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色欲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我是一名教师,今年七十四岁,二零零七年,辗转来到市内,幸遇一位大法弟子,他非常智慧的、很自然的给我洪法,我也很自然的走入大法修炼中来。虽然得法较晚,但我的感受却千言难诉,师父给我改变了人生,详细的不说了,只说生命進程这一方面,特别明显突出:我在十八岁那年,算命先生给我算卦说:享年六十八岁。

得法前,我像个病秧子,是个药篓子,弱不禁风;可现在无病一身轻。人们都说我好像四十多岁、五十多岁的人,最多不超过六十岁。我也开玩笑说:“哪有那么大,我才三十七(公岁)。”人们说,你可真不像七十多岁的人。我的自我感觉亦如此。这就是修炼大法的结果,这就是慈悲伟大的师尊赐予的美好和殊胜。

十年来,在修炼的路上,感觉提高很大。这些具体修炼过程,就不讲了,只就过色欲关这方面谈一下修炼过程及一点认识。

表面看起来,七十四岁的修炼人还谈过色欲关的问题,着实有点可笑,你还别笑,对我而言,还真是要过的一大关。

前面不是讲了吗?人们说我看上去四十多岁、五十多岁,根本不像七十多岁的人,说你身体真好!我的自我感觉亦良好。我老伴去年去世了,所以认识的常人有好几个给我找老伴,同修中亦有。为什么?说来,就是自己有这颗心。

比如一个小同修给我介绍老伴儿(同修)时,我就动了心。当时师父立刻点化我,才未敢发展。

有一次,常人给我介绍一位六十多岁的退休常人,她一般的看不上,却看上了我。此人端端正正,白白净净,较有气质,骑一辆电动车(我们在同一车棚存车)。当车棚主人(早已给其做了三退)给我介绍时,我心里真的很高兴。虽然嘴上说了两条冠冕堂皇之语,婉言谢绝,但心里放不下。当时就跟人家说,我没修炼,肯定愿意(回来想想,我对自己说,你要不修炼,早就不存在了!)。后来,人家又对我说:“你们还不食人间烟火了呗?”从这也体验到在符合常人状态下修炼的微妙。

在这一阶段,我还有一个为他人着想,而又能解决孤身问题的圆滑思维:就是渴望与一经济上有困难而修炼状态较好的同修结合(其实是为我为私的),这样能使其一心扑在修炼上,两个人互补互修,何乐而不为呢?同时,还解决了两个都是孤身的问题等等,其实都是人心(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孤独的?各人都有各人修炼的路)全是为我的、为私的,归根到底就是色欲心未去。

师父说:“但是有一个问题,是凡延长来的生命就得百分之百用于修炼,不是为了在常人中生存的。”[1]“可是你想一想,我们延长的生命是给他过常人的生活呢,还是严肃的让他修炼?如果他摆不正这个关系,不紧不慢的修炼怎么能行呢?给人延长生命绝对的是为了修炼而做的。他还象原来那样,就很难保证他不失去生命。”[2]“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3]

尤其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师父在《致欧洲法会的贺词》中严肃告诫我们:“有漏、有人心、有执著都无法走好以后的路。”“放下太多、太强的执著,走好自己的路,这过程就是你们的道。”

所以我坚定的要修去这个色欲心。首先发正念,加大力度清除色心,清除色魔的干扰,让它们死,它们就会被清除(在清理自身空间场时加的)。然后,在学法小组,郑重曝光这一不好的思想念头,用法来归正自己。

在此,我也想给像我一样的同修提个醒,年龄已在六、七十岁了,不要再用人心打小算盘了,什么孤独哇、寂寞呀,你已经得法了,有师在,有法在,又有这么多同修在一起,何谈孤独、寂寞呀?有的说随其自然吧,有合适的就找,没有就拉倒,让我看这个“随其自然”用在这里是不恰当的,赶紧归正自己吧,放下一切人心,珍惜每一个提高的机会,在精進中兑现誓约,珍惜师父为弟子承担罪业延续来的宝贵时间。分秒必争,做好三件事,多多救人吧!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