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修大法的护士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庆祝513明慧专稿)我是一名医院的护士,一九九九年一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读完《转法轮》之后,我就把以前从科里拿的输液器、注射器都拿回科里,修炼至今连一根棉签都没往家拿过。从此我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

评优风波

我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九九年三月份,我刚修大法两个多月,单位要评优秀了,评上优秀,成绩合格,就可以晋职称,涨工资。参加工作六年了,我每年都看科里的人为了“优秀”勾心斗角,感觉好累。我的成绩已过,就等“优秀”了。可是科里四个人要优,只有一个名额,评优的前几天,要优的人就开始活动找人了,我要求自己不找人,顺其自然,结果不但没评上优秀,还是科里成绩最低的。我在心里一笑,什么怨言也没有,这件事就过去了,领导把名单报上去了。

如果我不学法轮大法,我必须要找领导理论理论,活儿年轻人干,优秀找不着我们了,不是优秀也行,也不能是最差吧?这样领导为难,科里同事的关系更不溶洽了。但是我没有这样做,依旧乐呵呵的努力工作,别人以为要发生的风波却没有发生。好多同事都说,我学法轮功和以前不一样了。七月份,我接到我同学的电话说:咱们初职,只要成绩合格,不要优秀,直接晋职称。我笑了,同事说我命好。

在大法的法理中,我明白,当你放下心的时候,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争也争不来,反而活的更累。

工作中严格按真、善、忍做好工作

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

我按照法轮大法的教导,对待每一位患者都有耐心,站在患者的角度上,为患者着想,在思想上开导患者,减轻患者的心理负担,这样患者愿意亲近我,每到值夜班的时候,我都耐心的为患者做各种处置。时间长了,患者就问我:你怎么这么好啊!我就告诉他们,我学法轮大法,给她们讲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人心向善,对谁都好,也告诉她们“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这样患者都明白大法真相,有的还诚心念法轮大法好,身体好了,有的还保护大法弟子。

病房有一个家属,护理他的岳父,结果他却眩晕症犯了,躺在床上迷糊,起不来床。我说:我给你叫医生看看。他说:不用。我说找医生给你开两支药打上,他说:不用。我说,那怎么办?老爷子还等你看输液呢?要不你心里念念(我指默念“法轮大法好”)。他笑了。第二天,我看到他乐呵呵的,他对我说,昨天你走后,我大喊三声“法轮大法好”,站起来就走,到外面转一圈,回来好了,你说神吧?我心想叫你默念,你大喊,肯定神啊!他的妻子有正义感,她对我说,她的一个邻居对她说,你看某某从这楼走那楼,那小册子保证是她发的,她肯定是法轮功(学员),把她抓起来。她对那邻居说,碍你啥事?你敢动她?我不饶你。那邻居不说话了。

以前,我很娇气,学大法后我不怕脏,不怕累。有一天我值夜班,一个患者的儿媳妇来找我,说她给婆婆抠大便,把肛门抠出血了。我们请示外科医生,医生叫用棉球堵上,压迫止血。我想那么重的心脏病患者,便排不出,再用棉球堵上,病情会加重的。我就带几根棉签,亲自找到肛门的出血点,压迫止血。过一会,血就止住了,我决定亲自给患者的大便抠出来,只有这样,患者的病情才能稳住,不然便排不出,家属不会抠便,一夜休息不好,那样心脏是承受不了的。我说,大姨,我把便给你抠出来。可是患者和家属说什么也不同意。我说,大姨,你要配合我,就行了,其余什么都别顾虑,身体重要啊!

这样患者配合我,我抠了三次,大便排完了,那便恶臭,那医生说“我真服了你了” ,但我自己感觉没有什么,每个大法弟子都会这么做的。师父教我们为别人着想,我就应该这样。

第二天,患者的大儿媳妇把一卷百元钱往我兜里塞,说这是我们家的心意,那是我们家人干的活,我们过意不去了。我笑了,别说该谁干,大姨身体好,就行了。我炼法轮功,钱是肯定不能要的。我多次给她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这次她们亲眼见证了大法弟子的言行,一家二十多口人全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在工作中,绝不要患者的财物,有通过别人给的现金和购物卡,我就存在住院押金里,把押金票交给患者,并礼貌的感谢患者对我的尊重和工作的认可,同时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大法的,和法轮大法的美好,在世界洪传的盛况。他们都特别感动。

有一个患者是“六四学潮”的学生代表,那时受过牵连,他当着我们领导的面说:做好人需要勇气,也需要坚持!

二十年的家庭恩怨化解了

不知道与先生一家人是什么缘份,自从和先生认识之后不长时间,婆婆和先生的两个妹妹就是挑东挑西,我也是互不相让,结果怨越积越深,直到结婚后生完儿子,矛盾就更加激化,两个妹妹就差替丈夫写休书了,没办法,我们搬出婆家。

半年后,我修炼法轮大法,师父教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婆婆怎么说我,我都会忍,考虑她含辛茹苦把我先生拉扯大,公公对她也不好,我也尽量开导她。有一次,婆婆被车撞了,当时我正在值班,就给先生打电话,没想到先生报了警,警察来了,就把车给扣了。我推婆婆做脑CT和各种检查,心想可别诈人家,人家不是故意的。检查出来,没有事,就是有点擦伤,开点药,婆婆说不留院观察,我就让警察把车给那个车主,我说:“我炼法轮功,也不为难你。”车主很感动,说,他岳母今天做手术,明天女儿还结婚,一再道歉。

没想到,几天后,车主去看婆婆,给了五百元钱,婆婆不要,那个车主说:“你快拿着吧!你儿媳妇回来,就不要了。”这句话给我招来了一顿骂,说我没人情,不如住院观察了,这样车主也得护理,在家没人管她。怎么弄也不对,婆婆血压高压一百八,我找医生开降压药,我在她家住了四天,血压平稳。后来,我就下班给她量血压,帮助做饭,可是血压一直不降,婆婆说药不好使,我就找医生换其它降压药,也没多想。

有一天,忙着办事,把药放在桌上,说:“妈,一会把药吃了”,我就走了。次日下班,我一量血压,高压一百八十。我拿药时,这个瓶怎么有这片药,直觉告诉我,昨天给婆婆那片药没吃,婆婆放错瓶子了。我背对婆婆,把药倒在手心里一查,除我看着婆婆吃的药,婆婆一直没吃药。我脑子里思绪万千,我上班,接送孩子,还要给她做饭,可是婆婆不仅不理解我,还刁难我,花钱买药不吃,还说不好使。我感到婆婆好可怜,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心中没有怨恨。

我什么也没说,倒了两片药,给她喝下,做好饭,叫她吃完饭,我就回家了。后来婆婆对我就好了。有一次,婆婆到我家,对我说,我以前对你不好啊。我笑了,我现在修法轮大法了,你常念“法轮大法好”,身体也会好,其实以前我也是自私、厉害、得理不让人的。

先生的大妹妹、妹夫出外打工,孩子他奶奶带,每周六、周日,我就把孩子接到我家,做好吃的,给他买和我孩子一样的衣服,先生的大妹妹特别感动。婆婆患病半瘫在床上,我就陪她锻炼,后来她得了并发症,不认识人,甚至大喊大叫,还打人,也打骂我,但我认为她是病态,不生她的气。公公、先生和两个妹妹都吵她。我告诉她们不要这样对待婆婆,婆婆那么刚强的人,突然倒在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心理和精神上承受不了。

婆婆去世,在处理婆婆后事上,我在利益上不计较,使婆婆的所有家人都很满意,因此公公和她的女儿商量后,把婆婆的所有金银玉首饰全留给我,婆婆墓地近四万元由先生的小妹妹拿,这些都被我谢绝了。我把首饰转送给婆婆的两个女儿,也没有让她小女儿拿钱。看到我这样做,先生的两个妹妹就说:“嫂子,咱家以后啥事都听你的,咱姐妹没说的。”

二十年宿怨如同一块坚冰,在法轮大法的感召下,溶化了,如果不是我学了法轮大法,每件事,我都会搞的鸡犬不宁,谁也别好过,因为我曾经是不能吃亏的。如今我学了法轮大法,使我变的平静处事,修去了尘世中的浮躁,处处为别人着想。

我感恩师尊洪传宇宙大法,能让我在浊世出淤泥而不染。

值此世界法轮大法日,感恩师尊,遥拜师尊,师父辛苦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