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范家台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范家台监狱,是湖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处邪恶之地,又美其名曰“正心文化”矫治基地。该监狱硬件设施完备,迫害手段俱全,迫害罪行累累。

一、硬件设施

该监狱设有狱政科、教育科等科室和十一个监区,关押犯人近二千人(含广东、浙江、云南、北京等地分流过来的犯人)。监区包括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监区和出入监监区、看守监区、医院监区。四监区是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各监区下面设有多个分监区。入监队、二监区(伙房队)、看守监区 同住一楼(共五层)。入监队在二层、集训队在一层。

二、相关人员

监狱长:周宏(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六年十月)、庄广陵(现任)。
政委:常某(二把手、现任)、周某(三把手、二零一七年一月前)、马智远(三把手、现任);
狱政科科长:肖天波;
教育科科长:刘梧X;
110大队长:陈兵;

六监区监区长:肖天波(二零一三年前)、徐宏(二零一七年二月前)、黄××(现任);教导员:李科(二零一七年二月前)、姚某(现任);出入监监区监区长:石××。

三、迫害实例

1、法轮功学员胡庆贵,男,籍贯湖北省宜昌市,一九七九年八月出生。结婚后居住在妻子户籍地—北京市房山区良乡镇官道村。曾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在北京市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又被房山公安分局绑架,同年四月五日在北京市看守所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被房山区法院冤判三年。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从北京天河监狱转回原籍湖北。先后经武汉蔡甸监狱、武汉洪山监狱、平湖监狱,于七月八日到达范家台监狱。

胡庆贵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罪,于七月十二日晚由入监队被送至六监区一分监区强制劳动。六监区共三百多人,一分监区一百二十人,二分监区一百五十人,三分监区三十多人。期间,有多名狱警找胡庆贵谈话、做转化工作。其中包括:六监区监区长徐宏、教导员李科、副监区长高峰;一分监区监区长黄松勤、指导员张光旭等。

黄松勤对胡庆贵说:这里是湖北省的转化基地(全省被冤判的法轮功学员均送范家台),我们对待你们有一套成熟的方案,只不过现在还没对你采取手段,只要一上手段,一般人扛不过两天、多的三天就会求饶。比如:×××两天投降,×××半天投降,还有一个省级六一零挂号的×××,是武汉的法轮功骨干,谁都转化不了他,号称“钢铁战士”。送到我们这儿之后,十一天就投降了,能坚持十一天那都是相当不错的了。

高峰还去胡庆贵的家里进行所谓的“家访”,欺骗和鼓动胡庆贵的父母用亲情来施压他放弃修炼,并威胁胡庆贵的父母:如果不能说服他放弃修炼,以后不允许家人再去接见。

张光旭对胡庆贵说:你不写“五书”,就算你刑期满了也得不到自由。你将来出去后想去北京与老婆孩子团聚,当地司法局不会允许你去的(注:胡庆贵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六日刑满出狱后,仍受当地司法部门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直至四月二十五日因办理户口手续,才被允许回北京与妻儿团聚。)以前就有个不写的,刑满出狱后在外边被司法局限制了七年半。

2、据从浙江分流、转入的犯人李家伟(曾在八监区、六监区一分监区做监督岗)讲述:以前八监区有一名老年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洗脑“转化”、拒绝参加生产劳动被“上大挂”(两只手分别带两副手铐、将身体挂起来)迫害,手腕的肉被铐烂、露出骨头,但老人仍然拒绝“转化”。恶警用尽花言巧语、胁迫亲人规劝等各 种招数仍然不起作用,便用橡胶辊将老人一顿又一顿的毒打、直到累的精疲力竭为止。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3、据从云南分流、转入的犯人王素光(湖北咸宁籍)讲述:五监区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打倒在地后,恶警还用硬跟皮鞋狠狠的踩住他的头……其他犯人(非法轮功学员)见状高喊“不许打人!”。

4、二零一六年八月期间,曾看到有一位不知姓名、被关集训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嘴里堵着东西、缠着胶带,脚上带着铁镣,双手戴手铐被挂在棚子上。听说这名法轮功学员已被迫害三、四年了,多次被关集训队,三十多岁的人已经被折磨的象五十多岁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