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救人别退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青年大法弟子,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却又时常陷入常人的泥淖之中难以自拔。但幸有师尊的慈悲看护,自己才能够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对于师尊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唯有努力做好师尊所一再叮嘱的三件事,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平日做的不好的地方太多,现只将这一年修炼中遇到的两件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切磋。

二零一六年年暑假,我应邀去重庆与我往年的大学至交见面(此人我已给他讲过真相并三退),本想与他单独好生谈谈,没想到他却执意叫了他的三位好友一起出来,说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互相认识下,一起玩。同学本身是重庆人,大学毕业后也就回到了家乡工作,有几个玩伴与挚友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想这肯定是师父叫他带给我救度的有缘人,需要我去讲真相的。

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谈天说地,在风景区与商场等人流量大的周遭游玩,渐渐的互相之间有了基本的印象和了解。在下午玩的差不多该回家吃饭了,我们就开车去其中两人的家里,准备买菜做饭。本来我是想回到亲戚家吃饭的,但一想到人还没有救,就这么走了也许今后再没有机会了,太可惜了。同学留我,也就顺水推舟,留下来吃饭。

当我们来到菜市场买菜时候,我们便顺道聊到了当今的社会形势,以及北朝鲜共产邪恶政权等,其中一个说:我感觉北朝鲜的人完全就是脑壳有包!然后说:我觉的那些炼法轮功的人也是!听到这里我猛的一惊,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上啥滋味。本来打算接下来给他讲真相的,这下心里犯了嘀咕:一方面想救他,毕竟是有缘之人,大家也能谈得来,不救就错失机会了,另一方面没料到他竟然对大法的误解那么深,我直接跟他讲真相会不会使他反感,惹得大家不高兴,何况是我同学的朋友,到时会不会把气氛弄的很尴尬,使得我的同学难做呢?

短暂左右权衡了下,最后还是把心一横:讲!毕竟是救人,大法弟子就是来救人的,他头脑中有对大法不好的念头,正是中了邪恶宣传的毒,大法弟子不就是来清除世人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观念的么?如果一遇到困难和逆境就退缩,还叫正念么?我想起师父说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

于是我稍微理了下思路,走上前去,跟他讲:“其实法轮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刚开始,他很惊诧于我会跟他说这样的话,我的同学及他的朋友也在一边笑着一边把脑袋转到一边去,场面甚是尴尬。我不为所动,也不去想那么多,继续把我知道的真相一点点的都讲给他们听,渐渐的,我发觉他对当下的社会形势还是很清晰的,对于邪党的所作所为也颇有微词,于是我就顺势给其讲了共产党是如何愚弄人民,发动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来坑害老百姓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的破绽,法轮功也同样是深受其害……慢慢的他似乎能听進去一些了,对我的态度也好了很多,我发觉我们的谈话越来越投机了,我也就顺着他分析了很多常人社会形势的变化,以及由此折射出的邪党的恶毒。最后我把随身仅剩的光碟和小册子拿给他,叫他一定要认真看看,了解一下真相,并叫他以后想通了,再找机会三退(由于他信神底线低,加上当时还是有所疑虑,不愿立即三退)。至此,这几个人应该都明白了基本真相。最后他们高高兴兴的将我送至车站,目送我很远。

临走时,我大学同学悄悄跟我说:你胆子真大,才第一次见面你就跟人说这些,不怕别人把你举报了啊?我淡淡的笑了一笑,说:不会,我心里有数。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迎着逆境而上,若真是畏畏缩缩,瞻前顾后的话,还能去救人么?

今后弟子一定尽力做好三件事,不辱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