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车祸 侄女生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二零一六年的金秋十月,劫后新生的二侄女终于喜结良缘。婚礼庆典中,望着她那健康的体魄、俊美的容貌和饱含幸福甜蜜的笑容,我的思绪回到了六年前。

那时二侄女毕业于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学的是白面案专业。走向社会后靠着她专业技能的本事,经商管理的才干,很快成为几个馒头连锁店的老板,生意非常红火。

为了大把的赚钱,侄女整天忙的不可开交,连找对象交朋友的事情都无暇顾及。虽然年过三十已是大龄女孩,求婚与托媒的人仍是络绎不绝,她就是不理不睬。对于几个姑姑修大法,她不反对也不支持。而且在我家族的那些晚辈中,唯独她不相信大法。给她讲真相,她根本不听,还理直气壮的强调:“我就相信科学。那些迷信的东西别跟我讲,我就信钱,它是最现实的、最万能的……”

二零一一年腊月二十三傍晚,忙了一整天的她才结束了当天的事宜,匆忙回家准备过小年。在返家途中,被一辆闯红灯的汽车撞飞几米远,之后又重重的摔在马路牙石上,当即脑浆与鲜血流了一地,人已经不行了。

我的大侄女接到通知来到医院,见到妹妹受伤的惨状,差点昏过去。这时的妹妹已经面目皆非,很难辨认了,掺着脑浆的血葫芦似的头部还在流血,上半部头骨塌瘪凹陷,身子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没有存活的希望了。

大侄女泣不成声,跪求值班医生:“我们不怕花钱,只求把妹妹救活。”医生说:“你以为钱是万能的吗?只要花钱就能活命就能医好吗?那得看病人受伤的程度及存活的几率来判断有没有救治的可能性、必要性。目前看,你妹妹重创部位在头部,整个头部几乎全废了,生还的可能性接近零。”他接着指着头部说:“你妹妹整个头的颅骨大约有二分之一面积是粉碎性骨折。很多骨头的碎片碎渣已插入或者残存在脑子里。血和脑浆又流失的太多。目前她的心脏虽然还有微弱的跳动,但是气息奄奄,已维持不了多久了。上手术台?这手术不是一般创伤那样处理处理缝合缝合就完事了。这是个复杂、巨细具有高难度的修复工程,不说别的,把遗留在颅腔中的碎骨渣找到捡出来是不是需要时间?把人工制造的塑板代替颅骨接在头上是不是要时间?把破损的血管、头皮等零件接好,达到那样理想的程度,是不是要时间?从她的现状看,这么长时间的手术,她能挺下来吗?比她轻些的都没有成功,或者说极少极少的,象她这样,活着下手术台都是痴人说梦。即使能下手术台,术后危险期能度过吗?高烧、脑抽搐等等一系列反应都能致命。过去很多类似病例就是这样。即使这些危险期都平安度过,她的意识能否恢复达到清醒点的程度还很难说,有可能成为终生植物人。再往好一点说,她的意识能恢复,清醒过来了,身体也不可能恢复到原有的健康水平。因脑神经受损,一些后遗症必然导致浑身乏力、双腿不听使唤、走路失去平衡、说话费力、记忆力丧失、大脑反应迟钝、呆傻、流口水等等不良表现。尤其不定期性脑抽搐的后遗症(无规律的抽风)是必然的,是现代医学尚未解决的难题。总之,能不能救活很难说,即使活下来也是个残疾人、是个废人……除非有神助,看她的造化了。”

大侄女不管医生怎样说,就是跪地不起,哭求不止。在大侄女再三的哀求下,二侄女被送進了手术室。

我闻讯后,求助师父救救我这个侄女,同时马上去医院告诉大侄女及前去的亲戚们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们相信大法好,只有我师父和大法能帮助侄女平安度过一个个险关,坚信她会好起来的。

漫长的夜晚总算过去了,早上八点多,手术才结束,二侄女被推出手术室,安置在重患监护室。医生说:“人已经这样了,没想到还能维持下手术台,这已是奇迹,象有神在看护似的。”他指着侄女头部与身上插的一些管子及所携带着的帮助观测的医疗器材、仪表之类的,叮嘱一番,要求护理人员精心观察仪表的指数,细心照料,随时与医生联系,平安度过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

看见深度昏迷的侄女,我趴在她的耳边告诉她:“三姑告诉你,你明白的那一面要清楚,现在你遭遇了重大惨烈的车祸,虽然现在经过了修复的手术,医生也不敢保证你能否生还、能否度过危险期。现在只有法轮大法师父能救你,你明白的那一面一定要相信‘法轮大法好’,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我的师父一定会救你,帮你度过一个个难关,你一定会活过来的,一定会康复的。”我和妹妹(同修)反复告诉她。

一天天过去了,侄女的身体依然纹丝不动,意识上没有任何反应,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的状态。可是也没出现任何的不良反应及危险征兆。监测的仪表上的指数一直正常,这一切反常的顺利令医生护士们感到纳闷、称奇、不可思议。

已深度昏迷了二十九天后的这天早晨,象睡醒一大觉似的侄女睁开了眼睛,完全清醒过来。在万分惊喜中,她的哥哥问她:“小妹,这二十九天中你有什么记忆?”她说:“我听到了也相信了姑姑们在我耳边告诉我的话,我就反反复复诚心敬念那九个字,一直到醒过来。我知道是法轮大法师父帮我解除了危难。”

亲属们都为之惊喜不已,医生护士们更觉得神奇。他们说过去遇到这种病患最终都是人财两空,即使能活过来,不是植物人就是残疾人、废人。他们哪里知道是法轮功师父,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侄女新生的机会。

她清醒后转到普通病房,她一直坚持敬念“法轮大法好”,身体恢复的很快,由躺着到能坐着,能站立,能走路再到能下楼买日用品;说话由稍稍吃力到流畅的谈吐;脑子由空白到有了记忆,一切走向正常。医生们说:“简直太神奇了!”

出院后,侄女继续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最后仅剩的一点后遗症—脑抽搐的现象也完全消失了,真是个奇迹。

二侄女完全康复了,象从前一样健康,出去打工,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做面食,技术不比从前差,人人夸赞。原本降低标准的婚嫁择偶,又恢复了底气,挑来挑去,终于选定了如意的郎君。

是法轮大法使她获得了新生,生命有了美好的未来。是法轮大法师父救了她的命,成就了她今天美满的姻缘。

从我侄女得救新生的真实故事充分验证:相信大法有福报,这是真实不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