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 修大法何其幸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我是乡村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岁了,回头看看,人这一生啊,真的不易,凶险困苦及病痛常伴左右。不少人迷茫一生,到最后也没能活个明白,虚度了百年,也有不少人被生活折磨到最后,怨天尤人,无奈无助。而我是何其幸运!得遇高德大法,我及家人们的命运由此发生着戏剧性的变化,我们的人生也变得格外祥和幸福。

我一直想把我经历的事告诉大家,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明辨是非,为自己选择不一样的人生。

一、枯木逢春搏严霜

我原本有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妻子贤惠,儿子懂事。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及生活的压力,妻子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到后来,我那一直体弱多病、进出村医务室就像进出自己家门一样频繁的老伴,被乡村医生告知对她的病已是束手无策,建议她去大医院就医。

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是我最后一次带她去大医院,一番检查之后,权威医生严肃的正告我们:老伴的子宫肌瘤已有孩子头大小,必须马上手术切除,否则性命堪忧。恰巧,我们见到了一位做完肌瘤切除手术,刚刚被推出手术室的病人,面如死灰,不省人事。老伴吓坏了,当即决定:再怎么疼痛也不做手术,谁劝也不行。

其实,那时家里因为老伴常年求医治病,已经一贫如洗,再加上老伴身体虚弱,即使上了手术台,也没有绝对胜算可以活着下来。我们无可奈何的回到了家,接下来的日子,老伴因为受了惊吓,加上病痛折磨,加上绝望,真是活不起的样子……

那天在街坊的介绍下,我们才知道当时有一种气功叫“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不错。老伴和我商量,要我和她一起去看看,因为自己身子太弱去不了,也怕记不住。于是,我搀扶着近乎奄奄一息的老伴去街坊那里看了法轮功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老伴感觉很好,听的很入心。

这样过了一天、两天,到第三天去看录像的时候,她说感觉有点劲了,就不让我搀扶了,到第七天的时候,感觉浑身都轻松了。当时儿子正在学医,听说我们要去学炼法轮功时,不屑一顾的说:法轮功怎么可能这么神奇?要那样还要医院干什么?一周后,儿子再看到妈妈时,惊喜的发现妈妈脸上竟然有了颜(血)色,这是前所未有的。接下来的周日再回家时,妈妈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几乎褪尽了病态,这种变化简直是天翻地覆的。

很快,老伴能做家务了,能帮我干农活了,还能帮邻居收玉米了。那个大瘤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没有的。

我和儿子及街坊们亲眼见证了这奇迹,惊叹不已,我们全家都走入了大法修炼,严格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善待别人,一家人在佛光普照之下,融在真正的幸福快乐之中,一家人无不感激法轮功师父赐给我们的美好生活。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出于妒嫉,开始血雨腥风的迫害“真善忍”信仰,谎言充斥了每个角落,法轮功遭到污蔑,我们这些按“真、善、忍”标准做人的好人被抄家,被洗脑转化,被劳教,被判刑,被迫害致死、致家破人亡、致流离失所,我家也没能幸免,我们被抓去洗脑班,被威胁恐吓。冬天下着雪,他们把老伴弄雪地里冻,真是丧心病狂!

我们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牢记按“真善忍”做人,从那时到现在,神迹一次次降临在我们身上。

二、这世上竟还有这么好的人,咱们拜个干亲吧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中午,我骑着摩托车上班,走到一拐弯处,突然被后面一辆顺行的农用四轮车碰在后车架上,由于惯性连人带车被拖出几米远,出事的瞬间,我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是大法修炼者,我没事,我绝不能讹人家。

司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吓坏了,跳下车查看我的情况,我试了试,还能动,右脚脚面已经被拖的皮肉模糊了,右腿被地面蹭掉一些皮,伤势不重。我对司机说:你别怕,我没事。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七嘴八舌的帮我说话,让我管司机要钱,我岳丈的一个街坊,干脆把车横在路上,就怕肇事者逃逸。见此,我忍着痛笑着对大家说:大伙儿该忙啥就忙啥去吧,别耽误了上班,我没事。那个时候,我还不敢在大庭广众面前证实大法,这一直是我感到愧疚的。

摩托车已经没法骑了,大伙帮着把车拖去附近的修车处修理了,司机非要拉着我去医院拍片治疗,我再三告诉他,我没事。他坚持去最近的医务室给我处理伤口,处理完后,医生给开了不少的药让带回家服用,我不要,但拗不过司机,只好带回家。老伴对我说:咱们是修炼人,有师父看管着,用不着这些, 咱不能要人家的药,那不也得花钱买吗?咱让他退回去吧,就给他说这些药咱家都有,别让孩子花这个钱了。于是我们把药退给了司机。

司机非常感动,回家和媳妇说了这事,小俩口一起来到我家,对我们说:俺把你伤的那样了还不让俺赔钱,连医生开的药都不要,就怕俺们花钱,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咱们拜个干亲吧,从今以后,俺们就是您的儿子儿媳了。

我和老伴很高兴,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他们很接受,从那时起,我就多了一个儿子一个儿媳。每到年节,小俩口就像待亲爹妈一样来看我们。

三、长了眼的大货车

二零零八年的一个下午,我骑摩托车进城,远远看见前面五岔路口中间施工(后来才知道是修建大转盘),我顺着施工场地南侧骑过去了。回来时天已晚,看不清路了,我记得那地方施工,于是想再顺着南侧绕过去,就在这当口,一束强光突然照得我啥也看不见了,就听见“当”的一声,我就感觉一堵大墙挡住了去路。

这时司机跑过来了,一看,摩托车已经歪在地上,而我趴在车子的前保险杠上,什么事也没有。再看这车,这是一辆大货车!司机说他突然看到前面有人,赶紧踩刹车,这车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刹的那么恰到好处,如果因惯性再往前多走一点,我就完全钻到货车底下了,好悬哪!

我心里知道,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我们把摩托车扶起来,车子前面的塑料板和框撞碎了,其它的什么问题都没有。司机可吓坏了,这要遇到别人说不定就要赖他点钱花花,可我牢记自己是个修炼人,不能那么做,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那位被车拖出去的善良老太太,于是我对司机说:我没事,你走吧。然后骑上摩托车回家了。

四、交警被感动了

二零零九年冬天,大雪封地,我有事要去办,就骑摩托车上路了。路上的积雪很厚,大马路的一边雪根本没化,所有车都顺着另一边走,正走着,迎头一辆车刹不住就把我撞上了,我当场晕了过去。

等我稍有点飘渺的意识时,就听一个年轻人抱着我扯着嗓子哭喊:大爷啊,你快醒醒吧;爷爷啊,你快醒醒吧。我使劲睁开眼睛,好家伙,120和交警全到了,司机的父亲也闻讯赶来了,估摸着我至少昏迷了半个小时。

大伙非要把我送医院,我说:我没事,不用去。大伙都说不行,我执意不去,120怕担责任,让我签个字走了。我始终牢记自己是个修炼人,绝不能讹人,我对大家说:我没事,让司机把我送回家就行了。交警做了记录,让我签名,因为别处也发生了事故,交警匆匆走了。

送我回家的路上,我告诉司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保证没事,我不会讹你的。我被送回家,司机走了之后,才发现,鞋里面全是血水,脚上一大块皮连着肉就那么唿哒着,我去村医务室缝了缝,处理了一下就睡下了。

第二天,村干部、交警和司机都来了,要让我去医院住院治疗,我说真的没事,交警急了,从口袋里拿出现场照片说:你看看,你这是叫哪撞的?你说你没事,你知道你把人家100多万的车(奥迪Q7)撞进去一个大坑去?(照片上的大坑正是我身体的位置)光维修费就得10多万哪,你能没事吗?最后,他们非让我去医院拍片看看。为了让他们放心,我配合了一下,拍片结果是:左胸肋骨二根骨折,大拇脚趾开放性骨折,右腿肿成紫茄子色,也不疼也就没拍片。我没要他们一分钱赔偿,自己回家坚持学法炼功。

过了几天,交警让去处理事故,是老伴去的,处理意见是司机的全责。交警对老伴说:肇事的这位是老板,随便拿出几万没问题。老伴说:我按真善忍做事,不能讹人家,一分钱也不要。这位交警起身把老伴拉到一边小声说:你看我是干啥的?(那意思就是不能说这个,免得被迫害)你只管要钱。然后回到座位上说:你要多少钱尽管说吧。老伴还是不要,说:那天晚上他们把我老伴送回家的时候,拿出一把钱放在桌上,说是二千二百元,过后我一数是二千三百元,这钱我们也不要。

交警动情的说:你这老太太真是好人!我工作这么多年了,从没遇到你这样的好人,人家都是哭着闹着的要钱,你们一分钱也不要,我们都感动啊。

司机隔了几天来看我,见我身体恢复的很快,很是惊讶说:大爷不住院治疗好的这么快,真是太神奇了。于是,老伴就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并做了三退。当时临近过年,过完年,正月十八我正常上班去了。

转眼到了夏天,有一天,穿着半裤的时候,我不经意的发现右腿膝盖骨中间是凹下去的。我有个朋友是“按摩”的,有一天我让他看看我的膝盖是不是断成两半了,他一摸告诉我:你这不是两半,是碎成三瓣了,一般人伤成这样,至少得用半年时间卧床休养,才敢下地。可是我的这条腿被撞成这个样,自始至终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医生也没做任何检查,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总共在家呆了38天就上班去了,这真是奇迹啊。

这些年,每当回头想想,总是感觉自己和家人特别的幸运,特别的幸福!而我们的幸运、幸福,全都是来自大法与师父的恩赐!写出这些,只是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千真万确的!这是真实不虚的!可贵的中国人啊,醒一醒吧,救人的大法就出自我们中国,告诉你真相的那都是真正为你好的人,千万要分清善恶是非,为自己选择一条正确的人生路,我真心的希望你们都象我们一样幸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