

一个女子拿着手机说:“我都给你录像了,回去让我的家人看行吗?”我说:“行!都可以看,明白真相得福报,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命能保!”

看来警察早就到了。一个男警察说:“你说吧,我这也给你录着呢。”我说:“你是警察呀,那你更应该好好录下来,拿回去叫你们的那些警察都好好听听。如果人人学大法,人人都发自内心的做好人,治安状况不就好了吗?你们警察不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吗?”

这时,那个打构陷电话的小伙子突然对我说:“你别说了,你别说了,你再说,我就给你磕头了……”一连说了好几遍不让我说了,再说他就给我磕头了,显然他为误解我们而报警很是懊悔。

第一次非法开庭

第一次非法开庭,为阻止亲朋旁听,法院临时私设小公堂,强行進行非法庭审。

一大早,各地法轮功学员聚集在法院周围,几百人,围着法院发正念加持同修。我和两个同修在法院东面街边发正念,两个小时没动地方,期间不正的念头时不时的往上返,心想一会有便衣来了问我在这里干什么时,我这样回答那样回答,很快就警觉了,这不是求迫害吗?这不是我想的,灭掉它。

等和同修见面后,才知道有很多同修很坦然的跟随律师進了法庭,使得被非法庭审的同修和律师及家属胆气更壮,正念更强。两位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正义辩护,使得法院自知违法,提前退庭,草草收场。

我听到后很后悔,为什么自己就不去法庭门口发正念呢?向内找,还是有怕心。回来后,本地同修切磋这次去发正念自己所出现的问题,和看到其他地区同修的不足,如看到有的同修来回走动的、四处张望的,哪里有动静就被带动,心如浮萍的、追着律师跑想听到有什么好消息的、等等。我们悟道,这都是我们的一面镜子,照到的不足是为了让我们发现它,弥补不足,归正自己。

第二次非法开庭

开庭前,有同修提议,说这次开庭我们不能赤手空拳,打仗没有武器能打胜仗吗?我们得带资料和不干胶。

开庭这天,大家开始進法院大厅,门卫开始翻包,第一个带资料的同修把包放到桌子上,门卫把资料从包里拿出来看了看,又放進去给了同修,第二个带资料同修把包放到桌子上,门卫拿出一看说:出去,这个不能带進去。同修拿出法庭,到街上把资料发完,把不干胶贴完,又回到大厅。法官办公室好像是一个领导在给法官们“鼓劲”,临出门,他回头对里面恶狠狠的说:今天,庭照开不误。

法官和律师陆续進入法庭,同修开始要求旁听。他们不同意,同修就按顺序挨门推开发资料,就一个办公室不要的,法警往外推我们时,同修就给他们资料,有一法警说,把这给我们队长,同修一听马上说:再给你一本《九评》,法警乐呵呵的收了,给大厅工作人员发资料时,她们说,你们看不到上面有摄像头吗?同修说:做好事救人呢,怕什么?还有同修在走廊双盘立掌发正念,有法院工作人员看到后赶紧把门关上了。

因为要求参加旁听的法轮功学员很多,但都被法院拒之门外。有学员问法官:按照法律规定,我们每个公民都有旁听权,这是我们每个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法院一法官把手一扬说:你别给我讲法律。这句话惹的全厅人哄堂大笑。有学员问:在你们法院还不让讲法律?那法官的脸一下红了,不知说啥了。

我和一些同修上了二楼法庭的后台,坐了两排大法弟子,与法官、审判长、审判员、主审法官只有一壁之隔,法庭里的声音我们能听到。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加持同修A和B及律师与家属的正念正行,清除另外空间操控公、检、法、司人员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立即无条件释放同修。

法庭上,A和B被戴着手铐和脚镣,按在老虎凳上,不让动一动。两位律师据理力争、强烈要求:我的当事人没有犯罪,不应这样对待,请把我当事人的刑具撤掉!法院工作人员自知理亏,忙吩咐法警把脚镣去掉。手铐和老虎凳一直没撤。法官在法庭上不讲法律,律师辩护条理清晰。法官讲不过律师,便耍蛮横不讲理,不让律师说话、辩护,不让家属说话、更不让当事人说话。

A的母亲质问法官:我儿子没犯罪,为什么不无罪释放?几个法警上来往外推A同修的母亲,A同修的父亲看到后非常气愤,一下子掀翻了桌子,大声质问道:你们法院的办案人开庭不让律师辩护、不让我们家属和当事人辩护、不让旁听。你们这是开的什么庭?众法官无言答对!

一警号为133151的法警命令其他人把A的父亲拉出去,然后押上警车带走。两位律师找法院交涉,要求立即放人,警车又把同修父亲带回来,但前提是,他必须写个检查,认个错。同修父亲坚信儿子没罪,自己没错,不向强权低头,又被警车带走。

中午休庭,有五、六十个同修,上了二楼审判庭,在一排排的座椅上坐着,我和身边的同修说,我们在这里坐着不是等待开庭,而是不允许他们再非法开庭。一个老年男同修马上说,你快去给那边的同修去交流,你快去、快去,他们都是在等待开庭。我赶紧坐过去和同修谈了自己的认识。几个法警上来了,撵我们走,不要在这里坐着了,我说:我们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弟子是好人,不该被审判,应该释放。那个法警头头说:法轮功好!真善忍好!不该开庭,得释放,你说释放就释放啊?我说这不是给你说吗,他说你别给我说,你们去找法官说去。我从法院出来,一个老年同修问我,下午还开不开庭呀?我说我们不是等待开庭,而是不允许他们非法开庭。

下午,法院给了A同修母亲一张拘留通知书,A同修父亲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非法庭审的荒唐剧结束。

押送同修的车走出法院大门时,大门口站立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同修们齐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喊声招引路人驻足观看,法院工作人员也都从大门里向外看。

这次非法开庭后,法院不法官员一直要求同修的家人辞去律师,遭拒绝后,威胁家人说不换律师不开庭。

回来后和我们片的同修交流此问题,法院退卷,检察院撤诉、公安局放人,律师都是在千方百计的在阻挡他们开庭,使我们有时间给公、检、法有关人员讲真相。我们没有做好,这是第一个漏。同修没营救出来,家属又被非法拘留了,是我们有争斗的心造成的。这是第二个漏。

明慧网刊登了一篇文章《给大连同修提个醒》,文章中谈到:我们请律师的基点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给大法弟子讨公道、制止行恶,而没有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虽然也说想让公检法人员得救,但那次开庭之前,大家的念已经不在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上了,把主要的心思都放在了发正念制止迫害上面,这些众生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弟子的心,他们明白的一面失望于大法弟子没有救他们的心,这才是他们阻挠律师辩护的原因——既然不想救我们,那就不让你们说话。这是第三个漏。

通过这篇文章,我们也看到我们的慈悲心还是不够,我们就开始给当地公、检、法部门通过邮局发信件,将小册子和真相信封好袋,通过快递给公检法人员邮寄包裹。去这里发正念时,从当地往我们地区的几个派出所发包裹。

第三次非法开庭

一大早有两位法轮功学员便赶到法院门口附近,学员说:法院的一门卫看见我们又来了,慌慌张张往里走了,不一会儿,又跟着来了好几个人,鬼鬼祟祟的隔着大门栅栏偷看我们。

上午九点开庭前,两个客运车开進法院,还有三、四辆面包警车,还有一辆面包警车直接开到法院门侧,打开后门舱,从车上下来的人都是全副武装、腰系手枪,还有一个人手拿摄像机给附近录像,还有一个120的救护车和面包警车停在一起,制造恐怖气氛与场面。

开庭期间,有一男学员从法庭走出来,告诉外面的同修,他听见法院里的人给他自己的人说:今天的事闹大了,省里也来人了,还有周边县的警察也来了。休庭后,学员告诉家属外面的情况,家属说:怪不得今天人这么多,她还说前几天她来法院,一法官对她说;你们嫌我们不让你们旁听了,那是我们的警力不够,下次都让你们旁听。

押送同修的警车疾驶过来,他们看到法院附近、周边到处都是法轮功学员,大厅、楼道也有许多学员,A同修走过来,双手合十向同修们示意,随后B同修跟着走过来了,一学员对B同修说:“某某,用你纯正、慈悲的心态去救度你身边所有的众生!”B同修微笑点头走过去了。

旁边蹲着几位法警、武警,另一学员走到他们面前,满面慈悲,微笑着对他们说:“我们来了这么多人,都是为了救你们!”还有一男学员亲眼看到此情此景,眼含热泪上前一把握住一法警的手和胳膊,激动的说:“可不该这样啊,这是一群好人哪!”法警一愣忙说:走吧!走吧!

两位同修在法庭坐下后,一法官问A同修:你的律师和家属辩护人,你满意吗?A同修说满意。也问B同修你的律师和家属辩护人,你满意吗?B同修也说满意。见两位同修都戴着刑具,家属首先要求撤掉刑具,说我孩子没错。律师从法律角度上讲:“我的当事人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不应该戴刑具!”法官忙吩咐法警把刑具撤掉,法警只撤掉一个,律师说:“必须全部打开,”法官说:“打开。”法警没办法又把另一个打开了,椅子的两个腿底下有钩子,他把钩子钩在A同修和B同修的脚脖子上,换成了另一种迫害方式。律师一看急了,说法警:“你蹬鼻子上脸了。” 家属说:“你们这是换汤不换药。”法官说:撤掉吧。法警说:不能给他全撤掉,怕他们把人抢走了。

这次开庭,我的心态变化很大,当见到同修的亲属时,我告诉他们说:我们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公、检、法、司人员才是最可怜的生命,我们得救他们,要不他们就没有希望了。進到法院的大厅,我们三个同修坐在楼梯下的椅子上静静的发着正念,当看到法院的任何一个工作人员时,我都用意念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祥和的心态打入他们每个生命的微观中去。

在要开庭前,我想進去,我告诉他们我是A同修的表姐,我得照顾他的母亲,法警给我要身份证,不是直属亲戚都不让進。时间到了,国保大队长带了十来个公安押送着两位同修过来了,看见上次我们发正念时被绑架的那位男同修,激动的和男同修握着手说:这次又有咱啊?同修说:做点好事。

这些公安坐了两排,把楼梯口给把住了,不让大法弟子靠近,我看着这些生命,发自内心的想救他们,我看了看同修,想给他们说加持我的正念,我要给他们讲真相,没等开口,就想起了请师父加持,我走到这些公安面前问:不是说经过安检后就让我们進去吗?什么时候叫我们進去呀?一个小公安笑着说我不知道,用手指了指一个头头模样的人说,你问他吧。我一看就是那次绑架我的那个,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好多病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那个头头指着北边说,你去在那边炼去吧。我说我不是来这里炼来了,我是要告诉你们: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我希望你们都平安。靠西墙坐着的四个小公安都笑着齐声说:都平安,都平安。

我回到同修身边和同修说:我们一会儿过去一个,一会儿再过去一个,轮流给他们讲,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一个同修说就这一个入口吗?我想起了后门,我们赶紧绕了过去,这次仍是坐在法官和所有的审判员的背后发正念,和上一次的心态大不相同,我们满怀慈悲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加持同修和律师及家属的正念,清除阻挡公、检、法、司人员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入每个生命的微观中去。

没多长时间,有同修来告诉我们说,公安走了,我们可以旁听了,于是我们都下了楼,走向前门,法警的头目在楼梯旁站着,没有了先前的嚣张,对我们说:别上去了,不开了。我对他说:看你刚才的那个态度,以后可不能再那样了,他们可都是好人。那个法警不耐烦的走了,我又追到他门口,又说了一遍:可不能那样了,他们可都是好人哪。这时门卫说:是不开了,你看大法官都下来了。我一看从楼梯上下来了一伙人,我面向法官,笑容满面的告诉法官说: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四次非法开庭

我们租了两辆面包车,上车不说话,一路发着正念,接近目地地的十字路口处,看到有不少巡警,司机说可能是针对你们来的,司机绕道前行,当到第二个路口时被劫住了,过来七、八个巡警,我说快发正念,清除邪恶。问司机上哪里去?司机说去某地。干什么去?司机说走亲戚。又检查司机的证件,没发现问题,后又向我们要身份证,我们说没带身份证,搜了前四个同修的包,没发现什么,又要搜查后排的包,我和另一个同修都带着东西,要我们把包拿过去,我们不理他们,要我们下车接受检查,我们也不下车,只是高密度的发正念,求师父保护,有惊无险。后面的同修见我们被截住了,下车分散开,步行走小路,穿小区,進入广宗县法院所在地。我们七个却回家了。和后面车里的同修相比我太差劲了。

后来通过交流,才知道当天真是一场正邪大战。由于前三次很多法轮功学员前去要求旁听,使中共法官和警察非常害怕,极力阻挡,而今天,他们更是提前密谋,为了阻挡法轮功学员去参与开庭发正念,一大早,当地警察就把通往当地县城的交通要道、各个路口都给堵截了。

一大早,各个路口站满了公安、武警、交警、巡警、还有特警,人员车辆停的到处都是,非法盘查过往车辆与行人,过往民众只要带包就被非法翻包,索取身份证;拦截过往客车、面包车,上车非法搜查,要身份证,导致客车都晚点了。

前去旁听的法轮功学员描述当时的情景:他们六个人租一辆面包车,去某县法院旁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距离此县城大约十里地,路上遇到公安盘查,不叫去某县,还说:你们今天咋这么多人去某县哪?一警察不让我们的车走,故意一边磨时间,一边打电话,同修不想和他在这里耗,一学员说,我们走,接着他们一个个都下来了,正好一辆电动三轮车从他们跟前路过,一学员就上了三轮,他和另一学员也紧跟着上去了。另三名学员随后下来,往前跑,被追回去了。这名正义民众拉他们下土路,走村子、穿大街、走小巷,瞬间甩掉了警察,并把他们安全送到了法院门口,看他们见到了同修,他说没事了,我走了,从这名正义的民众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共的不得人心。

半路上学员告诉这名正义民众,你今天积了大德了,并问他这是干什么去?他说:我没事,刚换了一套新电瓶,我试试能跑多远。学员笑了,知道是师父安排来接他们的了。

法院门口也是停着很多辆警车,还有救护车,特警,警察和国保就更多了,国保队长在大门外“执法”,在街上走的行人只要你手里拿着包,必须翻翻,去的早一点的法轮功学员,被几个国保跑过去非法盘查:干什么的,有身份证吗?学员说:你是干什么的?国保拿出他的证件,学员要记他的警号,他不让,学员说这么多人,你不问别人就问我?国保说你走吧。

第五次非法开庭

因为第四次非法开庭,某县公安非法堵截,法院内外警力密集骚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两高又出来乱解释宪法。第五次非法开庭能否继续走出去,继续去近距离给同修发正念,对同修可是又一次能否从人中走出来的考验。我想越是这样更得去,可又面临困难,我需要送孩子上幼儿园,幼儿园七点半才开门,六点十分就得出发,一百来里路,中途得倒两次车,一个念头出来说,要不就别去了,我马上抓住了这一念,你这是要我以没人管孩子为理由,然后堂而皇之的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不行,说啥我也得去,大不了我七点半把孩子送幼儿园,租车去发正念。决心一定,心里踏实了,哇!我儿子和儿媳妇回来了,我太惊喜了,儿媳说本来不想来,后来想来吧,就来了。唉!修炼的人哪有偶然的事啊,是我心性到位了,师父就帮做了,谢谢师父!

本来我们同修约好坐班车,到了车站,没想到同修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开车把我们七个人送到二十里外的大公路口,我们上了长途车,上车后我们都不说话,高密度的发正念,当车行驶了一段路时,汽车出问题了,听司机说钢锭磁了(我不懂,只知道车出问题了),车速慢了下来,这时我看见天空出现一个金色的大光环,宽度有一尺,高度通天彻地,把我们乘坐的大客车的前半节圈住了,我问身边的同修,看见这个大光环了吗?同修说看不见,有一个女同修说看见天上有彩虹。我说要不是我们坐这个车,应该是该坏在这里了。是师父在呵护着弟子啊!

到了法院,我想去法院的大厅内发正念,想叫上个伴,转念又一想,别叫了,谁悟到哪,就做到哪儿吧,我就一个人去了大厅,门卫不让我進去,管我要身份证,否则就不准進。我在门外看见有四个人,不象同修,就问他们在这里干什么?他们说是离婚来了。我说大家都是缘份化来的,离什么婚呢?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呀?忍忍就过去了,离婚对孩子是最大的伤害,还让父母为自己操心。你看我们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我们事事为别人着想,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这么好的功法,共产党却迫害镇压,三反、五反、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大学生,一次一次的运动迫害的都是国家的精英。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了,三退保平安,你们入过团、队吗?我给你们退了吧?妈妈指着女儿说,我们都没入过,你给她退了吧,她入过团、队。我问女孩姓什么?女孩很高兴的用小红的化名退出了团、队,还和妈妈说,你看人家也说离婚不好。

B同修的律师和两个同修的家属在门口等着开门,A同修的父亲让律师在看着什么稿件,我和同修就在旁边发着正念加持律师。等律师看完了在等待时间时,我和律师说:“你看到明慧网报导的迫害实例了吗?那只是冰山一角。”我告诉他,我和我们村同修被迫害的经历:手铐、脚镣、铐地环、灌屎汤、电棍、警棍、撬开嘴抹大便、夏天在太阳下炼军训体罚,冬天在墙根下罚站,冬天被拉到墓地解开棉衣扣子整整冻了一夜,同修被迫害的肠胃粘连,不能吃东西,骨瘦如柴,奄奄一息被家人接回。我被饭中下药,打毒针造成全部人体器官萎缩,医院确诊为周围神经萎缩(相当于癌症),我们俩个都活下来了,没有扎一针吃一粒药,通过学法炼功,奇迹般的恢复特别快,律师急切的问:“多长时间好的?多长时间好的?”我说那真是一天一个样、一天一个样。你说我们犯了什么法?这些制定法律的人,总有一天也得受到法律的制裁。律师说会吗?我说我们不是在做吗。

A同修的律师过来说:“都已经过点了,还叫我们等,我们得進去。”律师和家属進了大厅,法警阻挡,他们吵的很凶,有同修趴在门外往里看,我说不要看,快发正念,我发正念将邪恶定住。法警把两个律师推了出来,家属在其中调解,心态很好,没有被带动,我身后有一个男同修高喊:法轮大法好!我告诉同修不能过急,同修说,反正不叫我们進去了。我说:“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们都得稳住,不能有一点过激的言行,向内找,去掉争斗心,怨恨心,稳住心态。”法警跑来手指着男同修说:“你再喊就把你抓起来。”有三个同修录像时,被警察发现,警察把手机抢走了,我说;“要人家手机干什么,给人家吧”,法警说:一会就给你们。

法警赶我们走我们都不走,等律师和家属進入法庭了,法警让我们退后一些,我们说手机还没还我们呢!我县的一个女同修把三部手机全部要回。

发正念持续到下午四点钟,同修们确实比上几次提高了不少,都静静的,我们互相提醒,注意大法弟子的形像,坐姿要腰直颈正,不要一只脚搭在另一只脚上,不说话,不被外在所带动。当地同修给送来了馒头、鸡蛋、烧饼、包子、提着热水瓶,拿着水杯、还有矿泉水,倍感亲切!大法弟子真是一个整体呀!现在回想起来还禁不住热泪盈眶。一天没吃没喝,也不渴不饿。

同修还没有被放出来,那些公检法司人员还有很多没能明白真相,我们会抓住最后的机会,修好自己,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