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前“七二零” 北京学员的上访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中共头目江泽民操控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开始。“七二零”前一天,全国范围的大逮捕已经進行,许多被认为是法轮功“骨干”的成员都被非法拘禁或带走问话。此前几个月,法轮功学员炼功时不断受到警察与便衣的监视骚扰破坏。

为了帮助政府了解真相,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法轮功学员不得不進行和平上访。是遭到非法抓捕与破坏在先,上访在后。北京学员上访地点主要是西城区府右街与位于西石库一带的信访局。我是去信访局西门上访的,几经周折才找到。

七月二十日那天上午我到时,已有了许多学员,沿着信访局西墙外形成几排长列,神色凝重,程序井然。除了有时背诵《论语》外,很安静。后来,有老学员找到我,说,我们上访应当有一份书面的材料,让我起草。主要是先介绍法轮功是什么(上乘佛家功法,修炼真、善、忍,有提升精神境界和祛病健身奇效,有益于他人与社会等等),然后三点诉求:一、无条件释放被非法抓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二、恢复法轮功书籍的出版与销售;三、有一个正常的炼功环境。(大意)都是最基本的、很简单的诉求,这个临时的手写稿一共只有一页纸。我写完后,准备寻找打印店打印。向南走到西四的丁字路口时,看见一辆又一辆空的大型公交车向我们上访的方向开去,觉的他们可能要抓人了,就放弃打印赶快回到现场。面对那些士兵,我们手无寸铁,唯一的准备,就是找绳子把鞋子与脚绑在一起,以防脱落。

当士兵开始抓人时,所有学员,不分男女,不分老少,都不约而同手挽着手,后排的人抱着前排人的腰,连接成紧密的整体。对方几次都无法拉出一个人。过了一会儿,他们改变了手法,几个彪形大汉集中对一个人下手,打开缺口后再对下一个。就这样把长列“切”成方块拆散,很多人都是被粗暴的扔進车里,天气炎热衣服单薄,当时就受了伤。就这样满满装了几辆车。

后来,车向南再沿长安街向西疾驶,大家通过车窗向路边行人高喊,抓好人了!抓好人了!法轮大法好!……中午时分,我们被运到丰台体育场。过了一会,有价格昂贵的矿泉水、面包等向我们出售。但是大家是来上访的,很多人没有带多少钱,只能互相匀一下。突然,人群中发出欢呼,许多学员看到了天空中太阳旁出现的法轮。大家在烈日下围坐在一起背诵《论语》,或進行交流。

丰台体育场的公厕在体育场外,有更大范围的铁制围栏将体育场和这些配套设施围住。我们沿着公厕旁一条路,发现了一个小门可以出去,立即回来告诉大家。但有学员说,我们不走……一定要一个说法。我们觉的有道理,就都没走。我与一位同修从小门出去,到一个超市买了一些正常价格的矿泉水和食品,收集了一些旧报纸与超市海报,便于大家使用。

到丰台体育场后,我们一直被置之不理。下午,场内开進一辆大型公交车,一些同修被抓到车上。没有被抓的更多同修都奔跑过去拦那辆车。我当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被同修一把拉起。偌大的体育场,一辆大车,一群人。大车一再转向开走,人群一再奔跑拦住。后来车子转向后快开,就在眼看追不上的时候,突然,车子冒了黑烟开不动了,被抓的同修终于下车回到大家中间。

傍晚时。形势越来越严峻。听说有同修上厕所时被路边的车打开车门抓進去。我与一位同修准备去看一下,只离开体育场门短短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再回去时看到一队一队的士兵向里开,试了几次都進不去了。只好先回去,第二天再上访。到西单路口,已是街灯初亮。突然迎面走来二人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原来他们是闻讯赶来的外地学员。我们很奇怪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是同修,低头一看,脚还和鞋子绑在一起。

次日,我安排家人去单位办公室取回放在那里的大法书籍与资料,自己继续去上访。想不到被单位截回。原来电视台要播那些邪恶的东西,迫害公开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