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身难得 走好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记的很小的时候,妈妈说我是命大之人,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在我之前,我妈生了五个男孩都夭折了,其中包括一对双胞胎,后来生了我,我活了下来。

说来还有一段故事:一九四六年我家住在东北的一个县城,我妈在怀我时正赶上我县瘟疫大流行,也就是“霍乱”流行。当时谁得上这个病必死无疑。当年我的大爷大娘就得这个病死了,就是在那天,我妈也得上这个病了。我还在娘胎里,我妈只剩下一口气了。我爹将我妈抬到了门板上,抬到外面停在坯垛的旁边,只等着咽气。

我爹转身就去安葬死后的大爷大娘。我妈告诉我:“大概午后两点多钟,突然一声惊雷把我惊醒了,睁眼一看天阴的象黑锅底一样。”我妈马上从门板上爬下来,又一声惊雷,整个坯垛全倒了,砸在门板上,我妈要是不从门板上爬下来,当时我们母女俩就没命了。那年全县的人得这个病全都死了,就留下了我们母女二人。这怎么能不说是大命之人呢?一时间在全县城就轰动起来了!某某家老婆得上传染病还怀着孩子没有死,真是神了。

我来到人世间,吃糠咽菜,吃了无数的苦。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晚婚、计划生育,三十六岁生老二还被罚款,炼法轮功还遭到迫害。在江泽民的残酷迫害之下,他下令:“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就地火化,不追其责任。”并非法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邪恶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

迫害之前,因在我家成立了一个炼功点,不到半年时间就有四、五十人修炼法轮功,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成为被当地迫害的重点,对我实施了抄家、拘留、送洗脑班强行洗脑等迫害。公安局派当地派出所警察、大队和社区人员监管、跟踪,并对我的电话,手机实施了监控。我失去了人身自由,但我没被他们吓倒,仍然学法,炼功,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讲真相,救人,直到今天。

近几天我又想起了我妈说的,我是命大之人。我方从迷中惊醒,在我出生前,我妈得了霍乱,那是甲类传染病,就是在现在得上此病也很难治愈。我一下子明白了,那是师父救了我们母女二人的命。旧势力的黑手烂鬼想要置我们于死地,就是不让我来到人世间得法,是师父保护了我,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没有师父的呵护,就没有我的今天,我深深的叩拜师父,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我才成了今天的大法弟子,与师父同在,与正法同在!可想而知,能够得到这个大法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师父讲:“汉室天下韩信打 大唐太宗朝疆大 岳飞六郎保中原 为了啥 众生来此要得法”[1]。现在深知我是为大法而来,为法而生,为法而存在!

时间不多了,我们要精進实修,修好自己多救人,用慈悲的力量无私无我救度更多的众生。按照师父讲的:“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什么都有了。”[2]这样我们才能登上师父的法船,乘风破浪,回到自己真正的家,那里的众生在期盼着他们的主和他们的王。我们也没有白冒着天胆来到世上。也就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所望。请师父放心,我深知人身难得,我一定一步一个脚印走在修炼的路上,在神的路上直奔师父赐给的天堂。一点浅悟,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法看 宋詞〉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