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书法漫谈(2)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接前文

二、唐代书法艺术风格

清代书法理论家梁巘(读yǎn)在《承晋斋积闻录》中提出“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态”的说法,是指书法特征在不同时代各有千秋。所谓“唐人尚法”,是指唐朝的书法艺术一如盛唐气象,重视法度,堂堂正正。

书法讲究“法度”,“合法”才能“质美”。书写的法度即创作过程中的形式和要求,是一种规矩,指按照文字特点及其涵义,以其书体笔法、结构和章法写字,使之成为富有美感的艺术作品。法的美学观要求书法创作要纳气韵于法度,融形质于神采,从而达到书法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无论是用笔、结构和布局谋篇以及格调,都形成一种基本的创作规则和方法。卓越的书家总是善于在严格的法度之中自由驰骋并施展其创造才能,纵笔所如,即所谓“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唐代各种书体在艺术风格上追求法度严谨、博大精深的境界。楷书发展于魏晋南北朝,成熟于唐代。随着科举在唐代的制度化,善楷书成为“身、言、书、判”的四条选士标准之一,楷书也随着社会需要的背景和自身的发展规律逐步地法备体严,成为当时社会应用最广泛的字体之一,是文人士子必须掌握的书写技艺。唐代楷书堪为后世楷书的典范之作,留给后人丰碑巨制。

在唐太宗的影响下,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和薛稷“初唐四家”,他们的楷书风格都是以王羲之笔势、笔法为基础,又兼融汉魏碑文之法,提倡“冲和之美”“尽善尽美”的书法艺术审美标准,从而形成各自独特的艺术风格,可谓“书至初唐而极盛”,开“唐书尚法”之先河。盛唐时期,以颜真卿为代表颜体楷书“正而不拘、庄而不险、博大精深、雄逸豪迈”的风格,形成为正统,把唐代书法的“尚法”艺术风格推向顶峰,《广川书跋》评“鲁公于书其过人处正在法度备存”。柳公权的楷书雄秀挺拔,法度完备,是继颜真卿之后又一位唐代楷法的集大成者。

唐代行草书家的风格走向飞动飘逸,其书看似无序,线条与结构的空间伸缩力好像自由多变,不受约束,实际上一招一式无不法度谨严、规矩方正。其书不越度,处处都能体现出书法艺术所必不可少的规矩与法度,是在熟练掌握技法的基础上达到的一种“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境界。唐代隶篆能承秦汉之遗法,并将其发扬光大,形成或严整紧劲或遒劲圆活的风格。

因此,唐人各种书体皆笔法精熟,中正淳厚,大气雄浑。唐文化的全面繁荣,大量佛道经典的誊抄,并且题写碑文、寺庙宫观名等;唐代格律诗的形成、书写;科举考试和官吏考核时在题材、技法等方面都有相当严格的规定,这些均要求必须遵照法度,这也为“尚法”书风的流行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唐代书法的法度追求最高、最严谨,其成就也是书法史上最顶峰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