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暴雨中 八旬老太幸得师父护佑(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这天下午五点左右,吉林省通化市突然风力十级,天昏地暗,雨水就象瓢泼一样,广告牌、垃圾桶、简易房,在地面上横七竖八还不断翻滚。我没有雨衣、没有雨伞,走了一个小时,安全回家,而且里面的衣服全是干的!

我姓张,是一位身高只有一米四五、八十五岁、身体瘦小的老太太,我相信是大法师父保佑着我,让女儿把我的经历写出来,感谢大法师父救命之恩!

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通化市狂风过后(网络图片)

五月五日下午五点之前,我帮女儿看完孩子要回家,女儿不同意说天气不好要我吃完晚饭姑爷开车送我回家,我执意要走,女儿给我雨伞我也坚持不带。

我走出女儿家不远抬头就看西面(我家方向)天黑的吓人,几秒钟的功夫,黑云就随着狂风和瓢泼大雨飞速过来了,路人的雨伞一下就折断了,一个黄塑料桶从楼上掉下来,砸在我前面人的脚下,把那人吓得“妈呀”一声,抱着脑袋跑。

一时间天昏地暗,狂风嚎叫,又阴又冷惊恐吓人,风越来越大,雨水就象瓢泼一样。楼上的楼盖上的东西不断横飞下落,我和几个行人躲在车库雨打下面不敢往前走了,这时我膝盖下面的外裤和鞋都淋湿了。

看着眼前的情况,我这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别说回自己家了,就是想再返回女儿家也是困难了,我心里嘀咕: 我还能回家了吗?这不被台风刮没影了,也得被乱飞的东西砸哪去了。怎么办哪?这时女儿担心我,又打来电话说,“微信已经传出视频和图片,说路边三、四十厘米粗的大树被狂风贴地皮推倒,楼盖、牌匾、广告牌、垃圾桶、简易房……在地面上横七竖八还不断翻滚,十分危险。”

我不敢告诉女儿我眼前的景象,说“没事,我兜里有钱(意思是可以打车回家)你不用担心我了。”其实那天我一分钱都没带。我放下电话,女儿又打过来。我挂了电话,女儿还打,因为我看到的只是局部情况,孩子们在微信上已经看到全市的灾情了,我越不接电话,电话越响个不停。我干脆就不接电话了。我无法告诉她我眼前的处境,怕她着急。

我心里就觉得回不了家了,又冷又怕! 突然想起来法轮功:因为身边还有其他躲雨的人,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好人,所以没敢说出声来,就在心里诚恳说:“法轮功大师,我遇到困难回不了家了,求求您帮我回家吧”!

就这样想了两遍之后,我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判若两人,就感觉多大风雨都与我无关了,头上掉什么东西、什么危险也与我无关了,惊恐也消失了,阴冷也消失了。别人还在雨打下躲雨,我一个人走了。

我没有雨伞,上身穿件紫红色夏季提花金丝立绒小衫,里面是纯棉黑半袖T恤,下身一条黑色外裤,里面是一条黑色白点很薄的保暖裤。那雨大得不是往下下,而是头上像有个人用水瓢东泼一瓢,西泼一瓢,南泼一瓢,北泼一瓢,泼到身上,从头到脚浇个精光。

路上没有一个行人了。走到一斑马线等绿灯时才遇见一个男人领着一个小学生,他们差点被风吹倒,就在我身边他们互相紧紧拥抱着蹲在地上,头发衣服被风吹得乱七八糟,雨水在他们身上哗哗往下淌。汽车都被风吹的在摇晃,而我就感觉自己是一个大铁坨坨,风根本吹不动我,而且我头上、脸上都没有雨水。

路面上的水已经盖上马路牙子了。绿灯来了,我就冒着风雨淌着近一尺深的水,往家走。一路上女儿、外孙女、女婿一个劲打电话,女婿开车在我回家的大路上小路上一遍又一遍的找我也没找到。

半小时的回家路,我走了一小时到家了。进家门,脱衣服时我惊呆了: 我的拉带皮鞋被水灌满了,这很正常;上衣和裤子往下淌水,这也正常。可我要脱里面的衣服时发现全是干的!

八十多岁了,经历过多少次风雨,别说被浇一小时瓢泼大雨,就是被浇半小时的小雨都得从头到脚湿透了。就算我穿的是塑料衣服,那从头上脖子上灌進衣服里的雨水也得湿透了呀,何况我穿的还不是塑料衣服啊?

我傻傻的站在门厅里,拿起上衣看,提花的位置能厚些,花的周围都是纱网状间隙很大的薄纱啊,一个小时的瓢泼大雨怎么能不進水呐?裤子到家了还在往下淌水,而且在水里趟了一个小时的保暖裤是干的。一直淌在水里的保暖裤脚也是干的,连潮湿的感觉都没有。外裤啦啦淌水,裤兜里的电话我用紫线勾的套都是干的。这怎么可能啊? 看看镜子,我的脸上也没有水,头发是洗过用毛巾刚擦完的样子,也不流水。

想想外面的场景,看看在那里呆了一个小时的我,太神奇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断地问自己,突然想起来了:这不是大法师父保护我了吗?我感动的不知道怎么感谢大师,马上说,大师太谢谢您了,我怎么感谢您呢?我给您跪下吧!

这都已经过去好几天了,我还在当时情境中,还是感激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