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怪病绝望 修大法重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我姨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她曾患有多种疾病,最突出的是非常严重的脊椎病。她修炼大法学法才短短一星期,脊椎就恢复正常了,随后不长时间,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我姨吃了几年的药,病都没有好转,可是在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长时间就无病一身轻了,这简直太神奇了。这个神奇事一直都记在我心里。也是因为这个亲眼所见,我没有被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编造的谎言所蒙蔽。

二零零四年,我在大学二年级得了甲亢病,眼球渐渐突出,心跳特别快,每分钟一百二十多次,手抖、肌无力、易怒、易激动、急躁、紧张。去了北京的两个大医院,医生都给开了类似的西药,医生给开的激素药,都会有副作用,还不能彻底好病。后来听说,吉林一家医院,能治甲亢,用的進口药,服用一、两次就好了。我就专程去那里服用了这种進口药(放射性碘131),用药后几个月,虽然检查指标有所下降,但副作用太大了:面部肌肉紧张,与别人说话久了,面部肌肉容易僵硬,面目表情非常不自然,不能与别人正常交流,头发白了很多,身体发凉,非常虚弱。

我当时二十岁出头,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病变,承受不住,很难接受这一事实,变得消沉和无望,更不愿与人接触,封闭自己。

我特别后悔吃这种药,上网查了一下,这种所谓的進口药——放射性碘131,就是二零一一年日本福岛核电站泄漏的其中一种有毒物质,它能使甲状腺激素分泌很少,是一种无需开刀的“内部切除甲状腺手术”,而正常人体是需要分泌甲状腺激素的,这样产生的就是甲减。而甲减却是一种终身病,需要终身吃药。我特别后悔吃这种药,后来想想,服药前,自己都不知提前先了解一下放射性碘131是什么以及副作用是什么?一味的听信医生的一面之词。现在很多医生真的很不负责任,为了挣钱,给患者隐瞒药物的特性、副作用及危害,真的没有医德可言。

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我想起了法轮功的神奇。我坚持每天炼功、学法。师父帮我净化身体,炼功时,面部明显感觉有能量在通过,很舒服,身体开始好转,每天都有变化。有一天,脖子后突然像睡落枕的感觉,很疼,也没有在意,几个小时后,疼痛开始沿脖子往下移,疼痛加剧。又过了几个小时,疼痛到了脖子根、再到肩膀、然后渐渐的到肩膀头、到大臂、到胳膊肘、到小臂、到手腕、再到手掌、最后沿着手指一直到指尖,这种剧痛是随着骨头往下移的,说起来轻松,可是真的疼痛难忍,白天疼的嘴唇都发抖,晚上疼的根本睡不着觉。这种疼痛持续了一个星期,最后从指尖处消失了。

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摘病根,把这个终身病以及放射性碘131产生的病变的病根,在短短一星期内帮我摘掉了,使这种终身的痛苦减到最小,在短短一星期就承受过去了,而这种痛苦相对于终身病来讲,简直就是微乎其微,师父只让我承受了这一点点,而实质的痛苦却是师父帮我承受的。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给了我崭新的生命。

修炼一段时间之后,身体都逐渐恢复了正常,心跳速度降到每分钟七十多次,全身肌肉放松、有力,眼球没有以前那么突出,恢复了好多,手不抖了,身体也不发凉了。通过学《转法轮》,我按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心胸变得开阔、乐观、与人为善、理解别人、为别人着想。法轮大法,给了一个全新的我,身心都发生了巨变。谢谢师父的慈悲,谢谢法轮大法带给我的美好!

大法的美好说不完

大法美好还不止这些。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一直在考会计师,但是一直没有考及格过,连相对最容易的经济法,都没有考过去。修炼法轮功后,法轮大法的高深法理,不但教我如何做好人,让我的思路也变得清晰,大法给我开智开慧,很多事情能看得很明白,这在我学业上也展现出神奇——我很快就考取了会计师资格,而且是考一门过一门。据我所知,当时班里只有两个人考上了,其中一个就是我。

我父母以前经常吵架。母亲修炼大法后,出现矛盾向内找自己,不再去指责父亲了,父亲老家的亲戚有困难,母亲都热心帮助。而我也开始主动关心父亲,做好女儿应该做的。渐渐的我们家庭也变得和睦,没有了以前争争吵吵。我姨在一次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公安局,父亲积极营救我姨。就在当年体检时,父亲多年的肝病没有了,身体恢复了正常。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千真万确的,是我们修炼人和明白真相的人们所亲身实践的,希望人们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真相,就能明辨真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