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在医学界堪称奇迹”的病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下午三时许,我丈夫在开车途中,突感一阵眩晕,身体极度不适,伴随着剧烈的呕吐。他马上给我儿子打电话,说明了身体不适的症状。儿子以最快速度赶到他身边,开着我丈夫的车把他送到最近的医院。

到了医院,儿子搀扶他下车,他走了两步就瘫坐在地上,儿子赶紧叫了急诊室的护士、医生,用担架抬到诊室。经过紧急诊断抢救,以及最快的CT脑部成像,医生诊断为小脑中心部位出血,出血量达到三十毫升,人体毫无正常机能反应,双瞳孔放大,毫无意识,仅有微弱呼吸与心跳。

现场急诊大夫经过诊断后,通知我儿子做好后事准备,认为毫无医治必要,去世只是时间问题。我儿子不敢相信眼前一切,通过熟人,找到医院里脑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再行诊断。主任医师到场后,诊断结果与急诊大夫意见一致,认为没有手术与救治必要,建议转移到普通病房,让家人尽可能多陪他一段时间……

每天下午我都出去讲真相救人,不带电话。我儿子在第一时间未能联系上我。他联系上我们一位同修,几个同修先我赶到医院看望生命垂危的丈夫。等我回到家才发现有未接来电,回电后才得知我丈夫的病情。

我立即到师父法像前求师父救救我丈夫,我一定走师父安排的路,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对自己说:有师在,有法在,他一定能好,一定的。

我炼法轮功,曾被中共迫害,他也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二零零二年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公安局的人鼓动他与我离婚,他没有那样做。特别是后来这些年,他支持我做三件事,为我提供了很多方便。他看到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和精神状态很好,也表示以后他也要学大法。他支持大法,我相信师父会帮助他。能不能行,就看我们怎么做了。

到了重症室,看到大家的严肃表情,我立即说:“没事!没事!”大夫带着不可理解的表情对其他人说:“人都这样了,他老伴竟然还说没事!”

我走到丈夫身边,伏在他耳边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丈夫一点一点有了反应,接着又开始强烈的呕吐……

晚上九点左右,丈夫的亲人、朋友得到消息后陆续从外地赶到医院。为了不错过手术的最佳时间,亲属们商量决定立即手术,并聘请了省城教授专家赶过来亲自主刀。就在此时,丈夫在清醒的片刻突然说出了“不动手术”的意愿。我一直在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不做手术也一定能康复。

三月九日凌晨二点多钟,省城专家赶到,仔细查看了我丈夫的情况,看到丈夫已经能睁开眼睛,能说出明确表达自己的意思的词语,并能对各种外界刺激做出相应反应了,考虑了一下,说再做一次CT复查。

在CT室里,只剩下我一人陪伴丈夫,我心里就是一念:“不做手术!”一边求师父一边发正念,并和丈夫進行沟通,告诉他一定能安全度过这一劫……

CT片出来后,教授和本地主治医师共同研究后,说:“出了这么多血,病人的状态还能恢复到这个程度,简直就是个奇迹!在这种状态下,做手术和不做手术都是两难的选择。如果后来的状态是持续恶化,出血量持续增加的话,那么马上手术是优先选择;但目前出血量没有增加,反而有减少的趋势,病人的意识与机能也恢复了大部份,这种情况下,建议采取保守治疗。”教授在交代了四十八小时和七十二小时两时段重点监护事项后,连夜返回了省城。

三月十四日,丈夫做第四次CT检查。主治医师对片子進行研究后说:“脑室积水”有些膨大,建议下管引流。

丈夫自住院以来,未出现过主意识不清的昏迷状态,从未发烧,体温正常,四肢逐渐灵活,能用语言表达吃喝拉撒等需求。我断定不需要做这个手术。回到家我立刻求师父:师父,请帮助他不做引流,他自己一定能尽快吸收的。下午我就到医院签字不做手术。

晚上儿子将第四次CT影像传给省城教授,请他帮忙观察病情,是否要做下管引流手术。教授回复:“不用下管,恢复的很好。这个病例在医学界堪称奇迹。”

过了一个月左右,丈夫就出院回家休养了。现在情况越来越好。

感谢师父救了我丈夫的命!

谢谢帮助给予我丈夫正的能量的所有同修!

也谢谢当地医院医生的帮助,更感谢省城教授在关键问题上做出的正确决定!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家人出现这样的事情绝不是偶然的。这让我更進一步认识到修炼太严肃了,任何事情不符合大法,就必定符合了旧势力,旧势力就要来毁你。我找到自己存在的很多执着,决心要快快去掉它们。在最后的时刻,只有精進再精進,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