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学教师屡遭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大学教师吴跃平,因为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非法关押在铁北看守所、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苇子沟劳教所、朝阳沟劳教所、辽源看守所等,遭电棍电击、“压肋”、野蛮灌食、罚站、坐板、剥夺睡眠、生活虐待等种种迫害。

吴跃平,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的哲学系教师,一九九六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道路。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了对大法和大法修炼者的迫害,吴跃平也多次被非法关押,遭两年非法劳教迫害。

在铁北看守所遭酷刑

二零一一年五月初一个晚上,吴跃平到绿园区去分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遭到西朝阳路派出所的警察绑架。

在西朝阳路派出所,吴跃平被铐到暖气包上,警察讥笑、辱骂,打,还脱下鞋,用鞋底子打吴跃平。

第二天,吴跃平被劫持到绿园刑警队,吴跃平被铐在铁椅子上,被警察折磨到天亮。警察带着吴跃平,到他家非法搜查与法轮大法有关的东西,没有查到什么,就把吴跃平送到了铁北看守所非法关押。

铁北看守所是吉林省专门关押重犯的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就有犯人往吴跃平软肋上踹,踹这里,外表看不到伤,但非常疼痛难受,一个月以后,还在隐隐作痛。

看守所里边人都被关在大铁笼子里,房间非常拥挤、肮脏、阴暗,吴跃平没有休息的地方,只能在床下趴着进去,趴着出来。看守所的伙食极差,有土豆、白菜。白菜有烂叶子,土豆有黑斑。到了晚上,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的警察,把吴跃平带到警察局迫害。

在长春市公安局一处遭酷刑

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是专门对付大案要案的,吴跃平被带到他们的审讯室,他们把吴跃平绑在一个高高的窄小铁椅子上。然后,他们一边吃晚饭一边说,讲他们怎么厉害,怎么能干,那些“著名的案子”是他们破的,告诉吴跃平谁都别想过了他们这一关,铁人也要扒层皮。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铁桶敲头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铁桶敲头

他们对吴跃平的第一个刑罚就是把一个铁桶扣在头上,用力敲打,震耳欲聋,吴跃平心里抵抗着,想着就像听庙里的钟声,就不那么难受了。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第二个刑罚,就是电棍电击,他们把吴跃平的衣服扒掉,全身倒上啤酒,然后,就用高压电棍电整个上身,脖子,电流电击过后,身上留下烧焦的斑点。

第三个刑罚就是两个警察拽着胳膊,用尽力气往下压。这种“压肋”方式会使人的膝盖骨和肋骨接触,都能把肋骨压断。断了的肋骨伤及心肺,人就会内伤,甚至伤及生命。除了造成内伤,也能造成人窒息死亡。他们迫害吴跃平到了后半夜,吴跃平整个被折磨至昏死。到了天亮,他们又把吴跃平送回了长春铁北看守所,说是改天再收拾吴跃平。

后来,非法审讯吴跃平的警察来了,拿来一份文件,要吴跃平签字,吴跃平问他们签字干什么,他们就说,签字,放你回家。吴跃平当时相信了警察的话,可是签完字,他们就把吴跃平带到了长春苇子沟劳教所。吴跃平开始了劳教所被迫害的经历。

在苇子沟劳教所遭迫害

到了苇子沟劳教所,第一步就是搜身,要脱光衣服,全身的衣服和物品也要搜查个遍。到了劳教所,吴跃平先要被安排到一个新来的人过渡的地方,叫“新生班”,短暂几天的适应之后,吴跃平被下到了四大队四中队迫害。

二零一二年三月至五月初,曾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监外执行。五月,吴跃平再次被长春市义和路派出所非法抓捕,审讯一夜之后,转往朝阳区公安局迫害,随后被非法送到大广拘留所迫害,约十天后,重新送往苇子沟劳教所迫害。

在朝阳沟劳教所遭迫害

二零一二年夏末,因为邪党集中迫害的安排,吴跃平被转往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在那里,吴跃平所经历的迫害形式如下:

1、包夹:四中队两个个头最高,个头最大的两个刑事犯罪的人,专门严密控制,形影不离,一言一行都受到包夹严密监视和控制。

2、严管:在朝阳沟劳教所的三大队和一大队,由队里边最突出的牢头狱霸直接包夹迫害。

3、体罚:罚站,坐板,一天到晚一动不动地坐在一个窄小低矮的小板凳上。加重迫害的时候,睡觉的时间很少,坐板也是一种极其痛苦的刑罚。

4、殴打:四中队中队长李建波用拳脚和警棍多次殴打,包夹人员多次殴打。

5、剥夺睡眠:在朝阳沟三大队,因为不参加所谓政治学习被剥夺睡眠迫害,连续多日,每天只睡一个多小时。其余时间都是坐板迫害。劳教人员看管着,他们可以轮班休息。

6、强制劳动:邪党利用劳教场所,利用被管制的劳教人员劳动,制作商品,为了赶进度,经常加班加点,过度劳动。此外还有劳教所的农场,所内的建设等劳动项目。

7、洗脑:强迫放邪党污蔑大法的录像,强制所谓学习邪党污蔑大法的文件。强制参加所谓的“转化”的大会等等。

8、中共头目殴打:长春市劳教局张科长把吴跃平叫到办公室殴打,高压电棍电刑。苇子沟劳教所所长王晓明曾经在所长室拳打脚踢殴打。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9、“转化”:由邪党吉林省委副书记林彦志、吉林省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初长州,吉林大学邪党党委副书记王守实、和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的邪党总支书记孟秋丽,出面组成了一班人马,到劳教所做所谓“转化挽救”。苇子沟劳教所所长青格勒、教育科长赵士杰曾经当面做所谓“转化”。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10、野蛮灌食:在苇子沟劳教所期间,吴跃平因反迫害和抵制劳动,三次绝食反迫害。在朝阳沟劳教所,也曾三次拒绝参加“学习”和“转化”,三次绝食。每次都遭遇到野蛮灌食。由一帮劳动教养人员控制住用插管或开口器强制灌食,造成脱臼和肢体伤痛。

野蛮灌食并不是为了让人吃饭,而是一种残害的方式,吴跃平所遭遇到的灌食都是灌一些半生不熟的苞米面糊糊,里边还带着盐粒。在绝食绝水的时候,这种摧残性的灌食会造成人死亡。

在辽源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在二零一二年五月末。吴跃平和七位法轮功学员到辽源去讲真相。一路上散发真相资料,被辽河源派出所警察绑架,然后被送到东辽县国保大队迫害,当晚午夜被送往辽源看守所迫害,直至十二月初被免予刑事起诉释放。期间遭遇的迫害形式如下:

1、非法审讯:在辽河源派出所和东辽县国保大队遭遇非法审讯。
2、非法关押:在辽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年。
3、非法抄家: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被抢走,家中年迈的岳母受到惊吓。
4、因不背监规被一王姓刑事犯打了两拳。
5、“转化”洗脑:辽源六一零人员在看守所办了洗脑转化班。
6、敲诈勒索:辽源六一零的皮富国向亲属敲诈勒索钱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