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前后两重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

曾经疾病缠身

我今年八十岁了。得法前我是个体弱多病的药篓子,有多种疾病缠身,有三种主要的病久治不愈。

其一是慢性肠胃炎。是我二十多岁时得的。当时对这种病中医西医都没好办法,中药西药各种偏方都用了不少,根本不顶用。整天不敢吃生冷食物,不敢喝凉水,稍不注意,就肚子痛,接着就是拉肚子,跟小便那么稀,一天拉好几次。肚子着凉也不行,有时肚子痛的在床上滚。特别在夏天就更厉害,就连凉面都不敢吃,大热天也得吃热面,热上加热,只热的汗流浃背,吃顿饭就跟作战一样。这种病折磨得我面黄肌瘦,无精打采,四肢无力,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朝气没有,暮气十足,象老年人低沉颓废。这病一直就跟了我三十多年,可把我折腾苦了。

其二是慢性气管炎。这种病夏天还好点,一到冬天,就要发作,胸闷、咳嗽、喘,就来劲了。特别一遇伤风感冒,那就更受不了。各种中西药用了很多,有时只能暂时得到一些缓解,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没办法,只好活受罪。

其三就是植物神经紊乱。这种病很吓人,专在夜间发作。半夜间,你睡的正香,突然憋的出不来气了,一下子闷醒了,急的“唿”的坐起来,“扑”的喷出一口粘乎乎的东西,酸酸的,酸的嗓子难受,憋的泪流满面,咳嗽一阵子,才慢慢缓过劲来。最初,隔几天出现一次,严重时,竟然每晚都要发作。对此,家人害怕,说,这是什么怪病?白天没事,天天夜里这么折腾。你自己受罪,别人也跟着担惊受怕。说实在的,我也真的害怕了,心想,如果那粘乎乎的东西要喷不出来,那不就憋死了吗?。跑了不少诊所医院,后来有个老中医,说是植物神经紊乱,吃了一些药,有所好转,但也未能彻底治好。还是时常发作。

以上三种病就真够叫人承受不了,再加上其它病症,如腰痛、腿痛、偏头痛、失眠症、肩周炎、面神经麻痹、烧心等等症状,交替出现,简直使我就像泡在了中药西药之中,真叫人苦不堪言。

大法救我重生

一九九六年夏季的一天,有个朋友向我介绍了一种功法,就是法轮功。他还借给我一本书——《转法轮》,在我读的过程中,总觉有个东西在小腹部位旋转。那个朋友说:“那就是法轮转呢。”我很惊奇:“啊,这么快就有法轮了?”他又说:“说明师父管你了,你缘份不小啊。”我喜出望外,心想:这功法可神了。后来肩头上、膝盖上、胸部背部、腿上、胳膊上等,说不定什么地方转。还觉得挺舒服。这书可真是宝书啊。这功法一定不是一般的功法,我也要学、要炼。从此,我便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我炼功时,法轮在身上转的更明显了,特别是叠扣小腹时,小腹处转的更欢,转的热乎乎。炼一段时间,不知从什么时候,小肚子不再像往常那么凉了。肚子痛明显减少,也不拉稀了,以致全恢复了正常。嘿。跟了我多年的慢性肠胃炎沉疴老病不知不觉就好了。别说是生冷食物,就是喝凉水吃冰棍儿也没事了。其它一些病,炼功不到半年也都不药而愈。我真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当时想:不打针不吃药,一身疾病一扫而光,真是太神奇了。

从走入大法修炼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二十年间,我没用过一片药。二十年啊,别说老年,就是年轻人谁能做得到?这真是在大法中修出来的福份。而且我身体一直很健康,精神状态很好,走路脚板轻,干活蛮有劲。邻居有个小伙子,收花生叫我跟他帮忙,我不光干轻活,我抡大镐比他还抡的快。他说:“看您越活越年轻了,七、八十岁的人了,倒象个年轻的小伙子。比我还强(有力气)哩。”我说:“是啊,修炼法轮大法就是好啊。”

去年我去粮店买米,老板问:“您有六十没?”我用手比了个“八”字,他说:“六十八了?”我说:“八十。”他惊奇的说:“不像不像,脸上光光的,没一点皱纹,哪像八十的人。”

实践“真善忍”

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佛家高德大法,教学员按“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要与人为善,不与人争斗,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处处做一个好人,矛盾面前向内找,遇事先考虑别人。我当然也是这样,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争取都在法上,用大法归正自己。

炼功前,我是个私心很重的人,心地狭窄,性格急躁,怕吃苦,斤斤计较,为蝇头小利钻牛角尖,一遇事心里就转腾不开。修炼大法后,在法中不断去执着、去人心,心性不断提高,心胸越来越宽广,修炼前的脾气秉性大大改变。

有这样一件事:一次,单位发工资,会计点给我钱,也没数就装进兜里,只顾跟同事们说话了。回家后一数,比往常多了五百六十块钱。心想,这可能是会计数错了,我得赶紧给他送回去。要不然会计得多着急呀?当时又是冬天,寒风刺骨,可是我想到师父“无私无我,先他后我”[2]的教诲,便毫不犹豫的出门了。会计很感动,又有些抱歉的说:“都怨我没跟你说。你不是评上高级职称了吗?工资和职称挂钩,这是给你长的工资,不是我多给了你钱。可是你是为我着想啊,这么冷的天又叫你冒着风寒跑了十多里路来送钱,真不好意思。钱是你的,你还拿回去吧。哎呀,你真是个大好人呐。”这要在修炼前,又自私又怕吃苦的我是做不到这样的。

还有一次,我骑自行车赶路,过路口时因过往行人较多,就放慢了速度,谁知后面一骑摩托的年轻人,车骑的很快,差点撞上我的车,他一闪“唿”的过去了,并掉回头立眉横眼冲我骂。当时我心里一炸,可是马上又想:我是炼功人,不跟人家一般见识。于是什么都没说,冲他笑笑过去了。这要在修炼前,性格急躁的我不得开口骂他几句,或者还会引起一场打斗。可我现在是大法弟子啊,大法弟子就得做到忍,有大忍之心,要不算什么大法弟子。

还有这样一件事:我在街上闲转,看见脚下有两张十元的新票,心想,谁丢的钱?四下一看,见前面几十米远有个五、六岁的小孩骑童车玩,于是喊他几声,可他只顾玩,好像没听见似的。这时,我把钱拾起来,追上他问:“小朋友,你丢钱了吗?”他停下车,看看车筐,几乎要哭了,说:“俺的钱呢?是新新的票,两张十元的。”我递过去说:“你看,是你的吗?”他接过钱点点头,没说话,擦了擦眼中的泪花冲着我笑了。

在物欲横流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路不拾遗的事实在太少了,那要看到脚下有钱,附近又无别人,肯定会赶紧拾起装兜里,或许害怕别人看见呢。我就见过一次,有个人赶集,看见地上有十元钱,急忙用脚踩住,然后猫腰装提鞋偷偷从脚下取出装兜里。当时我暗自笑。嗨,甭笑人家,要在修炼前,我也会是这样的。可如今我决不这样做,我们大法弟子都不会干这样的事。大法弟子就是按“真善忍”的标准,堂堂正正做好人嘛。

在二十年的修炼路上,我遇到了很多如上述这些事情,我都能按师父的要求做,按大法的要求做。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及时向内找,在法中归正。并和同修们互相切磋交流,找出缺点和不足,及时纠正,尽快提高上来。

修炼这么多年,处处都在大法光辉的照耀之下,处处都在师尊的看护之下,师尊给予的太多太多了,使我不论从身体上还是从心性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真是修炼前后两重天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