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中的乐舞(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接前文

七、巫风时兴 神迹渐没

早期乐舞之所以具备如此大的能量,能直接通神,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那时人类思想纯净,心诚意善,没有什么欲望和执著,单纯而简单,所以能将乐的能量发挥得极致。

慢慢地,随着人类物质文明的发展,人类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大,心灵不再简单纯洁,社会人心也开始变得复杂而污浊。于是人们开始追求肉欲享受,在物质利益中追逐,精神的能量越来越弱,离神越来越远,背离自然与大道,神便逐渐隐没了踪迹。

《尚书·伊训》中记载:伊尹训导太甲,说先王商汤曾警戒官员“敢有一天到晚在宫中跳舞、在室内纵情歌唱的,叫作巫风……国君沾染了巫风,国家必亡。”[28]。

这个记载说明,早期的乐已由教化百姓、感天通神等功用,慢慢演变出供人娱乐享受等功用,当乐完全沦为人类纵情娱乐的工具时,就会形成一种邪淫的风气,这个风气被称为“巫风”,它败坏了国家风气,堕落了社会道德。

《管子·轻重甲》载:“从前夏桀时,宫中养有女乐三万人,每天清晨高歌于端门,舞乐之声,大路上都听得见,她们无不穿着奢华的衣服。”[29]

可见,在夏朝末期“巫风”就已经兴起了。当乐舞堕落成给人类纵情享乐的工具时,它那通神的能力就在历史中慢慢消失,其背后神奇的能量也越来越微弱。

《乐记》是我国现存最早、影响最大的音乐论著,收录于《礼记》之中,成为儒家经典。司马迁的《史记》中也有收录,但有微小差异,名为《乐书》。

《乐记》中说:“乐的作用是用来归正人心的[30],无论多么隆重的乐,都不是为给人极尽声情享受的;无论多么盛大的食飨之礼,都不是给人穷尽味欲的。举例来说,演奏《清庙》之乐所用的瑟,上面是红色丝弦,下边是稀疏的孔,一个人唱,三个人和,其目的显然不在于追求动听,但是内涵深远。又如大飨之礼,以水代替酒,盘子里放的是生肉生鱼,肉汁也不加任何调料,其目的显然也不在于追求好吃,但意义重大。由此看来,古圣先王制礼作乐,其目的并不是要满足人们口腹耳目的享受,而是为了教化人民清心寡欲,回归自然大道。”[31]

“人的天性是恬静安宁的,后天受到外物的诱惑而躁动不安份,这是人的本性受到引诱而产生了欲望。人在感知外物的过程中,会产生喜好或厌恶两种情绪。如果人的好恶不从内心得到节制,而外物又不断的诱惑人,此时不加反省,人的天性就会慢慢丧失。外界事物的诱惑是无穷尽的,而人心又不加以节制,那物质就会把人心征服。人心被物质征服,就会灭绝天性,放纵人欲。人到了这一步时,就会产生忤逆作乱、欺诈虚伪之心,就会干出淫乱放荡之事。以至于强者欺凌弱者,人多的暴虐人少的,聪明人欺骗老实人,勇猛者折磨怯懦者,使有病的人得不到照顾,孤儿寡老无人抚养,这是大乱之道啊!”[32]

“乐是让人快乐的。但是君子获得的快乐是因为用乐同化了大道,小人获得的快乐是用乐来满足了人欲。用天道来节制私欲,则会得到真正的快乐而不迷乱;放纵私欲而远离天道,就会迷失心智而得不到真正的快乐。”[33]

“听奸邪的声音,人身上的邪乱之气就会被唤起,邪气成了气候,淫乐就会成为时尚。听纯正的声音,人身上的正气就会与之呼应,正气成了气候,和乐就会盛行……”[34]

以上是《乐记》中的论述,根据这个标准,现代人类所流行的音乐、舞蹈基本大都属于“淫乐”的范围,起败坏社会道德的作用,所以神迹全无。另外,《乐书》中还记载着这么一个历史故事:

春秋时期,一次卫灵公到晋国去拜访晋平公,晚上时,他们住在濮水边的上等客舍中。半夜时分,卫灵公突然听到弹琴的声音,就问身边的人有没有听到,身边人都说什么也听不到。卫灵公便召来师涓说:“我听到琴声,但问身边的人都说没有听到,这看来好像是鬼神的声音,我将听到的声音向你讲述一遍,你记下来。”于是卫灵公一边叙述,师涓一边拿着琴按照卫灵公的描述记录,到了天亮后才记录完毕。记录完毕后,师涓又练习了一天,练习好了他们才一起去见晋平公。

到了晋国后,晋平公设酒宴款待他们。酒喝得正欢畅的时候,卫灵公便请求把路上听来的曲子弹给晋平公听,以助兴。晋平公很高兴,就令师涓坐在师旷的身边弹奏。师涓是卫灵公的乐师,而师旷是晋平公的乐师。师涓的曲子还没弹完,师旷便赶紧制止他说:“这是亡国的声音啊,不能再弹了!”

晋平公就问师旷为什么这么说。师旷说:“这首琴曲是师延以前为商纣王创作的,武王伐纣后,师延逃到东边,最后跳进了濮水之中,这首曲子肯定是从濮水上听来的,谁先听到这琴曲国家就会衰败。”但晋平公不在乎,还是让师涓将它弹完了。

听完后,晋平公意犹未尽,便问师旷:“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比这曲子更悲伤的音乐了吧?”师旷说:“有”。晋平公问师旷能不能弹奏出来听听。师旷说:“您的德行不够,不可以听这曲子。”晋平公还是坚持让师旷弹奏,师旷没办法就弹了起来。刚弹奏完一段后,就有16只仙鹤从天边飞来,聚集在廊门前;再弹第二段时,这些仙鹤就伸长脖子鸣叫起来,还拍着翅膀随着琴声起舞。

平公大喜,起身为师旷祝酒,然后又问师旷:“应该没有比刚才这曲子更悲伤的音乐了吧?”师旷说:“有,过去黄帝召集鬼神时弹奏的曲子《清角》,比这更悲伤,但您的德行太薄,不配听到此曲,否则将会引来败亡的灾祸。”晋平公说:“我这一大把年纪了,还在乎败亡吗?我就喜好音乐,但愿能够听到它。”师旷没有办法,就再次弹奏起来。弹完第一段,就有白云从西北方的天空中涌起;再弹第二段时,狂风暴雨便铺天盖地而来,将廊上的瓦片都刮飞了,左右的人都吓得四散奔逃,平公也害怕得趴在廊屋中。接着,晋国便大旱了三年,寸草不生。

《王子年拾遗记》中还记载了师延的故事:师延是商朝的乐师,但这个人神秘莫测,没有人了解他。他当过黄帝时的乐官,也在夏朝做过乐官,能从各国的乐声中预测这个国家的兴衰存亡。夏朝末年时,他预测到夏朝要灭亡,商朝要兴盛,就抱着乐器投奔商汤。然而到纣王时,由于纣王沉淫声色,便将师延囚禁在阴宫中,准备动用炮烙之刑。师延在阴宫中弹奏起高雅的音乐,看守的狱卒便厌烦地说:“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老调子,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喜欢听的。”于是师延又弹奏起淫迷的音乐,表现长夜的欢娱,看守们都听得心神荡漾,迷失了心智,师延便乘机逃了出来。在逃亡的途中,师延听说周武王要出兵伐纣,于是他在渡濮水的时候沉到水中去了。[35]

八、审乐知政 祸福前知

《乐记》中记载:“审察一个国家的音乐可以知道这个国家的政治状态,也能从中知道该如何去治理。”[36]

“太平盛世之乐,安详又欢乐,其国家必定政通人和;乱世之乐,充满了哀怨与愤怒,这个国家必定倒行逆施;亡国之乐,充满悲哀与忧思,百姓就会陷于绝望的困境。声音之道,与政治是相通的。五音中,宫音代表为君王,商音代表臣下,角音为民,征音为事,羽音为物。君、臣、民、事、物这五者不乱,就不会有不和谐的声音。若宫音乱了,则乐声荒乱,这个国家的君王必定骄纵无度;商音乱了,则乐声倾轧,表示这个国家官员败坏;角声乱了,则乐声忧伤,百姓必多怨愤;征音乱了,则乐声悲哀,国家必多事不宁;羽声乱了,则曲调倾危,表示国家财用匮乏。若五声全部乱了,相互侵陵,则称为慢。这个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37]

由此可看出,乐还可以用来预测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旦夕祸福,这也是从乐治国的功用中分离出来的。

《神仙拾遗》与《隋书·万宝常传》中记载:万宝常天生聪颖,具有音乐的天分。有一次巧遇神仙点化,传授给他即将失传的八音演奏法,还把历朝历代的音乐都教给他,并纠正了各种乐曲中的错误。万宝常得到仙人的传授,从此便精通了人间的所有音乐。

隋文帝开皇初年,命令沛国公郑译等人审定乐律。后来文帝召见了万宝常,问他郑译修订的音乐是否可行。宝常说那是亡国之音,旋律哀怨淫放,不是高雅正派之声,并极力反对使用这种音乐,请求以水尺为律尺,来调正乐器声调。万宝常也创作新乐曲,但新乐曲典雅平淡,不被当时的人所爱好,擅长音乐的太常大都排斥诋毁它。

万宝常曾经听大常寺演奏的乐曲,听完之后,流泪哭泣。人们问他为什么哭,万宝常说:“这乐声淫厉而悲哀,预示着天下不久将自相残杀,并且人也要差不多被杀光。”当时隋朝正处于全盛时期,所有人都对万宝常的话不以为然。不久后,到了隋炀帝大业十四年时,天下祸乱四起,终于验证了万宝常的预言。

《通典》记载:隋炀帝巡游江都前,乐工王令言的儿子从宫中回到家,在户外用琵琶弹《安公子》这首曲调。王令言听后脸色骤变,内心惊恐,赶紧告诫儿子说:“你不要随驾去江都了,这支曲子没有宫声,宫代表君主,皇上肯定回不来了。”后来隋炀帝果真在江都被杀。

《唐语林》记载:唐朝开元末年,西凉府都督进献了新曲,唐玄宗便招待诸王欣赏。曲子结束后,大家都纷纷称贺,唯独唐玄宗的大哥宁王默然不语。玄宗就询问缘故,宁王回答说:“这首曲调虽然优美,但是臣听说,一支乐曲从宫音开始,商音结束,中间由角、征、羽诸音组成,头、尾都要呼应宫、商。这首乐曲开头就离开宫调,中间也很少用征音,而商调用得杂乱且有增强之势。臣又听说,五音中宫代表君王,商代表臣下,宫调不强盛则君王势力微弱,商调过强则臣下有作乱犯上的征兆。事情现形在音律之中,散播在歌声里,而见之于人事。臣惶恐有一天会有乱臣作乱逼上之祸,陛下恐有流离之难,都预言在这首曲子中了啊!”

精通音律的玄宗皇帝听了后沉默不语。等到安史之乱发生后,玄宗仓皇逃离长安,举国一片混乱,才证实了宁王这知音预测的能力。

九、神舞九穹 韵留人间

中华乐舞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演变,其舞蹈部份最终发展成为现在的中国古典舞。

中国古典舞,历史源远流长,内涵博大精深,经过了五千多年的发展与锤炼,已发展成为一套极为完美的舞蹈体系,是其它人类舞蹈所不可超越的。它融合了中华几千年发展历程中的宫廷舞蹈、民间舞蹈、戏剧、杂技、武术等元素,历经各朝文化的淬炼与沉淀,而不断丰富完善,才成就今天的样子。

除前面介绍过的上古乐舞以外,中国古典舞在秦汉以后的历朝历代发展过程中,都留下过许多绝世经典。如《盘鼓舞》、《白纻舞》、《剑器舞》、《柘枝舞》、《胡旋舞》、《胡腾舞》、《春莺啭》、《绿腰》、《秦王破阵乐》、《霓裳羽衣舞》、《十六天魔舞》、《观音舞》等等,令人叹为观止。

但如此神奇完美的中国古典舞,在现代中国却被破坏得面目皆非,不伦不类。如今在中国大陆根本看不到正宗的中国古典舞,他们破坏了中国古典舞历经几千年所形成的这套完美体系,混杂了芭蕾舞、现代舞、爵士舞等等外来元素的污染,变得混杂而变异,完全失去了中国古典舞高雅、纯正而平和的格调,无法让人获得纯正中华文化之美的享受。

当今人类世界,唯有神韵艺术团继承了最纯正的中国古典舞。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她是中国古典舞在当今唯一的正统继承者与集大成者。所以若想欣赏最纯正而无污染的中国古典舞表演,那就去看神韵艺术团的巡回演出。

神韵艺术团于2006年在纽约成立,其宗旨是复兴真正的传统文化,复兴纯正的中国古典舞。在十年间,神韵艺术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使人们对于中国传统艺术有了崭新的认知。我也曾有幸欣赏了神韵的表演,其给人所带来的震撼是无以言表的,甚至在欣赏完演出的数天之内,眼前仍是神韵舞蹈演员的形象,耳畔仍回响着那完美而纯净的天籁高音,使人不免产生错觉,身在人间而神在仙境。神韵的纯正演出,让我找到了遗失数千年的神的踪迹:

那流光溢彩、美不胜收的纯正汉服;那已经失传的古美声唱法,以身体特殊的共振所发出的完美高音;那纯正传神的中国古典舞身法、身韵;那让人身临其境、全球独创的三维动态天幕与舞蹈完美的结合,将舞蹈演员、观众、三维仙境合而为一,令人分不清孰真孰假,忘记身在何处;那将人间这个大舞台浓缩在这小舞台上的跨时空演绎,演绎中华五千年的纯正神传文化,让人不知今夕何夕……

神韵艺术团自成立之日起,便慢慢引起世界的瞩目,成为世界第一秀。她每年都会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足迹几乎踏遍世界各大国家的最高档剧院,除中国大陆以外。因为中共的妒忌与恐惧,使得神韵艺术团至今仍无法踏足中国古典舞的发源地,这确实令人不解与遗憾。

话不多说,说得太多,就可能成了空话,笔者实属被神韵那充满奇迹的演出所深深震撼而折服,让我见证了真正中华神传文化的玄妙与神奇,所以在文章结束之际带过一笔。只有自己亲自去看过,去亲身体验过,才能真正明白。

参考文献:
《毛诗序》
《世本》
《吕氏春秋》
《周礼》
《史记》
《韩非子》
《春秋纬》
《尚书》
《帝王世纪》
《论语》
《荀子》
《黄帝内经》
《荷马史诗》
《希腊神话》
《春秋公羊传》
《汉书》
《华阳国志》
《白虎通》
《礼记》
《国语》
《殷墟文字甲编》
《殷墟书契前编》
《淮南子》
《管子》
《尸子》
《太平广记》
《隋书》
《神仙拾遗》
《通典》
《唐语林》

注:
[28] 《尚书·伊训》:“制《官刑》,儆于有位。曰:敢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时谓巫风……邦君有一于身,国必亡……”
[29] 《管子·轻重甲》:“昔者桀之时,女乐三万人,晨噪於端门,乐闻于三衢,是无不服文绣衣裳者。”
[30] 《乐记》:致乐以治心
[31] 《乐记》:乐之隆,非极音也;食飨之礼,非致味也。清庙之瑟,朱弦而疏越,一倡而三叹,有遗音者矣。大飨之礼,尚玄酒而俎腥鱼,大羹不和,有遗味者矣。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也。
[32] 《乐记》: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惑于物而动,性之欲也。物至知知,然后好恶形焉。好恶无节于内,知诱于外,不能反躬,天理灭矣。夫物之感人无穷,而人之好恶无节,则是物至而人化物也。人化物也者,灭天理而穷人欲者也。于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泆作乱之事。是故,强者胁弱,众者暴寡,知者诈愚,勇者苦怯,疾病不养,老幼孤独不得其所,此大乱之道也。
[33] 《乐记》:乐者乐也。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以道制欲,则乐而不乱;以欲忘道,则惑而不乐。
[34] 《乐记》:凡奸声感人,而逆气应之,逆气成象,而淫乐兴焉。正声感人,而顺气应之, 顺气成象,而和乐兴焉。
[35] 《王子年拾遗记》(《太平广记》引)
[36] 《乐记》:审乐以知政,而治道备矣。
[37] 《乐记》: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声音之道,与政通矣。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征为事,羽为物,五者不乱,则无怗懘之音矣。宫乱则荒,其君骄。商乱则陂,其官坏。角乱则忧,其民怨。征乱则哀,其事勤。羽乱则危,其财匮。五者皆乱,迭相陵,谓之慢。如此,则国之灭亡无日矣。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