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法轮大法首届国际法会在北京举行的盛况(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在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四年,在北京举办了十三期传法教功面授班,参加人数达一万三千四百人次;还带领部份弟子参加了一九九二年和一九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举行过多次报告会。当时北京的学员与日俱增,炼功点从城市到乡村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由法轮功研究会安排,在北京進行了三次较大型的国际法会交流会。

让我们回忆法轮大法首届国际法会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在北京举行的盛况。

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到十一月二日,首届法轮大法国际交流会在北京举行。海外同修有瑞典、法国、德国、美国、加拿大、泰国、新加坡、台湾和香港等十四个国家和地区。他们先是在各代表团所住的饭店与北京学员進行分会交流。师父在一九九五年后开始在海外传法了。师父曾告诉法轮大法研究会和北京辅导总站,以后海外的学员要到北京来,你们先得法,要把你们的修炼体会和他们交流。一九九五年下半年和一九九六年上半年就有一些海外学员来京,進行过小范围的交流。到一九九六年十月就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一百多人来京,因此就举行了这次北京法轮大法修炼国际交流会。

交流活动

此次来京的海外学员分别住在东城,西城和崇文区的饭店,人数最多的是台湾和瑞典,就以他们为例,介绍法会交流情况。

台湾代表团住在东城区华侨饭店。北京部份老学员和他们在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到十一月一日進行了小组交流。二十九日,由瑞典和法国学员倡议,由台湾大法弟子主持,在该饭店的四楼会议室举行了有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心得交流会。师父的母亲和妹妹也出席了这次交流会。北京和台湾的学员分别发言,介绍了他们的修炼体会。法会的每篇报告都令人感动、扣人心弦。据台湾学员说,那些学者、教授他们分别从研究医学、科学的观点说明法轮大法的超常,并证明透过修心性,帮助调理身体,心性提高,身体很快好转,“修”与“炼”相辅相成,修炼才能消业挖掉病根,根本上就要做到真正实修。这些切身经历体会的宝贵心得,也影响着日后台湾众多高级知识份子加入修炼的行列。

一九九六年十月三十日早六点,海内外大法弟子开车去北京西郊的戒台寺,约四百人集体炼功。师父曾去过戒台寺,并清理过场。据开天目的同修说,他们走進大雄宝殿,师父的法身即从如来佛像走出来,笑眯眯的迎接他的弟子们。在这空气新鲜、风景优美的古庙空地上炼五套功法,两个小时,虽有些寒冷,但大家都精力充沛,聚精会神,炼功后感到浑身温暖。海内外大法弟子共聚此地炼功、交流,天上地下到处都有五彩缤纷大大小小的法轮在旋转。

炼功后大家分小组,在草地上打坐,围成一圈一圈交流心得体会。比如,有位同修五十岁,在炼法轮功之前,一身是病,高烧四十度不退,住院半年之久,没查出病因,医生认为已无法医治,只得回家。又看中医,毫无起色,说是肾脏坏了,自己认为此生完了。就在她对生命绝望时,忽听说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功有神奇功效,带着一丝希望,赶紧参加了在北京地区办的学习班。在听课几天后,奇迹出现了,病状消失,身体迅速好转,简直不可思议。当时看她红润的脸庞、健康的身心,很难相信她是从死神手中挣扎过来了。 又如,一位只读过初小一年级的五十余岁同修,她一直说自己没有文化。努力学法、识字,她其他什么也不想,就坚持每天跪着读三小时《转法轮》,不认识的字渐渐的认识了,还抄写经文。天生的罗圈腿,过去走路感觉吃力,也在不知不觉中变直了,走路感觉一身轻,方便自如。她才学一年多法轮功,就有那么大的变化,怎不令人惊奇!

'图一:一九九六年十月三十日海内外学员在北京戒台寺集体炼功'
图一:一九九六年十月三十日海内外学员在北京戒台寺集体炼功

记的在十月三十一日,按照大法研究会的要求,北京辅导站安排在西郊红塔礼堂举行了一个由中外大法弟子参加的两千余人的学法心得交流会。与会的人多,座位不够,两边的过道也站了不少人。会场那正法场很强很正,整个会场一派平静、祥和的氛围。有十多个人发言,北京大法弟子畅谈了他们通读《转法轮》,向内找、修心性,集体炼功和洪法的切身体会。美国大法弟子杨森谈了他得法的经历和学法实修的过程。瑞典的西人大法弟子“大龙”谈了师尊在瑞典传法和他们纷纷得法的故事。天目开的大法弟子看到舞台背景有玉宇楼阁,会场空中飞舞着象雪花一样的法轮。交流会效果非常好。红塔礼堂的工作人员原来担心这么多人租他们的场地开会,会后地上不知会脏乱到什么程度,因为以前常人租他们的礼堂,人虽不多,但磕瓜子,吃水果,抽烟的不少,会后一片狼藉。但是大法弟子的交流会中一片肃静,大家认真的静静的听讲,散会后,大家有秩序的走出会场,场内干净如初。他们很有感慨的说,万万没想到这么多人修养这么好,从来没见过啊!

到同修家交流,这是另一种交流方式,使彼此间更为接近。台湾团分十组,每组三人分派到一位北京同修家。台湾同修提出了一些问题,北京学员就用自己的修炼体会互相切磋。每个人也都有一段不平顺的历程。经过修炼大法的磨炼,思想境界提高了,体格变强壮了,过去的疑难病在无形中消失无踪,尤其心性转变,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北京的学法小组经常在一起学法、炼功交流,心性也不断的升华。北京同修客厅内挂的“奋力精進,直至圆满”[1]的镜框,就是提醒每一位修炼者不能懈怠,修炼要勇猛精進。有的北京同修家还设有佛堂,墙上挂着师尊穿着金色炼功服的法像,每天都要向师父敬香,海外大法弟子看见后,都纷纷双手合十向师父致敬。北京不少学员都能做到每天读《转法轮》两讲或更多,炼五套功法两小时。还在炼功点或单位,或在亲朋好友中广泛洪法,让更多的有缘人修炼法轮功。

师父在首届国际交流会上讲法

交流活动進行了三天,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日,大家均集中到北京地坛公园,连同北京各区县来的辅导员、老学员,海内外大法弟子共五百多人,在有“园中园”之称的“方泽轩”進行集中交流。方泽轩院内有两个大殿,前殿和后殿,后改为两个大餐厅。记的分了五、六个小组,瑞典和台湾各为一小组,其他人少的国家合在一起组成小组,每小组配有翻译同修,在两大厅之间的院内進行交流。

北京学员谈到,师父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建议》提出要像长春大法弟子那样,在北京也掀起一个学法热潮。自那以后北京先后成立了许多学法小组,大家经常在一起,或个人在家里,反复通读《转法轮》,有不少学员还背书,抄书,形成了“比学比修”[2]的修炼局面。学员们修心去执着,还坚持每天苦炼五套功法。北京各区县辅导站还经常举行几百人、上千人的心得交流会,有想学法轮功的人也去听,不少人感动的流泪,认识到大法是修真、善、忍,学员思想境界很高,纷纷来学炼法轮功。北京学员们都能时常在炼功点或亲朋好友中,弘扬大法,人传人、心传心,使许多有缘之士走入了修炼行列。各辅导站还常常举行几百人的、两三千人的较大型的集体炼功活动,也吸引了和带动了不少有缘人成为大法修炼者。海外大法学员也畅谈了他们的修炼心得。

瑞典学员介绍了他们在一九九五年四月有幸参加了李洪志老师亲临瑞典举办的法轮大法七天讲法班,回忆起这段时光,他们仍倍感喜悦与珍贵。法国学员也谈到师父在法国讲法情况,他们聆听了师父的讲法后,都纷纷走入修炼的道路。海内外大法弟子在平和、真诚的气氛中,相互交流了各自精進实修的体会。

'图二:师父在北京举行的法轮大法首届国际法会上讲法'
图二:师父在北京举行的法轮大法首届国际法会上讲法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日那天晴空万里,风和日丽,大家交流到了傍晚,夕阳更是灿烂多彩,天上地下到处都有旋转的法轮。大约到晚六点,学员们都在前后厅進餐(AA制)。服务员刚上第二道菜,就听到有同修大声说:“师父来了!”大家顿时站了起来,后厅的也跑到前厅来了。原来师父乘飞机从美国到北京,刚下飞机,饭都没吃就赶到方泽轩了。师父挥手亲切的向大家说:“大家先吃饭,吃完饭我给大家说话。”师父又到后厅和大家见面,后厅顿时沸腾了,大家欢喜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师父向大家挥手说:“大家先吃饭吧,我在这儿大家都吃不下饭了,等你们吃完饭我再来。”师父出去了,在外边看望正在炼功的小弟子。有的学员不吃饭了,到外边要见师父。师父就坐在车里等待。还有的学员吃饭时,告诉服务员“别上菜了”,赶快吃完,要去见师父。前厅的大法弟子很快吃饭完了,齐心协力地把饭桌搬到厅后和厅旁,厅内摆上整齐的凳子,让海外大法弟子坐着,北京大法弟子就站在大厅两旁和后面。师父進场后,全场热烈鼓掌,聆听师尊讲法。

师父站着讲法,学员们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聚精会神的听讲。讲法中一研究会工作人员两次提醒大家师父还没吃饭,要请师父结束讲话去吃饭,师父推辞了,坚持给大家讲法,说以后可能没机会了。

师父在讲法中告诉弟子们,《转法轮》“这本书的内涵非常大”[3],“你只要去学你身体就在变,你只要去看你的思想就在升华,你只要去修你就能在不同境界中得到不同境界中的状态,如果能看到最后,那么你就能在这本书指导下圆满。”[3] “《转法轮》已经是写的相当高相当高了。那么在后来的一个时期,我又讲了一些东西,将来也要整理出文字来。但是我告诉大家,真正使大家能够修炼的就是《转法轮》,而其他不管出多少书都是《转法轮》的辅助,所以大家修炼一定要把住《转法轮》这本书去修。”[3]全体学员聚精会神地听着,心里十分明确,以后“一定要把住《转法轮》这本书去修。”

师父还讲到另外空间,把弟子们的思路引导到无量无计的微观世界和洪观世界。师父也告诉大家一些神佛的基本知识,谈到须弥山之说。过去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们有些学员也曾学过一些佛教的知识,有些佛教徒认为须弥山周围东南西北有四大部洲,其南面的南赡部洲可能是指印度一带,东胜神州可能是指中国,因为中国历史上称“神州”。但师父告诉我们:“须弥山超出了银河系,超出了我刚才讲的这个宇宙的范围、众多众多星系构成的这个范围。”[3]“须弥山超出了这个宇宙,在第二层宇宙的中心位置,就这么大的山。其实须弥山是三座连在一起的大山,而对映这三座山的就是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阿弥陀佛是这一境界的第一位佛。”[3]哇!如此洪大,如此遥远!看来末劫时期的佛教对“佛法”的领悟,连小儿科还不如啊。

当时有学员问师父是谁?师父说:“讲起我的故事来呀,实在实在太长了。我经过了层层宇宙不同天体的下走,层层转生,在人世中分体转生,一世中都有很多我,庞杂的无从说起。我可以非常简单的告诉大家,我看我是在一切天体宇宙之外,而众神佛与众生都在其内。”[3]我们当时听到,大家都在心想:我们师父太伟大了,高深莫测,是人甚至是许多很高层次的神也想象不到的,更是人的语言表达不了的!

师父告诉弟子们的是千百年来都听不到的天机啊。师父说:“天上的佛,比如你们所知道的如来、菩萨,其实都不是一个,大约在十年或者不超过十年就得换一个。现在的阿弥陀佛也不是最早的那个啦;观音菩萨也不是最早的那个。为什么呢?因为人类三界太复杂啦,他们又离三界太近,下面不好的东西直接能干扰到他们。”[3]“天上有个规定,在一定层次中的不管是什么神,到了一定时候都得换,目地是为了保护他们,不让其掉下去。”[3]

师父还谈到弥勒佛(未来佛):“释迦牟尼佛讲过一句话:将来多少多少年后那时弥勒佛要来。我是在这个时间来了,但我不是弥勒佛这个层次的。”[3]“天体中的神都知道我以佛法、佛像来救度各界众生来了,他们也认定弥勒来了,弥勒佛也把他所承传的东西都给了我。”[3]我们听到,都感到震惊,知道了师父下世传宇宙大法的因由,是要法正乾坤,普度各界众生。

师父讲了许多过去我们想象不到,也不可能知道的天机。最后告诫我们:“大法流传过程经历了风风雨雨,是相当不容易的,这是正法,必然会遇到干扰,因为正的一出现,一切不正的与不够正的都被触及了。顺顺当当的传下来的一定是符合了邪的东西,所以没有麻烦。没有魔难中的正念正行,就没有他给世人留下的参照和威德。将来我们碰到什么困难大家都要正确认识。”[3] 师父警示我们,将来碰到什么困难,魔难,都要正确认识,正念正行。后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至今已迫害十八年了,证实了师父的预见,许多大法弟子也都能在这样严酷的魔难中正念正行,跟随师父走过来了。

当时我们能听到师父讲的如此高深的宇宙法理,深感震撼,真是千载难逢,万古机缘啊。那天师父讲完法后,即往外走,同时和拥过去的弟子一一握手。同修们热泪盈眶,都沉浸在无比幸福之中,纷纷谈论聆听师尊讲法的深切感受和体会。

现在回想当时师尊亲临法会现场同海内外大法弟子讲法的神圣情景,如今仍历历在目,这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恒的无比珍贵而美好的回忆。伟大慈悲的师尊带领我们经历了千难万险,走过了二十五年的艰苦历程。现在已到了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们一定牢记师父的教诲,做好三件事,更广泛更深入的讲真相,救度更多世人,兑现誓约,精進实修,直至圆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