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大法弟子 得福报躲过大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我是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母亲修法轮大法,至今二十年了,她从未再生过病,没吃一粒药,再也没有对我们发过脾气。我们不再为母亲身体差而牵挂、影响我们工作和生活。我们全家人及亲友们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无不为此感叹!

母亲修炼前身体很差,经常剧烈头痛、患有心脏病、肝、肺、胃病、左坐骨骨质增生、并发肩周炎、关节炎,夏天常昏倒,严重的失眠症等十多种疾病。可能由于身体原因,那些年母亲脾气很大,记的那时我和哥哥回家一进屋,只要看到母亲躺在床上,我们不敢说话,走路不敢出声,否则马上就要面临一场吼骂。

一九九五年十月,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一年时间,她所有疾病不治而愈。三百多度的老花镜也不用戴了,小的字都能看的很清楚,体重从八十多斤长到一百二十多斤,皮肤白里透红,又年轻又精神,还承担了全部家务活。脾气也变好了,无论在家里,还是外面都那么和蔼可亲,宽容大度,说话和颜悦色。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我的母亲为了有个好的身体,为了坚守真、善、忍的信仰做个好人,却遭受了中共数次绑架、抄家及长达七年的牢狱酷刑迫害。母亲身心遭受了巨大的伤害,我们家遭受了极大的精神打击和经济损失。然而我们善良的母亲居然没有对迫害过自己的警察及其他任何人,产生一丝的怨恨心。我们由衷的为大法弟子这种大善大忍的胸怀所震撼!

从母亲身上,我们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我们相信“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及家人在二零零六年就选择退出了曾经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

在法轮大法遭受诽谤诬陷的十多年里,尽管我们家所有的人经常遭到骚扰和恐吓,连我的家和办公室也被无理抄过,我也被绑架到国安询问过,叫配合他们要母亲放弃修炼,多次到我的单位骚扰我,我甚至还被国安跟踪,但是我们从未埋怨过母亲,都支持母亲修炼。母亲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父亲、我、哥哥经常去几百里外的洗脑班、劳教所或者监狱看望母亲,送衣物从精神上经济上支持她。母亲出狱回家后,我还把我的房子提供给她和她的同修们学法用。

一个和母亲很接近的法轮功阿姨,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她的丈夫被迫与她离婚,导致她被非法关押后无家可归,无工作,房东遭“六一零”人员威胁,将她撵出,亲戚朋友又不敢收留她。母亲给我谈到此事后,我就决定安排阿姨到我家住。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先后两次近一年时间,没有要她交生活费,有时还给她一百元零花钱。她被关押在本地看守所时,我还去给她上过钱。

我只是做了一个女儿、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点滴,却得到大福报,得到大法李洪志师父佑护,使我安然度过三次大难。

第一次是二零一四年冬天,我洗澡时不小心滑倒,摔断了两根肋骨,但只是用专用背心固定腰肋骨,没有用任何药物,很快就痊愈,正常上班了,没留下任何后遗症。

二零一五年八月,我出差,车行驶在高速公路突然车轮爆胎,惯力撞击使车掉头撞在护栏上,护栏撞断,座位边车撞凹进去,修车花了三万多元,司机安然无事,我只是手臂及肋处软组织受伤,连医院都没住,很快就康复了。最不可思议的是当事故发生时,高速公路上竟没有其它车辆行驶,等司机把车滑到边上才有其它的车辆行驶过来,避免了一场更大的连环撞车的恶性事故。如果当时有其它的车辆驶过来我们连人带车都完了。

二零零八年,我们驾车去新津洗脑班看望遭受迫害的母亲,在高速路的服务站,车刚停下,还没有熄火,突然被后面一车猛烈撞击,车被撞熄火,司机非常气愤,下车准备找肇事车索赔,可一看车子,连漆都没有撞掉一点,当时司机很惊讶喊着我的名字说:“你妈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还有一次,我不到十岁的儿子住在母亲家,凌晨约三点钟突然肚子疼,又吐又拉,但半夜三更无人送医院,母亲就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儿子坐起来念,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后,病也好了。

我在工作、生活方面也没因母亲被非法关押迫害遭歧视,反而受领导重视,同事信任,相处关系融洽,现在工作岗位越调越好。我相信这也是大法师父在看护着我们。

这是我亲身受益于法轮大法的经历,愿所有善良的人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党的组织,在危难来时能保命、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