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 改变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今天我把自己在修炼中遇到干扰,向内找,改变环境的几件事写出来,与同修分享,不足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念正、环境变

新唐人电视台对大陆播放后,当地很多有条件的同修都安上了新唐人电视,我也很想安新唐人,免得家人老看邪党的电视,受谎言毒害,当时因为是大锅(电视接收器),能安装的都是平房,楼房还无法安装。我有安装新唐人的一念,师父就满足了我的愿望。二零一一年,韩星五号可以在当地接收,用小锅就行,住楼房的也可以安装了。安装同修找到我商量,说先在我家安装,我满口答应。

看起来很小的事,还真有修心的地方。我家新搬到的高层小区,是当地比较富裕的小区,常人安装小锅就是为了少花电视收视费,所以这个小区没有一家安小锅的,就我一家安,太招眼,同修建议我安在楼顶,很合我的想法。可是和顶楼住户商量,他们不同意,说楼层高,容易被风刮倒,建议我和侧面楼主商量,侧面楼比我家低两层,从那里连到我家也不远。

我给侧面楼主打电话,几次都打不通。这时我才想起来向内找,我为什么非要安装在别人楼上?就是怕人看到我家安新唐人了,就是一个字“怕”,怕给自己带来麻烦,怕遭邪恶迫害。这个怕就是我安装新唐人的障碍,这个怕不是我,我不要它,常人的电视接收的都是邪党宣扬的色情、暴力、谎言、欺骗,它们却堂而皇之的播,不知道的人麻木的看,看的人都被它毒害了。我们的新唐人说的都是真话,谁看对谁有好处,为什么不敢堂堂正正的安装呢?是自己的心性需要提高了。

想到这,我就发出一念:我就安装在我家楼窗外,谁也不许过问、不许干扰。我给安装同修打电话,同修问能不能多带几个同修一起去,因为有同修想学技术。我说没问题,第二天,来了六、七个同修,扛着一应工具,顺利的安上了。效果非常好,陆续的当地住楼房的同修大多数都安装上了新唐人,对开创家庭环境,给亲朋好友证实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我的一个同事到我家看到电视,连连说:法轮功真有人才,说的真好,你们一定能成功。丈夫的同学经常来我家看电视。有一个同学,在外地打工,每次回来,都来我家看电视。后来,我给他们翻墙软件,都高兴的接受了,自己回家在电脑看。

从安装至今已有六年了,这个小区还是只有我家安小锅,物业、邻居们没有一个人问电视的事,真是一念定下好坏。

二、向内找、去执着,顺利救人

二零一四年年底的一天,我们四个同修到周边农村送真相台历,同时劝三退救人,文姐(化名)第一次到农村面对面讲真相,协调这次讲真相的同修叫我和文姐一组,意思是让我带带她,我想,我去农村这样面对面讲真相有多次了,遇到过各种人,都很顺利,救了很多人,今天一定让文姐看看面对面讲真相并不难。

我们俩负责村子后面的两条街。到第一家,我没有犹豫就進院了,很漂亮的大房子,男主人正好在玻璃门斗里,我打声招呼,简单的寒暄两句,说给你们送福来了,就把真相台历递过去,谁知他一看是法轮功的,一下子脸色就变了,连说不要。我给他讲真相,他根本不听,还说我没时间听,到别人家去讲。我还想讲,他用一只大手提起我的肩膀,拎着我的衣服,象拎小鸡一样,直接把我拎到院外。文姐还没说上一句话,就出来了。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嘴说,这人怎么这样,好坏不知。想到我们是救人来了,别被他干扰,于是我们继续走;到了第二家,这家是信教的,不听、不要,把我们赶了出来。一连三家都没要,更没听真相。

这时我意识到是我哪里不对了,我和文姐说,咱们向内找找吧,是什么心引来的干扰?我们站在大街上,我认真的查找自己的心态,找到了自己的显示心,想在第一次出来讲真相的文姐面前证实自己怎么会讲,怎么有正念,虽然当时没有那么明显的想法,可是一思一念中已经带有那个东西了,是不自觉的,真象师父说的:“有许多心已经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觉察不到。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1]被人赶出来,还有点不好意思,这是爱面子心,就是求名心。

文姐也找到了她有依赖心和怕讲不好的心,想听听我咋讲的,可是就没听到。文姐还说今天早上出来时,脚脖子崴了,她认识到是干扰,为了救人,忍着疼来了。我打心里佩服同修,她几年来都是默默的做资料,发资料,起早贪黑,付出很多,从不显耀自己,我就这么点特长,还是师父给的,显示什么,真是汗颜。

找完后,我们来到第四家,女主人高高兴兴的接待了我们,听明白了真相,留下了台历,一个劲的谢谢我们,一直把我们送出院外。接下来几乎每家都是很顺利,但是基本都是我讲,文姐发正念配合,她说怕讲不好。这时我们来到了小卖店,这里有四张麻将桌,连看热闹的差不多有二十人,我在这边讲,发台历,做三退,这时我看到文姐在那边讲,讲的很好,很全面,有一个党员不想听,文姐就拿出《九评》送给他,人们看到有《九评》,纷纷要,把带来的几本《九评》都发完了,我们劝退了十几个人。

出来时,门口有五六个人,其中一人说,你们太胆大了,这大白天的就这么公开发、公开讲退党,不怕有人告你们?我们就讲我们不是搞政治,也不是想推翻谁的政权,是在救人,如果我们不讲,灾难来了,大家全完了,就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听明白了,也退出了邪恶组织,并且表示谢谢我们。我们说,是我们师父叫我们救人,要谢就谢谢我们师父。他们说知道了,还嘱咐我们要注意安全。

文姐对我说,怕有些人不明白,特别是那些党员,中毒太深,我特意准备几本《九评》,今天都用上了。文姐真的很用心,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和同修的差距,在做事用心上,还应该努力。我说你讲的挺好的,她说,我看人太多,你一个人讲不过来,就讲上了,没想到,我都不知道讲的这么好,听的那几个人都退了。我们知道是师父加持的结果,我们都修去了暴露出的执着心,还救了人,我还看到了和同修的差距。

我们从心里谢谢师父。那天我们两组同修共退出九十多人,送出去七十多本台历,还有几本《九评》。

三、修去当头的心、整体配合的更好

我们是县级市,自己在当地做主要协调人,已经十年了,我们几个协调同修,和大多数同修一起,发资料、讲真相、营救同修,都是带头去做。同修们配合的也比较好。

开始,同修们刚刚走出来,为了形成整体,更好的救人,经常组织法会交流、切磋,我也经常讲自己的认识。慢慢的形成了习惯,无论大小法会,只要我参加,不是主持就是主讲,每个证实法、救人的项目,只要我参加,都是主要角色,比如说发资料,只要我去,组织同修都把可能遇到干扰的村子分配给我,面对面讲真相,同修都把不好讲的地方让我去,同修们也都愿意和我一组。就是我们的协调小组,什么事多数都是我提建议,做决定,其实另外几个协调同修有时想法很好,不被采纳时,都默默的配合、不坚持自我。开始,我并没有找自己,还觉的很好,同修信任我。可是,我发现有些项目我没参与的时候,同修们都做得非常好,都是有条不紊的,顺利完成。我到底出了哪些问题造成这个现象呢?

从法中我们知道,我们每个同修将来成就的都是主和王,每个人都应该走出自己的路,那为什么我去,同修都依赖我呢?真是我做的好吗?不是。向内找,认识到是我有很重的证实自我、表现自我的显示心,有时做的并不怎么好,可是说的一套一套的,党文化太多,还有在同修之上的心,总觉的自己比别人强,到哪里都爱指导别人,经常抢别人说话,和那些默默无闻、真正实修自己的同修相比,差的太远了。时间长了没去修这颗心,就出现这种状态,不是同修依赖我,是师父叫我看到这种状态让我向内找、叫我悟、叫我修。

找到后,我就注意修去它,可是时间长了养成的习惯很难改。

去年春天,我从女儿家回来第二天,同修找到我,原来当地营救同修遇到干扰,几个同修想到公安局国保大队讲真相,让我参加。我看到有几个同修都准备好了,如果我不在家,她们肯定做的很好,可是,只要我一参与,又成了以我为中心,我刚刚回来,情况不太了解,状态也不在其中。现在同修们都应该成熟了,是不是我爱表现自我的心又出来了?这应该是我修去证实自我,让同修在法中成熟起来的机会,想到这,我诚恳的说出了自己想法,不参与了。但是我鼓励同修们去,并组织同修到公安局门外发正念,那天去了八个同修去讲,外面三十多个同修发正念,对邪恶是极大的震慑,虽然同修被绑架了,但是 几天时间都正念出来了,同修们能走出这一步,在修炼路上往前迈了一大步。

“诉江”开始后,我没有像以往那样组织法会,交流、切磋,谈认识,而是发挥协调小组其他同修的作用,我把自己当作一个普普通通的大法弟子去做,因为当地绝大多数同修都有电脑,都能上明慧网,大家都在琢磨怎么写、怎么邮。我天天看明慧的这方面的文章,把一些相关的文章打印出来,给那些不能上网的同修看,同时自己很快写出了控告信,另一个协调同修丽梅(化名)说,姐,咱们快邮,同修们好快跟上。我知道同修的责任心很强,想法很好,协调小组的其他同修真的很用心。我努力抑制自己当头的心,就是按照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去做,邮寄那天,我和丽梅一起去的,路上,她说:姐,邮局能不能看到咱邮的材料不给邮,我当时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不能,那就是他们的工作,他们就是干那个的,对他们来说,邮的越多越好,越多他们挣钱越多。邮局一个女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们,什么都没问,很顺利的邮寄出去了,第二天就得到了短信签收回执。

我们在当地开了头,同修们知道后都纷纷找我们,我和同修说,我可以帮你写,但是不能帮你邮,每个人都得自己去,除非特殊情况,因为邮信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别人不能代替。

邮控告信的同修多了,有时在邮局凑在一起就十几个人,一天,一个同修对我说,今天,我们十多人在邮局,一个女工作人员忙不过来,一个男的过来帮忙,说,这天天邮的都是什么呀,怎么都往这两个地方邮?那个女工作人员说,咱管那个干啥,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对咱们来说,邮的越多越好,邮的越多,咱们挣钱越多。啊!就是那天我们去邮局路上我不加思索说话的全部,简直一个字不差,师父让我听到这个反馈,就是告诉我,修炼人的一念是非常重要的。后来,这个邮局真是邮的越多越好,邻近县市、临近省的部份县市都到我地邮,给同修邮寄开创了方便条件,当然,邮局也挣到了很多钱。

邮寄控告信过程中,同修们都得到了提高。后来有同修谈体会说,邮了三次,一开始不敢去邮局,找快递公司邮,后来听说这个快递不行,就找另一家快递公司,还是没邮到,最后找到有怕心要去,就突破自己,到邮局顺利寄出去了。有同修说,这就象当年去北京证实法,必须自己去,谁也代替不了谁。协调小组的其他同修都主动做,丽梅每天带着笔记本,到她负责的乡镇,帮助三十多个同修完成了诉江。各个片的协调同修都主动发挥作用,会打字、会写文章的同修都主动做,没有人专门协调,而是人人都是协调人,人人都在起作用。我们四个同修开着车,带着电脑、打印机,轮流到乡下给那些识字不多的同修写,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当地同修几乎人人都写并邮了控告信,绝大多数收到两高的妥投短信,通过诉江,不精進的同修精進了,还有的放弃修炼的走回来了。

现在,同修们都成熟起来了,资料点遍地开花,做资料、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打真相电话,同修们都主动去做,不用谁去安排,大家都注重学法、重视发正念,环境相对来说比较宽松。

我现在离开当地,到外地女儿家,家乡的事我也默默的关注,但是我不会象以前那样。记的零九年我在女儿家,从网上看到家乡恶人办洗脑班迫害同修,我马上就回去组织同修发正念解体邪恶、营救同修。现在,同修们都成熟了,协调小组的其他同修会做的更好。我知道,我去掉当头的心、去掉证实自我的心,我们的整体会更完善。因为都是师父在做,都有师父管。我也在外地做好三件事,静心查找自己,党文化还很重,还有很多执着要去,与法的要求相差很远,但我会努力去修、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