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各种机会对泰国华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我从五六岁时天目就开了,还有好几次被托着上天上游玩。我也坚信我有师父管我,有一天师父会带我回到天上去。一九七四年,就有两个机缘预示八十年代我会来泰国居住;预示一九九八或九九年会有神佛显现。

我一直虔诚恭候着、等待着奇迹的出现。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三日,我终于在我的出生地——广东汕头,在我妈妈家看到师父教功录像上正在演示第五套功法,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我的师父!这是我等待久远的师父!

我的一双儿女也看明白了,“妈,妈,这个好,这个好,这就是我们要的,这就是我们一直在等的,您就炼这个吧。”孩子们知道,我们在等待神佛,等待神佛带我们回天国,因为我经常跟他们说,我们这一家,如果没有这个等待神佛的希望,我们在泰国甚至很难生活下去——那时我们生意上被骗,技术被觊觎,经历了很多生活的艰辛。我说:“那你们也要炼的。”孩子们一口答应。

回到泰国,我把法轮功教功录像放给先生看,我看到法轮在先生因小中风而有点歪斜的右半边脸上旋转,同时感觉法轮在自己小腹部旋转;儿子喊:“妈,你的轮比我的大。”先生对我说:“你还不赶快去炼,这就是我们一直在等的!”

那年带孩子回中国之前,先生突然有点痛风,他当时说没关系让我们按时启程。到达母亲家中当天,我给先生打电话,问问他的情况怎么样了?电话中,先生叫我赶紧弄机票回去。就这样,原本计划要在中国待二十几天的,却只住了四天就匆匆赶回了泰国。那次回中国,我们母子三人就像是专门为了得法而去的,得了法又赶紧回泰国让先生得法。

泰国有八百多万华人。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在泰国这块土地上发真相资料、发《九评》、介绍法轮功,向广大的泰国华人弘法、讲真相,就是我的使命。

一、向华人社团等对象讲真相

泰国有很多华人社团,比如,有很多华人姓氏,象陈、李、林、马、王、吴、曾、张、赵、周等的二十多个姓氏宗亲会,此外,还有潮州会馆、中华会馆(台湾会馆)、中华总商会、海南会馆、福建会馆、广肇会馆、广西总会等。泰国曼谷几乎每个宗亲会、会馆的办事处,我都去过,在那里,给宗亲会、会馆的正、负理事长、总干事、秘书、会计等弘法、讲真相,发放《风雨天地行》光碟、《梅花诗》光碟、《九评共产党》、法轮功教功录像、《转法轮》书等。

我刚嫁到泰国不久,为了生活需要,出去找工作时,知道了泰国有宗亲会这个华人社团。当需要向泰国华人讲真相时,我想起来我可以去宗亲会发真相资料。我第一个找到的是李氏宗亲会,那时大约是二零零二年,通过发资料、讲真相,李氏宗亲会的很多人都很同情法轮功。从那以后,我逐渐走出一条针对宗亲会、会馆等泰国华人社团弘法、讲真相的修炼路。遇到有姓氏宗亲会、姓氏联谊会、各会馆举行大型活动时,我都赶去发真相资料。

特别是二零零六年六月,来自世界各地的吴氏宗亲一千多人聚首泰国曼谷,欢庆泰国吴氏宗亲总会成立四十周年暨吴氏大宗祠落成揭幕。我和另两位同修赶去发资料,资料全部发光,供不应求,很多人同情、希望了解法轮功,很多人,包括警察都很喜欢法轮功教功光碟,有的警察对着我大喊:“给我,给我!”“我还有哪个哪个朋友,给我两份!”

除了华人社团,我还开车带同修到华文报社、华人学校、唐人街等有泰国华人的地方发资料、讲真相。

二、坦然面对中共收买者的跟踪、威胁

在向华人社团的集会活动发真相资料时,我几次被中共收买的男、女两个恶人跟踪,有两次,这俩人来抢一位中国学员的资料,并谩骂,还诬蔑我们,说什么“是谁雇你们来发资料的?法轮功一天雇你们多少钱?”等等。

我一点怕心没有,为了保护同修,我立即抢到这一男一女面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一天拿中共邪党多少钱?!我跟你们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你们不要相信!我们是用节省孩子读书、节省生活、吃饭的钱来做这些光碟,让你们知道法轮功真相,为我们师父、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功是讲真善忍的。没有人雇我们!我们自己雇自己!”

由于我讲真相念正言正,正气很足,两个人吓的灰溜溜的赶紧走掉了。从此以后,没再见到这俩人。

在泰国华人中,广东潮州人(指原潮州府人,而不是现在的潮州市人)最多。潮州会馆为原潮州府籍人士在外地所建立的会馆,也是泰国规模最大的华人社团,会馆是一座富有中国宫殿风格的五层大厦。我也是潮州人,所以常去潮州会馆发资料。有一年清明节,我从《世界日报》上得知,潮州会馆有选举活动,我去发资料后,我走出会馆大厅,独自坐到外面的柱子边,看还有谁漏拿了资料。这时,一辆小汽车驶上大厅门口停下等人,我注意看着主会议厅出来的人:穿着中式服装,体面的中年人,没看过、不认识,我立即朝他走过去,递上真相资料、大纪元《九评共产党》报纸。只见他瞄了一眼,接过去放進车里,转身抢到我跟前,挥舞两臂两掌,向我左右颈动脉猛力砍下来,我难受的几乎要晕厥过去,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他左右开弓,用拳头猛击我的前胸,连着重捶四下。一边打一边说:你怎么能这样骂共产党!你怎么能这样打共产党!共产党就是这样的!

我顿时感到胸口闷疼的难以言表,巨大的疼痛感一直蔓延到肚脐小腹,我立即意识到不对劲,心里大声喊:“师父!”并立即本能的两手伸直,两食指对着那人,喊出声来:我一正压你百邪!我一正压你百邪!同时加上一念:你打我多重,我还给你加倍重!师父加持我!只见那人一下子踉跄着倒退了五、六步,好象要倒下去的样子。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加持,我信师信法,师父就帮了我!我问他:你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的这样打我!?你跟共产党的暴力有什么两样?!你是不是共产党啊?!我看到他好不容易稳住脚步之后,冲上来,又用拳头猛击我前胸五、六下,依旧边打边骂。而这回,不论他怎么打,我都纹丝不动,丝毫没有疼痛的感觉。他先后共打我二、三十拳,看我不屈服,打不倒,可能看我挺有骨气,就想收买我。他拿出两张名片,对我说:“这个给你,你有时间到我的官邸去看我。”此人叫王志民,有点跛脚,讨好中共邪党,曾到中共邪党那里邀功领赏。

三、直接对中国人讲真相

每天来泰国各景点旅游的中国人非常多,他们到泰国来旅游,其实就是一个走出国门听真相的机会。在芭提雅景点,一位导游听明白真相后,主动问我:“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我说:“我请你帮忙,把这些真相光碟拿到旅游车上,播放给你们的游客看。”那导游爽快的答应了,拿了真相光碟上车去,还带上去了其它真相资料。不一会儿,就有好几位游客赶紧下车来,找我,向我索要更多真相光碟和资料。他们看到真相时的表情是多么愉快和高兴啊。

在曼谷大王宫景点发资料时,有人竖起大拇指,对我说:好样的!法轮大法师父真伟大!加油!也有不怀好意的人冲着我大喊:你拿美国多少钱?法轮功一天给你多少钱?也有大陆游客冲着我说:你回大陆生活不好吗?来在这里干什么?我说我是泰国华侨,那游客回过神来,打消顾虑后,才肯听我讲法轮功真相。

有次中共大使馆举办商展会,我们去向展位上的中国人发《九评》,那次我差点被中共大使馆的人抓去,在师尊保护下,有惊无险。

当然,我们不光救度华人,也救度泰国人等一切有缘之人。在泰国移民局搬走之前,我常去发那里资料。在那里,可以发给中国人,也可以发给“老外”,还可以发给移民局官员。很多移民局官员都请了泰文《转法轮》、泰文《大圆满法》和师父教功录像。还有一位官员跟我讲:“我等你很久了,你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要修炼了……”

二零一二年三月,我家开了三朵优昙婆罗花,第二年三月,我家又开了五朵优昙婆罗花。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一切都是师父的赐予,感谢师父对弟子的呵护和鼓励。作为弟子,唯有精進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