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迫害法轮功学员者遭恶报数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六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头子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发起了对广大法轮功修炼者残酷漫长的迫害。十八年来,无数法轮功修炼者遭受了各种方式的迫害。与此同时受中共谎言蒙蔽,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恶报的事例也不断曝光。

1、片警患乳腺癌,痛不欲生

周亚华,女,四十多岁,原来是宁夏银川市金凤区黄河东路派出所警察,多年参与骚扰迫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张桂芳、张芳等人。后来调到金凤区满城北街派出所,又参与迫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王相臣、罗新平、水雪芳等人,频繁地打电话、到家中恐吓骚扰。

二零零九年二月,法轮功学员栾凝被西夏区法院非法开庭的前一日,周亚华伙同居委会的几个人守在水雪芳家楼门口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敲开水雪芳的家门,把她堵在家里,给水雪芳的家人造成恐慌。

二零一二年年底,水雪芳房子拆迁,到远在浙江的儿子家居住。期间,周亚华和居委会的人几次给水雪芳家人打电话骚扰,居委会的还动辄用停发养老金逼迫水雪芳回银川。二零一五年九月前后,周亚华给水雪芳的儿子打电话,逼问水雪芳是否控告了江泽民等等。

多名法轮功学员都给周亚华讲过真相,希望她不要参与迫害,但她始终执迷不悟。周亚华遭恶报患乳腺癌,二零一五年冬季已不能上班,由片警王伟兵接替。二零一六年六月前后,周亚华到医院住院化疗,痛不欲生。其化疗后,脸色黢黑、弱不禁风。

2、副监狱长半身偏瘫

原宁夏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周银生,经常在所谓的“揭批大法”的大会上,污蔑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用减刑诱惑法轮功学员“转化”。

灵武市药材公司职工驼美玲(遭监狱“下药”迫害致疯回家后离世),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到宁夏女子监狱一监区。监区长张胜华、副监区长刘志琴给驼美玲安排了十个刑事犯包夹,刘志琴指使兰春花、杨桂花、赵文青等人时常殴打驼美玲,让兰春花将一种白色粉末状的药粉,每天偷偷撒在驼美玲的喝水杯里,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驼美玲遭“下药”迫害精神失常了,副监狱长周银生还诽谤说:驼美玲是炼法轮功炼成神经病的!

法轮功学员戴玉珍被关押在监狱时,周银生不时地找她训话,逼迫转化。

二零零七年底前后,周银生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疯狂的时候,突然半身偏瘫,无法上班,休息几个月后才基本恢复。

3、包夹恶行殃及家人 女儿突然死亡

关押在宁夏女子监狱的犯人周金梅是狱警安排的眼线、包夹,经常诬告法轮功学员,导致法轮功学员常被处罚。周金梅曾包夹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张桂秀。

周金梅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殃及其家人。周金梅当包夹几个月以后,其上小学的女儿因意外突然死亡。

关押在宁夏女子监狱的诈骗犯王学芬被判刑二十年,为了得到“减刑分”,对法轮功学员非常狠毒。包夹迫害过法轮功学员韩瑞仙、张晓萍、谭秀霞、陈淑琴等人。后来王学芬通过关系给狱政科的徐文兵塞了一笔钱让减刑,结果没办成。王学芬到处告状,相关部门调查时,徐文兵死不承认。此后,徐文兵被调到执勤巡逻的岗位,王学芬成了狱警仇恨整治的对象,给了个记过处分,按规定几年之内不许减刑。

4、患癌症化疗

宁夏银川市兴庆区胜利南街兴水园小区一保安遭恶报患癌。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栾凝。当日一大早,兴庆区胜利南街兴水园小区的几个保安在警察的操纵下,围堵在法轮功学员司玉荣家的单元门口。司玉荣出门时,这伙人将她堵住说:今天不许你出去!司玉荣说:你们这是犯法的,迫害好人要遭报应的。其中一个保安特别邪恶,使劲推搡辱骂司玉荣,还胡言乱语说:要报应就让报应我,我不怕报应!等等。骂完后,这伙人将司玉荣抬回家中。其后他们继续堵在单元门口,直至非法开庭结束。

时隔不久,司玉荣出小区门口时,辱骂过她的保安远远看见她就溜走了,司玉荣只看见这个保安留了个光头。值班的保安对司玉荣说:你不是说迫害法轮功要遭报应吗,这个人就是遭报应了,他得了癌症化疗,头发都掉光了!此后,这个保安再也没有在兴水园小区出现过。

奉劝所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停止迫害!抓紧机会将功补过,在天惩中给自己留下生路!这也是我们所有法轮功学员的期盼!

宁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恶报情况,请参阅明慧网文章《宁夏恶人恶报事例综述》一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