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体悟“诉江中师尊为我们护航”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我是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向最高检及最高法邮寄诉江状的,两日后,收到“两高”的签收短信,收到短信的当天,我将起诉状发给明慧网。一周后,明慧网刊登了我的诉江状(节选内容)。在整个过程中,我有过犹豫、害怕,但在学法中坚定正念后,师尊帮我在我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化解了邪恶因素对我的迫害企图,平安走过来。下面谨与同修分享这段经历。

由犹豫到坚定

在现实社会中,我是独自修炼的中青年女大法弟子,除了知道师父一直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看护着我之外,难得见到同修。当诉江大潮开始时,初期我的认识没有提高上来,认为这件事情与自己没有关系,其实说白了就是怕心。

后来从五月中下旬开始,陆续看到明慧网上登出走在前面的同修的诉江状及同修们针对诉江的交流。我逐渐的明白这是大法弟子当前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了。理性告诉我自己也应该参与诉江,但怕心也随之而来:怕被迫害、怕父母再被连累……执著心的束缚又使我不想诉江,并为自己找出种种借口:自己正在写一篇文章,整理资料已经用了一个多月了,现在诉江万一被抓了,这一个多月的辛苦不白费了吗?……自己还在参与其它项目,万一被抓了,那个项目不受影响了吗?……心里明知道这些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下面,掩盖的是怕、是不愿承担这件大事、是想平平安安的不要再被迫害。

后来看到师尊在回答弟子的问题时说:“是啊,应该起诉它,(众弟子热烈鼓掌)全人类都应该起诉它。”[1]我知道自己再不能找借口了:师父已经肯定了,那作为大法弟子,我必须起诉它!于是,我在六月中旬将那篇文章投稿明慧后,马上着手开始整理诉江状。感谢明慧网上法律专业同修们的辛苦付出,借助诉江模板,我三天完成了诉江状,并成功邮寄给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

邮寄诉状时,师父点化我“平平平平”

整理诉状时,刚开始想到要写真名、真姓、真住址,并且还要身份证复印件、按手印时,心里害怕,但在我把这些信息打到诉状上时,怕心在那一瞬间解体了:心里非常坦然,觉的理所当然就应该这样写。

我去邮寄时,明慧网上已经有报道说在一些地方邪恶开始扣押诉状,并且还有些学员因为邮寄诉状被抓捕。所以在去邮寄的路上,我虽然一直发着正念,但心里仍是忐忑不安的。那个邮局离家有些远,东拐西拐的,我不熟悉。为了不迷路,走过一个路口时,我想应该记一个标志性的建筑物用来记路。就在我回头的一刹那,“平平平平”四个大字映入眼帘。这是路口一个极小商店的招牌。按理说在这个高楼林立、巨型招牌、广告如云的地方,它本是不容易被发现的。但在那一刻,它就那样醒目的凸显在一群高楼及巨型招牌之间,充满我的视线。我忐忑的心一下定下来了,我明白是师父在告诉我:起诉大魔头一定是安全的,别害怕!

果然邮寄的过程很顺。邮递员给了我两个快递单子、两个信封,我把诉状装入信封,认真封上口,和填好的快递单子一起递给工作人员,她看了看,什么反应也没有,直接将信息录入了电脑,完成收件。隔天我收到了两高的签收短信。

师父给我一个“大喇叭”

在把诉状发给明慧网后一两天,我做了个梦,梦到在一个很大、很空旷、中间有栋二层楼的院子里,我边跑边扯着嗓子大喊“法轮大法好!”刚开始喊时有些怕,但喊了两声,怕心就荡然无存了。又喊了几声,忽然微弱的一念想起了父母:我这样扯着嗓子大喊,万一惊动邪恶被抓了,父母怎么办?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马上排斥:不执著这些。此念一出,执著马上就化掉了。

然后我就无牵无挂的扯着嗓子一声接一声的大喊“法轮大法好”,从前院喊到后院,从楼上喊到楼下,把嗓子都喊哑了。喊到终点时,我失望地对旁边的一个人说:唉,声音还是太小了,嗓子都喊哑了也没几个人听见,要是能更大声、能让更多人听到就好了。刚说完,就听耳边一个声音说:给你个大喇叭吧!我当时心里一惊:啊?那不得很大声音吗?要是惊动邪恶把我抓起来怎么办?一下醒过来了。

醒来后我想,梦里是在点化我:还有对父母的情,还有怕心没去干净。最关键的是:自己发出的诉江状只有两高等少数的人能看到,起的作用太小了。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打开明慧网首页,跃入眼帘的是“某某某(我)控告元凶江泽民”。哎呀,被明慧网登出来了!到了晚上,我又看到我起诉大魔头的文章链接被摆在了另一个网站的首页的明慧要闻处,并且连摆了三天。

果真是一个“大喇叭”啊!而且是超大型号的!师父送给我的!这下全世界的人都听到我的声音了!

再去怕心

看到诉江状被明慧网登出的那一瞬间,怕心又随之而来:如果邪恶来抓我怎么办?……怕被抓的心挥之不去。明知道想法不对,就是排斥不了。赶紧背法,可思想里杂念纷纷干扰,都不知道背的是什么。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才逐渐有些入心。等到晚上看到那个网站的链接,心里更是什么念头都翻出来了,最突出的是怕心。从法理上明白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是师父肯定的事情,不会、也不应该有任何干扰,但心里怎么也稳不下来。

随后的两天里,我利用一切时间背法、发正念、坚定正念。《走出死关》、《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正念》、《论语》连着背。渐渐的怕心去掉了,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根本问题所在:总是用人的观念、人心看待大法与正法中的事情。在那一瞬间,蒙在我空间场中的一层厚厚的物质被揭下去了。我没有了怕,神清气爽。我不再只是从道理上明白了,而是发自内心的坚信:我没有犯罪,是那些迫害我的坏人在犯罪:应该害怕的不是我,而是他们;如果有被抓捕,也不应该是我,而是迫害我的恶人及大魔头,他们才是被抓捕的对象;想要迫害我,得看我师父答应不答应。我开始直接发正念灭掉另外空间企图操纵众生迫害我、干扰我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

之后当我从新背师父的话:“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2]又一次一次泪如雨下。谢谢师父,弟子用尽所有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感恩!

师尊为我化解魔难于不觉中

诉江后,我一直以为邪恶没有因为诉江想要迫害或干扰我。直到一年后的有一天,我在看明慧文章中,有一篇当地学员被邪恶以“水管坏了”为名义骗开家门進行迫害,联想到最近看到几篇当地学员被邪恶骗开门的借口都是“水管坏了”。才突然开窍般的意识到,早在大半年前师父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况,巧妙化解了邪恶试图对我的迫害。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二零一五年十月份的一个周末下午,我正在家学法,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说是管理处的,说我家水管漏了,水都漏到楼下去了,要来我家看看。当时我觉的奇怪,管理处那个男士的声音我认识,可这个声音是完全陌生的。但也没深想,只是想管理处是不是换了人。

这里要提到另外一件事,就是二零一四年酷暑时发生的一件事。当时我家隔壁漏水,但管理处检查后,硬说很大可能是我家漏水。为了测试,把我家总水管关了四天,最后才证明是隔壁漏水。当时正是最热天,用水量大,在停水的四天中,我每天下班不得不提个水桶到楼下管理处半桶半桶往家拎,这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接到这个电话后,我告诉他说绝对不是我家漏水,我家是两三年前新装修的房子。让他先检查其他家。他那边一直很“斯文”的说,可以肯定的,就是我家漏水,并说我家的水已经漏到楼下大堂了,把大堂都弄湿了。说的跟真的一样。不过,“巧”的是,那两天我虽然一直在家,但因为天不热,并没有冲凉,也没有做洗衣服等用水量大的事情,只是冲个厕所。饭也基本没做,饿了吃些现成速食。所以我不认为他说的是真的。但不管我怎么否认,他仍然在电话里纠缠,说需要来我家看看才能证明。

不知怎么回事,我破天荒的第一次在电话中,很不客气的大声讲:“我告诉过你了,不是我家漏水。我家这两天没有冲凉、没有洗衣,水都很少用,不可能是我家。你要判断,也得有个最起码的逻辑对吧?!你先去检查别人家吧,如果最后确定百分之百是我家漏水,再来找我!”并很严厉的指责他们头一年判断失误,大夏天停了我家四天水,害的我一个女子天天下楼去提水。他终于挂了电话。

挂电话后,我一下午都挺愧疚的,觉的自己心性把握不好,不该在电话中对别人说话那么大声、不客气。还奇怪自己平时不善于和别人辩论,今天怎么会逻辑那么清楚?又纳闷在头一年停我水时,我并没有生气,也没有抱怨,而是最大限度配合管理处检修,怎么事隔一年反而因这事“抱怨”起来了呢?

但大半年后,当我通过明慧文章的描述,突然想到这件事情,并悟到是伟大的师尊在我不觉中为我化解了邪恶的迫害。其中巧妙的安排,想想都深感不可思议:师尊早在二零一四年就看到了有一天邪恶想要通过“水管漏水”的方式骗开我家门,对我進行骚扰,所以师尊在一年前就安排了管理处检修错误,大夏天停我家四天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以便在一年后,恶人用同样的借口想迫害我时,得逞不了。否则,以我的性格,如果没有一年前的铺垫,在恶人以“水管漏水”的方式要求来我家看看时,我很可能会爽快答应。那样的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一点,在恶人打电话时,师父又有意锁掉了我平时反应慢、不善于和别人辩论的那部份,加持了我的正念,使我能够逻辑清晰、义正词严的把对方驳斥倒,使邪恶因素通过那次电话,知道大法弟子不是好惹的,停止了对我的骚扰。

母亲的变化

诉江大潮开始时,母亲刚好住在我处,那时她刚刚走入大法两个月。当我有诉江的打算时,我跟她说,现在大陆很多大法弟子在参与起诉大魔头,问她什么看法。她说它都快死的人了,起诉它干什么?万一起诉它,被抓起来,不是给自己、给家人造成麻烦吗?几次与她谈这个话题,她都是这样的想法。我便没把自己也要诉江的想法跟她说。所以我起诉大魔头,是在她返回家乡后起诉的,家人没有一个知道的。

年底她又来我这儿住,当时起诉高潮已经过去。在督促她坚持学法的同时,我也给她下载明慧电台的录音稿给她听,里面有许许多多大法弟子诉江的报道、消息。铺垫一段时间,我决定把我诉江的事情告诉她。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告诉她,我也控告江泽民了,并拿出我留存的诉江状给她看。没想到,母亲说:起诉就起诉了!起诉了,也不怕它,要有人找,我们就给他们看,咱们说的哪件事是不实的?

短短半年,母亲的认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后来,母亲还真名、按手印举报了大魔头。

后记

十八年的修炼路上,师尊为我化解了许许多多的魔难,有些是我能意识到的,有些是我在事情过去一两年后,才突然意识到的,还有些也许永远都意识不到。

作为师尊的弟子,在证实法中,我没有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也不是一个有什么特殊技能的弟子,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法修炼者,只是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境遇下,我都踏踏实实的坚持学法,坚持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这样,师尊就在时时为我做主。

感恩师尊!感恩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