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才能救了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我母亲也修炼大法,但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以病业形式离世。在此之前,我父亲(以前也修炼,迫害后由于怕心渐渐地放弃了)曾提出要母亲陪他到处玩,否则就与她离婚,找那个住在公园对面的寡妇结婚。

在母亲去世不到两月,父亲就迅速地与那个小他十岁的寡妇在一起,把他和我母亲多年来的存款全都占用,还非要我去见她认她做后妈,而且还要用我婚后省吃俭用买来的房子给他俩作新房。我和丈夫只好退掉现在的房客,在我没有工作的情况下(为照顾母亲我辞了工作),我丈夫还花钱帮他们装修。可那寡妇非要一户新的电梯房,否则不肯与我父亲结婚,因此我父亲就想把以前他和母亲的住房卖了,加上手中的存款买套新房,装修费还想向我与哥哥要。这一切都是在我母亲离世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因此我与哥哥都感到非常气愤,我们商量好,如果卖房就把房产中本属于我和哥哥的那份财产拿出来,那父亲就买不起房了。

那寡妇因为得不到房子就不肯与我父亲结婚,因此就只与我父亲同居,我父亲每月拿出几千元来给她,每年不是去台湾,就是到日本、法国等国家与国内各景点的旅游,用此来满足她的欢心,我对她恨之入骨,因为她使我父亲彻底地放弃了修炼,害苦了我母亲,我母亲就是因为放不下情,才一步一步被拖着往下滑的。

那段时间真是苦,想想父亲那么的残忍,真是尸骨未寒就另寻新欢,那么大岁数的人了,还象个小伙子一样,每周到我这儿要新房,好象我是他的娘;母亲在世时,是单位、周围邻居公认的好人。她有几年住在我家里帮我做饭、管女儿,每晚我一起学法、发正念,还能与同修交流,共同精進,那段时光真快乐。那段时间每天都想着母亲,放不下的情缠绕着我。

每天晚上,我手捧大法书,读着读着眼泪就下来了。师父说:“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1]

我跪在地板上一遍遍地读着《真修》,泪水不停地往下流,那种放弃真是很难割舍,爱也是情,恨也是情,对母亲的想念是情,对父亲的怨恨也是情,但我把《真修》读到好几遍时,就真能用法来要求自己了,也真能放弃一部份了。当时我只能放弃我父亲与母亲的存款,还有部份做保留,那就是他与母亲住的房子,我只把我们自己的房子装修后给他们用,以后我父亲不在世时收回,做了部份保留,心没有完全放弃。一套房子几十万啊,这在大陆的工薪阶层也是不小的数目。

那时我与那寡妇就开始有来往了,我叫她阿姨,而且我想起了自己的使命,人都是为了大法来的,不管此生做了什么不好的事,都应该被救度。但由于没有完全放弃利益之心,看到她多沾一下光,或到我家拿了什么贵重的东西就很不开心,她借用我的房子,就想是不是想占有我家的房产?她简直是抢我家钱财的代名词,因此我对她面部表情也冷冰冰,总想离她远远的。

当与同修交流,看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心性在提高,同修提醒我,所遇到的事都是好事,都是为了我们提高而出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都是因为我们的心而出现的。在学法小组里,有许多同修也遇到分财产的情况,她们都主动地放弃了,把遗产让给更困难的兄弟姊妹,而且有的家人还向同修要一笔钱,她们也都给了。对比同修,我感到很惭愧。

当我把这一切看开,连母亲的那套房子也放下了,心想:你要,就拿去吧。其实在《转法轮》第九讲中,师父早就指出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怎么样才算达到标准,只是自己一直不悟。

父亲曾要我去签协议书,关于他们俩人双方子女的财产问题。我认为是对我的经济迫害,所以一直就找借口没去也没签。当我心里放下人心时,看到协议书内容是:老人以双方子女照顾为主,房财归各自的子女。

他们从法国旅游回来后,父亲把我叫去谈谈家常。当父亲讲到在法国看到的耶稣为众生受难,辉煌的壁画中有小天使,我就讲了当年我炼功时,天目中看到的各种神,还有带翅膀的小天使;讲到当年大家一起炼功场合是多么的祥和,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及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当我有停顿时,他还好奇地追问为什么?

阿姨在边上也听得有滋有味,最后她说,在法国看到几张报纸,说是炼功人身体好,周永康、薄熙来等迫害法轮功,她恨不得带两份回来,导游说不能带,所以没带来。她露出几分遗憾的神情。我又给她讲了大法真相,讲师父要求我们在矛盾面前向内找,找自己的原因……最后她说:“看得出来,你们炼功的人精神境界就是高,修养就是好,我怎么花你父亲的钱,你都不计较,这么好的功法,我也想学!”父亲捅捅她,意思是叫她不要说,没想到她反而大叫起来:“做好人,怕什么?!江泽民周围的人都抓起来了……”世人真是为法而来的啊!生命明白的一面在清醒!也感谢法国同修们的努力!

我说:“父亲也学过,可他现在只炼动作,不学法,不学法不能算是炼功人。”阿姨马上说:“有书?我也要看。”我父亲因为怕心,说:“不用看了,以前看过了。”我说:“炼功人学法要每天学,不然不知道高层次的法就没法修。”父亲不让我说。阿姨听到后马上说:“书是人的精神食粮啊,就是要反复看才能得,哪里有书?”父亲说在老房子里。阿姨说:“赶紧去拿!教我盘腿……”

我给阿姨做了三退。她说:“这就是保平安啊,我还有姐姐,你也帮她们退了吧!”我说:“要她们自己真的想退才行!”她着急了:“明天我就去与姐姐说。”

父亲责怪我为什么他住院不去陪他?我说:“你有阿姨在,我们就放心了。再说我白天上班,晚上要炼功、学法。我打电话问过你,你说周六来就可以了,所以就周六来了。”父亲摇摇头表示生气。这时阿姨在边上说:“炼功是很重要的事,做善事很好,这边有我呢!”然后对父亲说:“你那是小手术……”她就象我母亲当年一样护着我。

过几天,父亲又要带阿姨到外地去了。阿姨说:“把(大法)书也带上,我每天都要看。”生命真是为大法而来的啊!我们真的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了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