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纯真的自己 感受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一九九七年暑假,从外地回来的舅舅跟姥姥讲述修炼大法的美好,在一旁玩儿的我听的津津乐道,也要和舅舅一起学。当天舅舅教我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四个动作半个小时,我一直坚持下来没喊累,舅舅非常高兴,他找到了我奶奶家旁边的炼功点。

那时我刚十岁,我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早晨将近五点钟的闹铃一响,我就匆忙穿上衣服往炼功点跑。炼功点的大人看我小小年纪学的很认真,都很喜欢我,还有一位辅导员做了一个金黄色布兜子送给我。虽然我很少读大法书,但我牢记师父讲的“真、善、忍”,在和小朋友发生矛盾时,都能用“真善忍”衡量去要求自己。刚炼功时我总吐,吐过几次就好了,从那以后,有什么感冒、流行病我都摊不上,常年不用打针吃药。

神奇的是自从我得法后,从出生起长在我左手中指掌根上一块一分钱硬币大小圆圆的红色印记不知不觉消失了。

迷途知返

一九九九年母亲也开始修炼大法。可是没有多长时间,江氏集团就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和学员,身边很多大法弟子都被非法抄家、判刑、劳教。舅舅也因为修大法,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家里人都对我和母亲修炼大法提出反对,学校老师也抹黑法轮功,我深知大法的美好,但面对江氏集团的打压和迫害又很惆怅、消极、抑郁,身体每况愈下,年纪轻轻得了偏头痛、肾虚、小叶乳腺增生、心律不齐、眩晕症……

在大学里我开始堕落,但内心总感觉不安,感觉离修大法时纯真的我越来越远。

一次我下楼没踩稳,一下子跪在地上,抬头一看,头前的墙上贴了一张“法轮大法好”的粘贴,我站起来感慨万千,很想从新回到大法中像从前一样好好修炼。

到二零一一年,母亲因为修炼大法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我特别无助时,很多认识母亲的大法弟子找到我、安慰我,有的给我衣服,有的从自己兜里拿钱让我给妈妈存上,还有的帮我在开庭时找律师,他们像亲人一样无私的付出感动了我,也坚定了我一定要好好修炼大法的决心。

从那以后,我开始系统的看大法书,才发现从前我学法太少,好多书就好像从未看过一样。坚持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开始恢复,人变得乐观开朗,记忆力提高了,大脑思路越来越清晰,心情不再压抑,而且完全无病一身轻。这种真实的亲身感受,让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激无以言表,这种发生在真修大法弟子身上的神奇效果真的是现代科学和现代医学无法达到的。

放下对家人的怨恨

在我脱离大法的那段时间里,父亲在外面有了婚外情,经常不回家,就连我跟他要学费他都不给,还要遭他劈头盖脸一顿骂,我非常痛恨父亲这么没有责任心。上大学时我很少和父亲联系,那么多年他都对我不管不问,我对他感情很淡好像没有什么话说,看见宿舍同学的父亲打来温暖的电话,我就心里想以后我要离父亲远远的。

放假回家,有时我会去姑姑们那诉苦,原以为姑姑们会同情我劝导父亲,谁知她们非但没有安慰我,反而偏袒父亲,跟父亲说我背后说他坏话。和舅舅、姨妈对我的关心和疼爱相比,我当时觉得姑姑们根本没把我当成家人、孩子,从那以后我特别痛恨她们,不想再跟她们有任何来往。

从新修炼大法后,我读到师父讲法:“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开始渐渐放下了对父亲和姑姑们的怨恨心,我想师父让我们慈悲,做事处处考虑别人,我就不应该有报复的想法,以后不管他们对我啥样,我都要与人为善做个真正的修炼人。

从那以后,我开始主动关心父亲,在母亲被非法判刑的五年里,我经常跟父亲谈心,让他不要着急上火,总督促他少喝酒多注意身体,还用自己攒下的工资给他交养老保险、看病、买药花了一万多元。对于姑姑们,我不再像从前一样连见都不想见她们,过年我开始参与她们的聚餐,还每年母亲节买礼物送给她们,她们高兴的都夸我真懂事。过年回家,我和父亲两个人坐在饭桌旁,父亲第一次举起酒杯对我说:“爸爸敬你一杯,这么坚强懂事,小小年纪真的很不容易!”说完一饮而尽,眼圈通红。我看着被我融化和感动的父亲,微笑的说了一声:“是大法改变了我”。

该有的都会有

二零一五年我想想母亲快要回家了,打算辞职回家陪母亲待一年再出来找工作。周六,妹妹打来电话,告诉我老家那边事业单位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没有任何强制性要求考生拥护某个党派,只是写明了需要什么专业性的人才,带着毕业证和学位证原件现场报名,后天截止。

当时我的两个证件都借给外地朋友了,两天之内恐怕未必邮到,我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可是当天晚上九点左右,朋友突然打来电话说把我的证件送回来了,让我下楼去取。朋友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居然这么巧合,我的脑袋里闪出一念:证件都齐全了,明天回老家试试,先报个名吧!

从现场报名到考试只有十天的复习时间,笔试时我文思泉涌,答的很顺手,面试时因为不知道考什么题型而犯了难。备考室内恰巧有一个考其他岗位的女孩儿,她很热心的给我讲解面试的题型和技巧,最后我顺利考取总成绩第一,体检后政审证明交上去就可以录取了。

可是档案局给我开出的政审证明里却有污蔑法轮大法的话,我心里很难受,经过一番思索后我决定这张证明不交了,宁可放弃这次应聘也绝对不再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违心事。一切都顺其自然,修大法的会得到福份,是我的怎么也跑不了。就这样我的内心很平静,坐在公交车上往宿舍走,恍然间,头脑里闪出一句话:去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去开证明。

我心里一惊,非常欣喜激动,马上去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开出了一张没有任何污蔑大法的政审证明。就这样,办完一切手续,我正式成为了一名事业编制的国家干部。我第一时间去女子监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坐在母亲旁边、明白迫害法轮功真相的狱警听见我俩的对话,突然抬头看着我眼前一亮,然后转身高兴的和旁边人说:“看,人家孩子当上公务员了!”

回到老家,父亲还有亲戚朋友们对我考上事业编都很意外、也很高兴,因为在他们心里原以为因为母亲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我这一辈子想走仕途是没有可能了,家里人都知道大法好,但在中共的迫害和压力下,他们都无可奈何的埋怨母亲耽误了我这一辈子。

我跟父亲讲述我从报名到考试再到政审这一过程的神奇经历,父亲听的很高兴。我对父亲说:“爸爸,中国不是中共,历朝历代没有中共的统治都很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中共不种地、没工厂,创造不了经济,其实是老百姓的纳税钱养活了共产党。江氏集团和中共互相勾结迫害法轮功和善良群众是要早晚遭报应的。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我们真修弟子都会受益无穷、带来福份的。谁也耽误不了我,我们修炼大法的,该有的什么都会有。”

我又跟父亲讲了很多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以前父亲带着怕心,总也听不進去还很担心,这次他没反驳我,听的很认真。从这以后,父亲只要身体不舒服,就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