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女子监狱怂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女子监狱狱警利用犯人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下面是我在监狱十一监区看到的:在201监舍有个来自潍坊市的邪悟者韩莲凤,此人六十多岁,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也看不太清楚,且是个罗锅。此人被恶警利用来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助纣为虐。韩莲凤自己也说,她的一言一行都是狱警授意的,自己的行为就代表着狱警的意思,所做的事情都是狱警指使着干的。

有位法轮功学员名叫张锡美,她朴实又善良,被所谓“监舍长”韩莲凤处处刁难折磨,韩莲凤总是让她刷厕所,刷的干净了也说是不干净,让张锡美重刷;让张锡美不停地擦玻璃,玻璃擦的再干净也说是不干净,继续擦到韩满意为止。韩莲凤晚上不让张锡美睡觉,逼迫写所谓“思想汇报”写到很晚。韩还联合值岗的刑事犯王春华一块欺负张锡美,以其鞋子摆放不正为由把张的鞋子都扔了,还经常罚她站。

后来韩莲凤被调到203监舍还是当监舍长,她继续迫害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桂英。杨桂英之前在家里时身体健康,到了监狱后腿疼的厉害。别人上楼时扶着她上,韩莲凤也不让人扶,而且还故意催促她快走,嫌弃她走得慢。韩莲凤让杨桂英擦床擦凳子,故意说擦的不干净让其重擦。当杨叠被子时韩莲凤让其叠了拆,拆了又叠地来回折腾。韩莲凤整天在杨桂英背后咋咋呼呼,指指点点,整得杨桂英胃疼住院。

韩莲凤还迫害法轮功学员王立峰,还是让人持续不断地擦玻璃擦厕所,一遍又一遍无休无止。因为王立峰和韩顶过嘴,所以韩天天针对王立峰进行千方百计地报复,刁难和侮辱。王立峰一干活,韩就在她后面咋呼,吓得王直哆嗦。

韩莲凤还迫害济南的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洪凤。王洪凤老实善良,在看守所时还能翻跟头。到了监狱后,韩也是以一贯的手段折腾这位老人重复不断地擦床,叠被,折腾的老人大冬天直冒热汗。一次叫王洪凤穿棉裤,王说:“我的棉裤还没缝,我也不冷,我不会缝。”过了一周,韩又问王:“你的棉裤拿来了吗,缝好了吗?”王洪凤答道不会缝。韩就说“你七十多岁的人了,连个棉裤都都不会缝,你的孩子是怎么养大的?还说自己不会缝衣服,显得自己多有福似的,你在外面还不知道什么作风呢!”韩又继续说些尖酸刻薄,讽刺侮辱的话,没完没了。王洪凤承受不了她天天都打击侮辱,气得头晕,呼吸困难,腿走不动路,无法站立。

这时外面进来几个值岗的刑事犯把监控挡住,把王扶到床上说谁也别动她,让她休息休息就好了。卫生员向狱警汇报此事,恶警都无人表态。后来卫生员拿来药让王吃点,说没事,休息会就好了。结果王后面几天每天都头晕难受,过了十来天才给王做检查。一检查发现结果是脑血栓,才让王去医院吃药打针治疗了十多天。放在平时无意中打个喷嚏都要让人吃药,不吃就说是思想没转变,思想有问题。这次出事了都怕承担责任就装不知道,不管不问,无人问津。而平时这些恶警可经常去向这些老年人嘘寒问暖地伪善。有人向狱警反映是被韩莲凤侮辱迫害的,狱警也没有回应。

韩莲凤还迫害老实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翟淑香,让翟不停地擦水池子,累得翟淑香的手腕肿得厉害。别人看不下去说替翟擦,韩也不让。翟贴了膏药后继续擦,无休无止。

韩莲凤经常说自己代表着警官的意思,这也说明是狱警在背后使坏,指使恶人迫害善良。韩莲凤等人是为了争取减刑早日回家而干坏事,罪魁祸首是背后的恶警,其中有徐区长,姜燕美,孙恶警,刘恶警,穆恶警等。

韩莲凤与刘玉淑去所谓“转化”,对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两人极尽侮辱迫害,随意打骂。对于不配合不转化的人就向其邪悟者大组长付桂英汇报,让她出主意想法害人。恶警们自己不出面,让这些邪悟者和刑事犯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关禁闭,采用各种手段打压迫害。

我看到光关禁闭的房间就有60间(一楼15间,二楼15间),而且二楼后面全是加厚的玻璃,从前面看都是正常的房间,到后面全是加厚玻璃房,连走廊都是加厚玻璃,就是怕迫害人时被人听见。

监狱还有地下室,青岛的法轮功学员陆雪琴就是被关在地下室,受各种折磨迫害,恶人故意不给她水喝,最后陆雪琴出现心脏病和肾结石,睡觉都不敢侧身躺着。

在301监舍,我还看到邪悟者郑淑洪和济南的陆美祥迫害法轮功学员徐孝兰。徐孝兰不配合转化被关好几次禁闭。郑淑洪和陆美祥还联合刑事犯刘阳,王博姗一起迫害徐孝兰,不让其睡觉等。穆恶警指使这些恶人迫害徐孝兰。

山东省女子监狱位于济南市孙村镇世纪大道十字路口向西50米路北,现在三楼还关着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