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全家支持大法 善人福报连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庆祝513明慧专稿)我今年六十六岁,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了,身体健康,精神饱满。这些年,我的全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美好、超常,也都相信大法,全力支持我修炼,大法也给予了他们很大的福报。

丈夫坚持正义 为我做后盾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我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单位非法开除。我的家人并没有因此对大法和我产生怨恨,而是认定江泽民和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

在巨大的压力下,丈夫不仅支持我继续修炼,还以他自己的方式为大法、为我鸣不平。

他背着我为我被开除的事到劳动部门上访,让他们拿出开除我的依据;多次到信访局上访,告诉他们没文件的开除是非法的,要求给我恢复工作;听说有市长接待日,他又去找市长上访,同样向市长要文件、政策,不管结果怎么样,他就是要去说句公道话,申诉冤屈。

在上访未果的情况下,丈夫想到了法律。二零零五年,他把开除我的单位告上了法庭,这在当时邪恶迫害极其残暴的情况下是件前所未有的事。开庭了,我和老伴站在原告席上,我当庭讲法轮功真相和我为什么不放弃修炼,并讲明他们开除我无任何法律依据,是迫害,要求恢复工作。所有在场人员都静静的听着,有人还不时投来同情、赞许的目光。被告花了不少钱行贿打点,再加上当时的邪恶形势,官司我们没赢,还掏了五百元的诉讼费,但我堂堂正正讲了真相,丈夫也以一己之力让迫害者站在了被告席上,揭露了他们的滥权和污浊。

二零零八年,我们联系到了《山东省法制日报》社的总编,他让我写了一份被迫害的相关材料给他。了解情况后,他表示要无偿帮助我提供法律援助。他自己也写了一份材料连同我的材料一并寄给我地市委,要求给我立即办理退休手续,如果不予办理就登报曝光。在这种压力下,市政府害怕曝光,立马安排社保处人员主动上门为我办理了退休手续。

丈夫工作有时需要到某地出差。他经常住在一家私人开的小旅馆里,一来二去就和老板熟了。旅馆老板经常抱怨身体不好,孩子不听话,家里不顺等,丈夫就给他讲我修炼大法前后的巨大变化,也真诚的劝他们修炼大法,叫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学大法。原来这家人以前也修过大法,只因迫害的严重而放弃了。丈夫劝他们从新修炼,他们很害怕。

回家后丈夫跟我说起这事,我很为这家人惋惜。之后丈夫每次到那里出差时,我都让他给这家人捎大法真相资料,让他们了解形势,捎去我写的信鼓励他们。终于他们不害怕了,向我要了大法书返回来修大法。

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八年中,我多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丈夫从来没有埋怨过我。无论我做什么事,白天晚上什么时候出去,什么时候回来,他从不干涉。我不在家他无怨言的承担全部家务,又管孩子又做饭,经常主动问我:“你出不出去?我给你的车充电吧?”看我要出去就让我骑家里新买的电动车。他有时出差几天,回来觉的耽误了我的事,好象挺对不起我似的,不让我干家务。有时我过意不去要去干活,他说不用,你干好你的事就行了。我劝亲朋好友“三退”,他在一边帮我说话。

出门碰到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会像遇见自己人一样,高兴的说:“我知道真相,我老婆也是炼法轮功的,她叫××。”言语间透着一种自豪。

他今年六十八岁了,身体健康。退休后单位里有什么技术难题还经常请他回去解决,退休加上单位返聘的工资,比年轻时挣的还多,真是得福报了!

儿子支持大法 生意红火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后,我要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儿子主动去买火车票,又开车把我送到车站送上车。我到北京上访五次,第五次没走到北京,半路被截回,关押在本地派出所。儿子在家没接到我的音信,猜想我在北京被抓了,便不顾一切進京寻母。奔到北京后,到北京公安局、派出所到处打听找我,后电话得知我被关押在本地,又急忙赶回家到派出所要人,探望我。派出所不让我们母子见面,儿子就跪在关押我的派出所门口嚎啕大哭。他的孝心感动了很多人。

我的住房冬天不供暖,儿子就让我冬天到他家住。还把师父法像从我家请到他家,并告诉我这间屋子是你的,你爱干什么干什么。

儿子还参与反迫害。一次派出所到我家抓我,当时儿子、媳妇都在家,儿子不顾一切的挡着我不让警察抓我走,与警察讲道理,警察红了眼,连儿子、儿媳一块抓進派出所。过后儿子没有半点怨言和后悔。

儿子开了个小吃店,每天進出不少零钱。他把收到的零钱收集起来换成真相币,找出去的都是真相币。每年过年,他家门两侧、店门两侧都贴上有大法真相的对联。在当前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儿子的小吃店顾客盈门,总是满座。儿子也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饭菜货真价实,经济、卫生,口碑颇佳,收益很好。同行看到他生意火爆,都想去讨秘方,其实秘方很简单──支持大法。

不到三十岁时,儿子因工作关系患上了青光眼,这种病属眼科不治之症,但不治又不行。就到青岛眼科医院去动手术。医生也不敢保证术后结果。因为主刀医生的父亲就患此病,他父亲也是我地一家大医院的著名医生。他给自己的父亲做的手术就失败了。儿子相信大法的美好,上手术台前和手术中他一直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手术非常顺利,效果很好,眼睛至今一点问题也没有。

我孙子今年十五岁了,前年又添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孙女。儿子一家经济宽裕,幸福美满,全家人都感恩师父的洪恩。

女儿支持大法 福报连连

女儿今年刚满三十岁。她大学毕业后顺利的被一家企业录用,因外语好,在科室做外贸。

女儿结婚后,头胎生了个九斤重的女孩。孩子生下后,在产房里有一段时间不哭,医生发现了说孩子不会哭,叫各科室医生会诊后,又叫去儿科观察一下。到儿科后,护士开始给孩子剃头发,准备输液。我坚信孩子不会有病,我不停的跟孩子说话,告诉她“法轮大法好”,你有师父管,你没事,同时求师父救救孩子。

孩子奶奶担心的问:“行吗?”我说:“行,咱们一起求师父。”就在护士给孩子继续剃头时,突然孩子哇哇大哭起来,吐了一口脏东西出来,就完全好了,不用住院观察了。

这事连医生都觉得是奇迹。孩子现在已经三岁了,聪明可爱,什么病都没有,我们全家都知道是师父救了孩子。

今年三月,女儿生二胎,进产房一小时,顺产生了个十一斤多重的胖小子。医生说没见过这么大的孩子顺产的。女儿现在也儿女双全了。

女儿小时候随我修炼。她也两次到北京上访。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访她也要去,我问:“上访危险,不一定能回来,你怕不怕?”女儿稚嫩的声音掷地有声:“不怕,咱可有师父呢!”我们母女到天安门做了该做的,平安返回。

第二次我没去,十三岁女儿随一位阿姨第二次上访。这次被抓回后,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关押在派出所受迫害。

后来学习紧张,上大学后环境封闭,她渐渐放松修炼,但大法已经深深扎在她心上。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中,女儿也真名实姓参与诉江。她把自己在学校受到的迫害写了出来,我这才知道女儿在学校受到很重的迫害,被点名批评,被逼当众检讨,受到学校很大的压力。诉江中她勇敢的把这些揭露出来,曝光江氏犯罪集团的罪恶,为正义呐喊!

无论我干啥,只要是和大法有关的事,女儿都支持。

去年女儿被提为中层干部,月薪七、八千元。

女儿大学毕业几年光景,家庭幸福,好事连连。这对只有三十岁的女儿来说真是心想事成。其实这一切福报都来自于大法!她非常感恩师父和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