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生死关头 我只信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庆祝513明慧专稿)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二十年的修炼路上跌跌撞撞,可师父没有放下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感恩的心无法用人间的语言表达。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下午三点多钟,我约好去一位朋友家,我联系好后骑上家中的电动车上路了。车骑了不长时间我开始背师父的《论语》,第二段刚背完,我到了红绿灯处停了下来,心想等过了红绿灯继续背,停了不到两分钟,绿灯亮了,我过去了,不到几分钟又是一个红绿灯,这个道口正好绿灯亮着,心中想,我正好可以过去,就在刚过第二个绿灯后发生了一起车祸,我被一辆从快车道横着冲过来的电动车撞飞了,我从车上重重的摔了下来,当时我没有任何反应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就在我被撞的那一瞬间,我目睹的那一幕至今记忆犹新:在一个红绿灯处发生了车祸,我听到了有人喊叫:“出车祸了!”我自己躺在地上,朦胧中迅速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并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听到有人讲话,但是看不见一个人影,只听有人喊:“大妈,电话打通了。”也就在我站起来的那一瞬间,我清楚的看到身旁地上躺着一位女士,约三十岁,穿着整齐,现代人的打扮,直直的躺在地上,没有任何表情,有人喊叫着,说她倒下去了,我看着地上躺着的这位女士,我不认识,也没有人抢救她,光听到有人问我:“你家还有什么人?”我立即告诉他我家电话。他又问:“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并重复了一遍。

120急救车将我送到了医院,到医院准备做CT时,我醒过来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清楚记的那个场景,我想我能在那站起来的一瞬间立刻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坚信是师父在救我!

这时我的丈夫、大妈、女儿都到了。女儿拉着我的手哭着喊:“妈妈!”他们看到我满脸是血,口腔、鼻腔、耳朵都在流血,左眼部位肿了一个大包,左面部血肉模糊,左耳后也有一个大血肿。家人个个都十分紧张和恐惧,我安慰他们:我不会有事的,我是大法弟子。女儿看到我嘴巴不停的抖动,非常恐惧,其实我当时是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医生给我开单做CT,并办住院手续。我说:“不用住院,我不会有事的。”可是那时候没有人听我的,我的丈夫是卫生系统的,院方都很熟悉,检查后我很快住進了病房,立即進行抢救。我拒绝输液和吸氧,要求回家,我丈夫说:“听医生的,你伤的很重,七孔出血,而且出了很多血。”

到了晚上七点多钟,家人帮我清洗时,从口腔取出一块血饼,我的耳朵仍在往外涌血,当时除了他们问话外,我都在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病房的医生、主任都来到我的床前并告诉我:“你现在伤很重,要配合好。”我对他们说的“很重”根本不往心里去,心想一切都是假相,我很好。

到了第二天上午一上班,专家、主任、医生都来到我床前,告诉我:“你的锁骨处骨折,要進行手术固定。”我说:“不用手术,我坚决不手术。”医生不理解,又告诉我:“你有颅底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左侧颧骨骨折、左侧眼眶骨折、左侧多发性肋骨骨折、左侧气胸。左侧锁骨骨折,如果不固定,以后会影响功能。”我当时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什么骨折,我另外空间的身体完好无损,我不会有事的,我是大法弟子,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其实我也是学医的,在脑外科干了七、八年。我知道如果是常人后果是什么,基本上是死亡或植物人,医生还对我说:你一定要卧床,不能起床、不能下床。到了夜里,我左胸部疼痛难忍,凌晨两点多钟,我决定起来炼功,丈夫问:能行吗?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行。他慢慢将我扶起来,这时我的眼睛直冒金花,房子天花板直转。我立即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后我便坐在床上打坐,一小时过去了,我坚持下来了,并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从此以后,我每天夜里坚持打坐。

第三天我就下床了,上厕所时解出来的全是黑大便。连续三天,我想不管用什么形式排出去都是不好的东西,包括流出去的大量血液。查房医生问我头疼不疼,我说不疼,又问左眼看人清不清楚,我说清楚,有没有重影复视,我说没有,他说:你肺部瘀血痰多,给你开点药化痰化瘀。我说不需要。其实,我那时不停的从口腔咳出很多鲜血,我要求给我停药、停止输液。医生不高兴的说,已经不按常规了,减少到最少了。

又过了两天,我要求出院,他们更不高兴了,说:“我们要对你负责任,你伤的这么重怎么可能现在出院呢?”我感到与他们无法沟通,到了第十天,我将输液针头拔掉,瓶子里的水全放了。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丈夫签字院方才同意我出院。医护人员都说:无法理解,恢复的这么快、这么好,这是奇迹!奇迹!

我现在一切恢复正常,今天我把这个经历写出来,只是想告诉同修及和我有缘的世人:我坚信师父和大法,大法无所不能!因为我是修炼人,是师父救了我的命。出事时那场景深深的印在我的大脑中,元神离开躺在地上的那个身体时的一瞬间,我坚定的念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坚信师父在救我,大法师父讲的一切都是真的,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时刻默念法轮大法好。我记的我刚醒、还躺在推车上脸朝天的时候,我说:“天上的正神、负神,你们看着,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大法弟子,我要为我的师父争气,我一定行!”

事故发生后,有人问我,你不怕吗?我回答我真不怕,师父曾经告诉我们:“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对生死,一切由我的师父说了算,我想: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倒下,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还有新同修需要我去帮助、引导。如果这次魔难是我历史上欠下的,师父利用它帮我还清业债,我一定堂堂正正的闯过生死关,不能给大法抹黑。如果是旧势力安排的,钻我修炼上心性有漏的空子,我绝不接受,也不承认,全盘否定,但我也要向内找,在大法中归正,提高心性。在医院的那十天,他们一会告诉我,你伤的有多重多重、你的血糖高了、你的血压高了、你的心律快了。我都全盘否定,排除一切干扰,因为我们是金刚不坏之体,否定一切邪恶和假相。

通过这次生死大关的考验,我深深的体悟到:什么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能闯过每一关,每一难。当你真正闯过来的时候,发现收获太多,首先自己心性得到了提高,消去了业力,坚定了正念,除去了怕心,证实了大法,还转变了不少世人对大法的看法。因为我对所有来看望我的亲朋好友讲法轮功救了我,大法的神奇和伟大。

我的家人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他们发自内心的说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特别是我的丈夫。同病房有一位二十一岁的小伙子,因车祸致残,神志不清,气管切开,肢体瘫痪,家里已花去了五十万元的医疗费,当时已经住院十个月了,还是植物人的状态。在我住院的第三天,丈夫就和我一起去给那个小伙子的父亲介绍大法,在短暂的三、四天,丈夫去跟他们交流了三次,叫他们炼法轮功。他们明白了真相,被感动了。现在那小伙子恢复得非常好,在一个多月前已经出院了。临行前他特地给我丈夫打来电话,表示衷心的感谢。其实他们是我们的有缘人,因为他们见证了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改变了他们一家人对大法的看法,救了他们一家人。

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上,不管时间还有多长,我都要好好修,向内找不足。在法中归正自己,和身边同修形成整体,努力做好三件事。

在此,我更要感谢我的师父,是师父您让我闯过了生死关,走过这场魔难,是您救了我,您替我承受的太多太多,因为我伤的这么重,流了这么多血,头一点也不疼。我知道是师父您替我承受了,我真正的体悟到了佛恩浩荡的深刻含义。

最后敬录师父的诗与大家共勉:

《洪吟二》<师徒恩>

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