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福泽我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二十年来,亲身体验着伟大的法轮佛法福泽着我这三口之家,使我这个修炼人在滚滚的红尘中能安贫乐道,让没有修炼的丈夫、女儿在浊世中遇事能按真、善、忍做人。

一、我不满的心在大法中溶掉了

二十多年前,我和丈夫处对象时,每次到婆家,我就和丈夫一起帮婆婆做可口的饭菜,饭后洗碗、扫地。公婆没有女儿,只有三个儿子,看到我的孝顺很高兴,也认可我这个未过门的二儿媳,还写信在亲朋间夸奖我。

几年后,原来的五口之家变成了十一口,公婆在对待三家的态度上有了分别心。

大伯哥一家在外地,每逢节假日及平时回来,公婆都要大家在一起吃饭。我们三口都是第一个回去,進门放下孩子,就進厨房,洗菜、切菜,炒菜、做饭,婆婆也指挥我干这干那的,时间久了,连我女儿都说,妈妈为啥咱们第一个回来?妈妈,为啥大娘和三婶不做饭?看到婆婆对大伯哥既心疼又关怀,总是笑眯眯的,对小儿子更是关怀备至,我暗暗的忿忿不平。

可对我丈夫呢?因为我俩单位都不景气,日子过得紧巴巴,丈夫也不肯外出打工,因为老大不在公婆身边,他要承担照顾父母的责任,每天给公婆去倒泔水、垃圾,冬天砸煤、倒煤灰等等。看到公婆对待丈夫的态度就没有对那俩儿子亲,背地里替丈夫打抱不平,丈夫不买账,还总是站在公婆的一边和我吵吵。我俩都开不了工资,就想让丈夫和公婆张口,可丈夫宁肯和朋友借也不肯叨扰公婆,那时我常说:当讨吃的(乞丐)也不上你家门。

公婆有时接济一点,可对我们这个捉襟见肘的家庭来说也是杯水车薪。丈夫对公婆的孝顺在左邻右舍中有口皆碑,可谁也不知道是以我们家庭的“幸福”做代价的。不满的心、不平衡的心日积月累,背地里就和丈夫骂公婆偏心眼、铁公鸡,戴有色眼镜。

慢慢的自己浸泡在怨气中不能自拔,身体出现了问题,晚上睡觉前眼睛流泪水,冰凉凉的泪水擦不完,胸口憋气,有一个大气团堵在胸口,吃饭时,下咽的饭食得从大气团边上挤过去,晚上睡觉被头不敢挨着脖子,挨着脖子就像有人卡住脖子似的上不来气。吵架了哭,气团就到了嗓子眼儿,好几天都难受,那时常和丈夫说我得喉癌死的话。那时没钱看医生,也怕吃药,就这么将就着。但婆家没人知道我的内心想法和身体的情况,回婆家时还照常做那一切,可内心的不满、埋怨与日俱增,折磨着我的身心。

一九九六年金秋十月,我幸运的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

李洪志师父在法中讲“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1]、“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1]师父看到我佛性未泯,就管我了,给我净化了身体,身体上的所有疾病都不药而愈,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慈悲的师父没有要弟子一分钱,就因为弟子有颗向善的心,师父无条件的给了弟子一个健康的身体。

修炼后,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也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所以对公婆的抱怨、不满的心慢慢的在大法法理中熔掉了,在家人之间的利益上也能放下了。

后来公婆搬到楼房去住,卖掉旧房子的钱十二万以及俩人积攒的十万元都被小儿子买楼房、做买卖赔掉了,婆婆告诉我,这些都是婆婆自己辛辛苦苦攒的钱,还不住的说,卖房钱那是你们三家的等等,我听了一点也没动心,也没有责怪婆婆,心里很平静,反而安慰婆婆。

丈夫听说这件事时很生气,因为婆婆攒的十万元连丈夫都不知道,婆婆只和他小儿子说了。还是小叔子告诉丈夫的。看到丈夫生气,我告诉他:你放心,我不会和他们争,我是修大法的,师父要我们遇事为别人着想的。丈夫说:我知道你不会那样做。

后来女儿上大学,婆婆每年都给女儿学费,我明白公婆的心思,她是用这种方法补偿我们。

现在丈夫对公婆处理家中的一些事不满意,背后指责时,我都会劝丈夫从公婆的角度想一想,想想他们的不容易,也找找做儿女的没做好的地方,丈夫也就释然了。这在没修炼以前是不可能的,是大法改变了我,让我的心胸变大,能容别人,为他人着想。

每逢年节,大伯哥一家回来,公婆依然招集大家吃饭团聚。我们一家三口仍然第一个回去,我照样还是切菜、和面、擀饺子皮、或者饭后洗碗扫地,所不同的是我的内心变的祥和、平静,没了先前的不满、埋怨、忿忿不平。

每每这时,我内心充满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是大法让我走出自私、狭隘,让我的内心海阔天空,充满光明。

二、女儿越来越善良

女儿从小就很善良,走路时我踩到了小草,她都会说,妈妈小草会疼。看动画片小蜜蜂找不到家的时候,女儿会哭的满脸是泪。

我得法后,女儿跟我背《洪吟》中的诗词,每次回娘家,我姥姥(也是炼功人)都说女儿手心有法轮转,所以女儿那时“发烧”都不用吃药,我知道那是师父在给她清理身体。所以每次发烧感冒三天就好了。

非典时期,女儿发烧,领到她姨家和她姐姐连邻居家的孩子一起学《转法轮》,最后啥事也没有。

女儿读初中时,有一次几天连续吃了一食品袋干脆面,身上起了紫癜,我每天让女儿炼一套功法,学几段《转法轮》,也没休息,一个星期后红点基本褪去。

我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家的药箱子从此消失,也给我们这本不富裕的家庭减少了经济损失。

女儿从初中开始,帮我给校园送真相资料、花真相币,买邮票信封、寄真相信等等,是我不可缺的小帮手。

随着女儿的长大,与社会的接触,大染缸的污染,女儿也会迷失自己,所以我时时提醒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事一定要为别人着想,学会包容,不要看重自己的想法,多与人沟通。女儿真的在努力做,实践着“真、善、忍”。

女儿在大学三年和舍友相处的和睦;在和朋友、同学相处也能做到忍让;在单位也能做到吃苦肯干;在大庭广众面前面对辱骂时也能做到忍,“骂不还口”[3]。

那是一天傍晚,女儿骑电动车回家,正值高峰,马路上拥挤堵塞,女儿被堵在路中两脚叉地。这时一位妇女寻着缝隙穿插前行,猛地一下,她的车前轱辘插在女儿的脚蹬处卡住了,女儿始终没动一下,这妇女立即无所顾忌的指责,骂声不断且难听。面对突然发生的事,在众目睽睽之下,女儿一下想到了大法,所以女儿没有生气、没有还口、也没有辩解,任由那妇女指责。在骂骂咧咧声中妇女又向前挤去。一位男士看着不可理喻的妇女离去,对女儿说赶紧走吧。

听着女儿述说着离家仅百米远发生的却未爆发的“一场纠纷”,在女儿想到大法的那一刻化解了。我内心不住的说着谢谢师父谢谢大法。我为女儿关键时刻想到大法法理而高兴。为女儿能做到“难忍能忍”[1]而高兴。

尽管独生女特有的娇气还在女儿身上不时体现,但沐浴在大法修炼的家庭中,在大法的润泽下,女儿变的越来越善良,可爱和让人放心。

三、丈夫也受益颇多

丈夫在家排行老二,人敦厚实在,为人处世礼让有加,对老人们也孝顺,与大法也很有缘。

那是我修炼不久,一天早上,睡眼朦胧的丈夫爬起身来问我:你炼功呢?我说没有。他说我听到你炼功的音乐了,又竖起耳朵听,说:就是就是。可我当时没有炼功也没放音乐,但我知道他听见另外空间的音乐了。好多次他告诉我他听到了另外空间的音乐声。

丈夫做梦有时在庙宇或在庙宇上空飞过,或者用什么剑之类的斩妖除魔。还梦到他曾是唐代的一位落魄书生。我知道丈夫和大法有缘,师父也在用各种形式点化他,可他由于我遭受过邪党的迫害,害怕邪党一直没能走入修炼。

我也经常和丈夫讲大法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所以丈夫在生活中也不时要求自己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因此他也受益颇多,身体肥胖但没有毛病,原来有心脏偷停的毛病也好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装進了心里。

丈夫回家晚时,我去给他开门,故意问“谁”?“口令”?他都会郑重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走路时看到被世人丢弃的真相资料丈夫经常往家捡,还和我一起出去贴真相粘贴。我们大杂院的卫生都是我和丈夫打扫,下雪时扫雪,下雨排巷里的水。十几年如一日。

二零零七年冬,我们一家三口每天吃过晚饭就在一起学《转法轮》,沐浴在佛光中,其乐融融。那段时光真的快乐、充实、美妙。

在这个物欲横流、笑贫不笑娼、到处充斥着黄赌毒的金钱社会,有大法法理的指导,我们没有迷失自己、丢失做人的准则,依然保持着善良的本性,我们一家三口平安、健康、快乐、幸福,这一切皆受益于大法,是伟大的李洪志师父将法轮大法捧给了我们,魔难中呵护着我们,让我们懂得了人生真谛——返本归真。

愿天下善良的人们,早日走出中共抹黑法轮佛法的欺世大谎的阴霾,了解法轮大法真相,拥有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