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新生 做好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由于邪党搞的阶级成份论,给我家定的成份高,是所谓“阶级斗争”的对像,我的大半生浸泡在屈辱、委屈、愤怒等悲愤、厌世的情绪中,出现严重的神经官能症。特别是在搞四清、文化大革命等运动中,人们都不拿好眼看我们,在工厂工作期间,领导挑动人整我,整的我八天八宿睡不着觉,还开除了我的公职,一度使我精神崩溃,失眠、心慌、心跳。到后来腿也坏了,疼的我不能走路,中西医治疗都没疗效,经常让妻子用脚给我踩,有时为了给妻子减少麻烦就用担水的扁担压在腿上两头压上重物。

在邪党的所谓“新社会”生不如死的日子延续了二十多年。一九九六年秋,邻居对我说:“有个功法很好,对身体有好处。”第二天我们就去了炼功点,是听师父讲法,第一天就感到身体轻松,第二天下来,我就扔掉扁担了,九讲法听完后身体出现了神奇的变化,真是无病一身轻的舒服感受。

后来请了《转法轮》大法书,经过一段时间学法,一生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明白了,一切苦恼都是业力所致,我修炼了,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放下了委屈、怨恨等人心。我逢人就讲大法的好处,讲我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化的神奇,师父教人按“真、善、忍”重德行善做好人,对任何人,对国家都有好处,看我现在的健康身体就是活见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这些年来,不管县国保大队和乡里的人非法抓我去洗脑班、到家里骚扰等迫害的压力,我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按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现在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白天贴不干胶。村里的干部通过跟他们讲真相和他们看到我们处事的道德风尚,处处维护着大法弟子,上边一通知他们涉及到法轮功的事他们就告诉我预防,有过这样一件事他们很受感动。

二零零八年一场大暴雨过后,村里的积水无法排泄,给村民带来危害,决定在我二儿子承包的坑塘(养鱼)旁建一个水簸箕往坑中放污水,二儿子和儿媳就是不同意,和大队干部发生了强烈的争执,当时怎么劝说也不行。我跟几个村干部说:“不用着急,我帮你们解决。”我先找到亲家(媳妇的爸爸)商量,为了乡亲们的利益大家走路方便,咱们先劝劝你闺女,为了大家方便牺牲个人的利益这是行大善、积大德,一定会有福报的,亲家答应了。儿子儿媳明白了重德行善得福报的道理,我对村干部说:和孩子们讲通了,你们是为百姓办事,他们一时糊涂,如果是我的承包地,就是再用一块我也没怨言。村委一把手说:你们法轮功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你们法轮功的事以后我们不管,不干胶随便贴,把监视法轮功的钱用在建设上。后来接任的干部都不接受上边迫害法轮功的指令,上边一有这事,他都告诉我“上边明天来检查”等,支书的父亲也做了三退,还安上了新唐人大锅。

二零一五年我女儿、女婿跟我说:“乡里刘书记知道你老贴法轮功的不干胶真相,让我转告你,发现你再贴就把你抓起来。”(女儿女婿开饭店,他们经常去那吃饭)我不在意这事,该做的我就去做,我做的是救人的事谁也不能干扰我。后来女儿又跟我说:刘书记又找她来,说这一片再发现有法轮功的标语就找她和女婿,还许诺给官职利益诱骗。我想我该直接找刘书记讲真相了,于是我就骑电动车去了乡政府,一進办公室,正好刘书记在屋,共有三个人,刘书记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是某某村的,叫什么名,你找我姑娘说的事,他们不炼法轮功,也不懂这事,我们可以说几句话吗?接着我就说法轮功没做坏事,没做违法的事,只是为了救人,做好人还有错吗?他说你们反对共产党,边说边往外走,我跟着他,给他讲了藏字石等真相,他说别讲了,再说就把你铐起来。第一次没讲通,回来跟同修商议,带上劝善信真相资料,第二次又走進刘书记办公室,我说:“刘书记,你工作忙,没时间跟我们多说话,我带来封信你抽时间看看,再想了解真相,给你个翻墙软件,可以破网打开国外网站多了解一下法轮功,现在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江泽民被三十多个国家起诉……刘书记说我不看,说着就往外走,我把资料放到他办公桌上就回来了。几天后女儿跟我说,刘书记说:以后不要再找他去了,法轮功贴不干胶的事也不提了。

我七十六岁了,满头黑发,身体一身轻。派出所和乡政府的干部,我都找他们讲真相,给他们真相资料,现在环境越来越宽松了,当然这也是正法進程的体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