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至今成都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的前身叫川西女子监狱,后改名成都滨江监狱,二零零七年更名为成都女子监狱。二零零三年五月从雅安市芦山县洪雅苗溪劳改农场搬迁至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是四川省非法关押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二零零七年以来,成都女子监狱前后共计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一百零九人,其中年龄最大的是遂宁市大英县七十六岁的胡延顺;最长刑期为十二年(乐山市的罗芳、西昌市的高德玉)。

自二零零七至今的十年中,在中共政权对四川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的恐怖岁月里,成都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祝艺芳、陈世康、黎孟书、李玉华、何朝芬等迫害致奄奄一息,导致她们回家不久后含冤离世;有的被迫害致残。在非法关押期间采取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毒打、电击、吊铐、背铐、跑步、冷冻、曝晒、罚站、罚坐军姿、注射毒药、布带捆绑、野蛮灌食、强制训练、强制验血、针刺、淋水、撞墙、关禁闭、剥夺探视权及生活虐待等等酷刑折磨。

一、被迫害含冤离世

1、祝艺芳,时年四十九岁,原四川省广元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干部。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迫害,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转至成都警官医院,输入不明药物,两脚肿胀溃烂,骨瘦如柴。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含冤离世。

祝艺芳遭监狱药物折磨后
祝艺芳遭监狱药物折磨后

2、陈世康,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晚在家门口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到成都女子监狱。二零一七年正月十六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九岁。在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二零一六年过年前被监狱秘密送回家,二十多天就去世了。

3、黎孟书,七十六岁,四川省简阳市简城镇人。因向世人讲真相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由于她拒绝邪恶的转化,警犯变着法子折磨她,造成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九年年底被送回家中。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早晨含冤离世。

4、李玉华,五十多岁,四川省乐山市夹江县人。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一日被法院枉判三年关押到成都女子监狱。二零零九年六月被转到成都警官医院,被医生强行输入不明液体,导致她全身浮肿,危在旦夕。监狱知她必死才允许保外就医,(回去三天)于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5、何朝芬,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出生,原西昌市德昌县长安机械厂子弟校退休教师。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向世人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回家后身体出现病状,并遭恶人长期监视。于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七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二岁。

二、迫害致残案例

黄秀英,七十六岁,攀枝花市攀钢医院护士。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到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至十七日,十四天时间就被监区长田莉(音)、股长赵红梅强行劫持到四川省金堂监狱医院,滥用药物致双目失明。

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

成都女子监狱的监狱长毛新(女、省女监调入)、政委石伦、二监区的副监区长廖群芳,由于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升为监狱教育科科长,亲自指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电击等残酷迫害。二监区的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卢巧霞、周桂芳,六监区监区长田莉(音)、股长赵红梅也积极参与了迫害。

以下是成都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

(1)毒打:

西昌市高德玉手、脚、腿和胳膊被打青。大邑县余绍萍因不戴罪犯标志牌、不报数,被警察谭雪梅用电棒将后背打黑。攀枝花市姚佳秀遭拳打脚踢、掐嘴唇,电棍打手背。五监区的刘凤霞被犯人打的爬不起来。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2)电击:

攀枝花市姚佳秀多次遭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3)吊铐:

乐山市钟俊芳因打坐炼功,双手铐在窗口冻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又被吊铐在过道的护栏上。攀枝花市姚佳秀长期遭吊铐。苏兰因拒绝戴标志牌被吊铐在窗栏上十一天,除了吃饭如厕外,昼夜不开铐。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4)跑步:

苏兰还被拉到操场强制跑步,跑不动了,还遭狱警拳打脚踢,导致气竭、昏迷,不得不送医院抢救。

(5)冷冻:

乐山市钟俊芳因打坐炼功,双手铐在窗口冻了一晚上。攀枝花市温跃超身单体薄被强制坐到风口处冷了一个冬天。

(6)曝晒:

攀枝花市姚佳秀被几个犯人拖到阳台上曝晒两个多小时。

(7)罚站:

攀枝花市温跃超因抵制转化被送到二楼严管,每天早上六点罚站到深夜十二点才让睡觉,身体痛苦难受。乐山市姜秀兰,被长期罚站。

狱警要求练气功“八段锦”,鄢玉明不从,被罚站到晚上一点过,第二天到车间又继续罚站。

(8)罚坐:

乐山市姜秀兰,犯人对她二十四小时监控,长时间罚坐军姿。

(9)注射毒药:

广元市祝艺芳被强制送到成都警官医院,每天输入二至八瓶不明药物,致使她血管疼痛、肚子、手、脚、腿肿胀,两脚溃烂,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攀枝花市黄秀英,被劫持到四川金堂监狱医院,医生滥用药物,导致她双目失明。乐山市李玉华被送到成都警官医院,强制输入不明药物,使其全身浮肿,直至生命垂危。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10)捆绑:

成都市何玉梅被几个犯人捆绑在二监区三楼洗漱室一整天遭受折磨,无人过问。广元市祝艺芳被强制送到成都警官医院,每天四个男犯把她强行按在床上,用布带把她手脚绑在床的四角,把肚子和膝盖用布带固定在床边,强行输不明药物。

(11)灌食:

乐山市钟俊芳因绝食反迫害,多次遭野蛮灌食,身心受到极度摧残。

黄晓莉被几个“帮教”灌的满地打滚。

(12)训练:

攀枝花市温跃超不配合狱警队列训练,被两犯人抬到操场,并遭狱警毒打。

(13)背铐:

苏兰遭背铐十五天,上半身向前弯曲,导致全身衰竭、水肿、昏迷。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14)验血:

遂宁市郭春芳被副监区长廖群芳及几个犯人强制拖去验血。

(15)针刺:

乐山市罗芳,被犯人偷抢私人物品且遭针刺脸,还诬蔑她是“精神病人”。攀枝花市姚佳秀遭包夹犯人针刺手脚。

(16)淋水:

攀枝花市姚佳秀因炼功,遭犯人用满盆水从头淋到脚,衣服被泡胀。

(17)撞墙:

攀枝花市姚佳秀因喊“法轮大法好”遭吸毒犯人将她的头用力撞墙,当时被撞昏。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18)关禁闭

成都市何玉梅汶川大地震期间,为了阻止狱警毒害犯人,当众喊“法轮大法好”,被关禁闭十多天。

(19)剥夺探视权

广元市的祝艺芳,儿子被剥夺探视权。攀枝花市的钟义芳,家人被剥夺探视权。遂宁市的陈凤均和张世凤,她们的家人被剥夺接见权。

(20)生活虐待

乐山市钟俊芳被限制购买食品,过年期间也不让买;为了阻止她写真相信,狱警收去了她所有的纸、笔,也不许犯人借给她;为了让她穿囚服,还收去了她所有的衣服,她只能用床单蔽身,冬天被冻的瑟瑟发抖。

凡是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钱卡都在狱警手里,没有购买生活用品自由、通信自由、接见自由、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

相关信息:
四川成都女子监狱: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 邮编:610109
成都女子监狱 监狱长:毛新(女)、政委:石伦
教育科科长:廖群芳
二监区电话:028---84898101
狱警:卢巧霞、周桂芳
四监区电话:028---84898283
五监区副监区长:曹玉蓉
犯人:李云夏、邓红霞、龙志英、陈占花、马晓、姜利(音)

附录:成都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名单:
何朝芬 彭广珍 杨天菊 黄世荣 廖晓辉 黄秀英 钟义芳
唐兴荣 王秀英 黄碧先 何永红 阙发秀 郭光秀 吕 涛
张正焕 龚顺会 胡润莲 谭海燕 高洪香 邹红英 秦正芳
王红霞 李晓宇 李群英 陈志莲 吴世莲 刘桂华 王 华
张 林 苟宗秀 李晓军 张家霜 林素华 李素英 温跃超
张世凤 刘凤霞 刘世波 李光静 全智明 谭小容 何 丽
陈玉珍 余绍萍 陈家秀 罗 芳 鄢玉明 邓 燕 陈祥芝
郭定敏 李 丽 杨蜀锦 钟俊芳 张晓蓉 周云燕 陈凤均
黄晓莉 高龙英 祝艺芳 攀 英 祝玉芳 黎孟书 胡延顺
姜秀兰 郭春芳 彭华英 唐明海 明 珠 康淑霞 高 燕
陈道华 曹大妈 唐成英 朱成英 王满群 王彩宇 方正荣
吴世莲 姜献涛 陈世康 郑祥辉 刘 晖 姚佳秀 郭廷和
张林悦 李云玖 高德玉 郑志容 亢美华 赵玉清 张洪英
何玉梅 李玉华 胥执秀 张佩云 崔小平 罗世美 钟 林
周建先 朱明蓉 周邦琴 易琼仁 周凤英 徐永梅 苏 兰
胡凌英 肖继英 何正琼 王秀云 胡 霞 潘小平 蒋贤凤
共计:11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